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不一样的青楼
    南吴,越河路,杭城,惊鸿楼。

     “于宁哥哥,纤箫姐姐弹得琴真好听,这就是王妈妈说的仙音袅袅绕耳不绝吗?”

     “她这算什么仙音,听哥给你唱。”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

     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

     。。。。。

     在少女一脸呆滞的目光下,于宁吼了几句也觉得有些悻悻,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少女道:“去去,不想听就练琴去,今天的课业练完了没?”

     “于宁哥哥唱的难听死了。”少女发出一阵无邪的笑声在于宁故作凶恶的眼神的注视下跑开了。

     你听的懂个屁,这首歌当年可火了。

     看着少女跑开,于宁嘴里喃喃自语道,随即伴着夕阳坐在地上慢慢听着楼上传来的阵阵琴音,手托着下巴怔怔出神。

     这里是南吴,越河路,杭城。

     于宁在这里长大。或者说于宁在这里第二次长大。于宁从不知道世界上有南吴这么一个国家,于宁也从未想到有一天他会变成一个婴儿。或者说,于宁从未想到穿越这种听起来很热血的事有一天会发生在他身上。

     前世的于宁是一个孤儿,在政府的帮助下成功念完了二流本科的中文系专业然后光荣的成为了一名社会无业人员,最后无奈为生计故成为灰色世界的一名成员,专门依靠为失足妇女们开拓客源谋生,也就是大家俗称的鸡头。

     而现在的于宁已经在惊鸿楼生活了八年,八年前尚在襁褓当中的于宁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是在惊鸿楼门口,依旧是一个孤儿,然后被那时候还不是管事的王妈妈收养。用王妈妈的话说那时候猪油蒙了心结果摊上这么个吃白饭的祸害。

     不过这话现在王妈妈已经不怎么说了。

     在于宁六岁那年在惊鸿楼搞出了简化版的香皂,被楼里姑娘们惊为天人,同时也为惊鸿楼开辟了一条相当不错的财路,从而彻底摆脱了楼里管事们的白眼。而这一份功劳也让王妈妈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惊鸿楼管事。

     琴音渐止,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于宁拍拍腿慢慢坐起来。装了八年小孩子的于宁已经彻底接受了自己的身份,而且对于别人穿越不是王府就是仙门而自己竟然来了青楼这件事表示已经完全认命,毕竟这也算是老本行。

     换句话说于宁已经彻底接受了当两辈子鸡头的命运。

     。。。。。

     惊鸿楼的饭菜很好吃,因为肥皂的缘故于宁和王妈妈一样有资格享用和楼里姑娘们一样的伙食,精致而且管够。

     “于宁,你八岁了吧。”

     于宁的晚饭照例是和王妈妈一起吃的。

     见于宁点点头王妈妈也不由得感叹一句时间真快,八年前顺手救了这小王八蛋结果这小王八蛋却是给了自己一个惊喜。

     “我知道你比别的小孩要机灵的多,你有想过以后要干什么吗?”

     听得王妈妈这么问于宁不由得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见于宁不答话,王妈妈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继续说,“你也八岁了,虽说有那肥皂的事在你就算啥事不干惊鸿楼也能养你一辈子,但是这样总归不大妥当,这样吧,过几天你先去书院念书。”

     书院?

     于宁有些懵,他在惊鸿楼生活了八年未出楼一步,自然也不可能知道这个世界也有书院的存在。

     不过王妈妈一提于宁倒也有些意动,只是按前世的经验青楼出来的孩子去书院那种地方难免会被歧视,按于宁的懒散性子实在是有些懒得理会这些烦心事,想了想便对着王妈妈摇摇头。

     “你不去?”王妈妈竖眉一挑瞬显凌厉。

     “又来了。”于宁心里叹息一声。

     四十多岁的王妈妈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嘴里经常小王八蛋小王八蛋的喊着,但是对于宁那是真的好,不过这种好也让于宁无形中套上了一层加锁。

     “你到底去不去?”

     “去。”

     。。。。。

     王妈妈是个急性子,不过三日于宁就已经是蒙学的一名学童了。、

     不过让于宁感到惊奇的是,王妈妈第一次带着于见先生的时候,先生对于惊鸿楼的态度和于宁原先想的大不一样,似乎先生对惊鸿楼隐隐偷着尊敬。

     读书人尊敬青楼?!这让于宁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这也是于宁前世的经验作怪,在这南吴朝,或者说在这个世界,女性的地位其实没有于宁想象的那么低,相反隐隐有和男人持平的意思。

     而像是惊鸿楼这样的地方,和于宁印象里的青楼其实也有很大的区别,惊鸿楼更多的像是一个曲苑,为客人们提供精神上的艺术享受,至于其他的却是一概不理。

     当之后于宁慢慢的了解到这一切的时候,不自觉的张大了嘴,心里默默想到,原来哥混了八年的娱乐圈!

     。。。。。

     “宁哥儿,给你吃。”于宁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半翘着二郎腿,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谄媚的胖子。

     这胖子是于宁的同窗,不知不觉于宁已经念了三年学,前世毕竟也是中文系的毕业生,不知不觉十一岁的于宁已经从蒙学升到了闻学,相当于前世的高中。而面前的这个叫李信的胖子却是比于宁要大上不少。

     至于胖子如此谄媚的原因,则是因为一个叫柳蓝的姑娘。胖子认识柳蓝,而柳蓝不认识胖子,但是于宁既认识胖子也认识柳蓝,因为他住在惊鸿楼。

     “拿去,这可是我千辛万苦才给你拿来的。”看着胖子那张有些油腻的脸,于宁轻描淡写的扔出一块香帕道。

     “多谢宁哥儿!”见到香帕,胖子眼冒绿光,不断道谢。这香帕是昨晚于宁问柳蓝讨要的,说是学院同窗钦慕,特拜托他求香帕一方。

     柳蓝也不以为意,这种倾慕者讨要随身物的事情在惊鸿楼海了去了,柳蓝便随便取了一块给了于宁。

     只是不知那位柳蓝姑娘知道自己的香帕被于宁给了这么一个油光满面的胖子不知作何感想。

     不过于宁可不会在意这种事情,这种事情三年来他干了不下三百次,也正是凭着这个,于宁这三年在书院混的那叫一个滋润,吃喝有人供着,玩乐有人捧着,而他付出的不过是下学之后的区区几句话而已。

     。。。。。

     “于宁哥哥!”

     下了学刚回到惊鸿楼,一个小丫头便蹦蹦跳跳的想着于宁走来。小丫头叫许颜和于宁差不多大,所以从小也就玩在一起,于宁在外上学堂而许颜则在惊鸿楼内学习琴棋书画,论辛苦却是远胜于于宁。

     惊鸿楼每年都会招收一些小女孩来楼内培养。其中有的是孤儿有的是想要女儿成为红牌的父母们交了钱送进来的。

     要知道惊鸿楼的姑娘们每一场演出都是收入不菲,特别是几个红牌更是金山银山的挣着,说起富贵来可真是羡慕死常人!

     每一个在惊鸿楼学艺满七年的女孩惊鸿楼都会给她一个登台演出的机会,至于能否被看客们认可那就看学艺程度和个人机缘了。

     用于宁的话说,这就是一个明星速成班。

     “于宁哥哥,你上次的故事还没讲完呢,孙悟空在五行山下后来怎么样了?”见于宁目光转过来,小女孩瞬间叽叽喳喳的喊开了。

     之前两人玩闹的时候于宁给许颜讲了西游记的故事,小姑娘本来漫不经心可是不一会就彻底被这个精彩绝伦的故事吸引了。

     从此,每天等着于宁下学给她讲上那么一回故事就成了十岁的许颜的生命中最最值得期待的事情,而大圣的故事也随着许颜的嘴巴在明星速成班里的每一个小丫头的心里生根发芽。

     。。。。。。。

     转眼匆匆,于宁十六岁。

     这一年于宁彻底的告别了学堂,同窗们有的选择回家继承父母家业,有的选择参加南吴国考向仕途发起冲击,也有的选择游历四方想要写出不世名篇成为名士,而于宁选择回到惊鸿楼,晒太阳。

     其实于宁在这几年也想过去考国考或者选择游历四方以文为名,特别是后者对于宁其实挺有利的。

     诗词文章于宁或许写不好,但是经不住他会抄啊!想当初学院里考试的时候于宁不小心写了一句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顿时被学堂里的先生们惊为天人!但是思考了很久之后,于宁依旧选择留在惊鸿楼。

     其实于宁对于这个世界依旧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总觉得自己与周遭的人事物格格不入,这也让于宁的性子愈发的闲散起来,不然要是于宁穿越的哪怕是一个自己熟悉的朝代或者世界,于宁的斗志都会比现在强上千倍百倍。

     至于生活,在惊鸿楼里吃的喝的都是上等,而姑娘们则是个顶个漂亮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正是于宁养老的绝佳选择。

     “于宁哥哥,你能在给我讲一回红楼梦的故事吗?”

     “今天不是讲过了吗?”

     “在讲一回嘛,那个刘姥姥真好笑。”

     “好吧。”

     对于于宁来说,大概也就是在讲这些前世他熟悉的故事的时候,才会对这个世界抱有那么一丝丝的熟悉感,有时候想想把前世的名篇名作在这个世界传颂或许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一个明眸皓齿的姑娘,一个青衣消瘦的少年,一个说,一个听,不时的被故事里的故事勾引出不一样的喜怒哀乐。

     夕阳西下,新月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