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奥拉斯
        奥斯拉星位于拉斐尔星系的最北边,是一颗真正荒凉的星球。她是雷诺帝国首都堪斯坦的卫星,纵然地表的气候如此不适宜居住,其军事地位却不容小觑,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或许正是这连年的战火,让这颗星球逐渐变得寸草不生,散发着暗淡的幽兰色光芒。

         这里曾经是宇宙最强大的海盗盘踞之处,二十年前,索拉统一了这里,十年前,安德烈收服了索拉,将这颗桀骜不驯的星球真正纳入到雷诺帝国的版图里。自此,奥斯拉终于有了所谓的政府,所谓的秩序。

         然而随着最近,雷诺帝国的内乱,奥拉斯又露出狰狞的本性,变得暴虐起来。

         萧郁跟着索拉和西菲尔斯从飞船上下来,他们停在索拉私有的巨大车库里。难以置信,索拉在奥斯拉竟然仍然保留着那么巨大的领土,可以停驻下整个菲尼克斯舰队。

         “哼,狡猾的兔子有三个窝,这是你们地球人传过来的谚语。”索拉叼着香烟,惬意地眯着眼睛说道。

         “那叫狡兔三窟。”萧郁默默吐槽了一句,也吸了一口手里的玩意儿,差点被呛的胃都要咳出来了。

         这让索拉豪迈的大笑起来。

         奥拉斯的中心,是位于星球南部的苏拉苏,在当地语言里是晶石的意思。晶石于这个帝国的意思,大约就和人类口中的黄金相差不多。

         苏拉苏因为生产晶石,而逐渐成为奥拉斯的经济中心,同时也是犯罪率最高的地方。

         他们到来时,正好是夜晚,苏拉苏最热闹的时刻。

         满眼望去,到处都是灯红酒绿,行人们都穿着奇装异服,武器大咧咧地背在背上,毫不防备。空气里是火药、毒品和血液混合的味道,还带着一点腐烂的恶臭,叫人难以忍受。

         一个小孩子突然间冲过来,撞向萧郁,却被他侧身躲过,顺便抓住了小孩子的手,“抱歉,身上没带钱。”萧郁笑着把小孩子的手从他的腰间拿下来。

         小孩子全身都是脏乎乎的,满身的油腻,因为被抓了个正着而有些惊恐,“咿咿呀呀”地叫起来。

         这段时间,萧郁也在努力学习雷诺帝国的语言,一些简单的常用语,有的时候不开翻译器,也一样听得懂,然而这种时候,他却有些吃力了。

         萧郁转头看向索拉:“他在说什么?”

         索拉摇了摇头:“你自己看他的嘴,舌头被割了。”

         萧郁微微一怔,昏暗的灯光下,他看不真切,但小孩子那长着的嘴里,似乎真的是空荡荡的,这让他晃了晃神,手指一松,那孩子挣脱了他的束缚,飞快地跑地没影儿了。

         “这里是奥拉斯,罪恶之都,一切都靠拳头说话。有不入流的头儿会收养孤儿,割掉他们的舌头,让他们出来偷盗,乞讨。”索拉淡淡地说着,仿佛这不过是一件常有的事,“这里的情况非常复杂,我们要小心谨慎,拿到补给,立刻离开。”

         为了防止叛徒告密,艾斯率领着整个舰队仍然停驻在索拉的基地。

         只有索拉、萧郁带着索拉的两个亲兵换了便装,进入苏拉苏。他们要去见这里的地头蛇,索拉曾经的旧部——毒蛇拉默。

         今晚正好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毒蛇拉默会在苏拉苏最大的酒吧欣赏每个月固定拍卖的奴隶。

         大多数时候,都是通过非法手段搜罗来的美人儿,也有的时候,是自愿到来,怀着各种各样目的的危险人物。

         酒吧非常宽大而吵闹,推开大门的一刻,萧郁就被歇斯底里的音乐差点震聋了耳朵。人流格外拥挤,萧郁的小身板儿在这样的环境下险些被揉成面团儿,直到大块头的索拉发现了他的窘迫,慢慢挤过来,一把把他扛起来。

         “走喽~”索拉哈哈大笑起来,抗麻袋一样带着萧郁穿过人群,在服务生反应过来之前,直达后面的贵宾室。

         萧郁被索拉肩膀上的盔甲“咯得”胃都要吐出来了,眼前的景象乱晃,索拉的大块头和移动的方向很快引来不少人的注意,一些不明所以的普通人也开始朝这边指指点点。

         “说好的谨慎小心呢?说好的低调呢?”萧郁泪流满面,随即便被索拉摔在了地上。

         但听索拉站在人群中一声怒吼,“拉默——”

         音乐声早已不知何时就停了下来,索拉的声音引来了一众人的恐慌,在这地界儿上,有谁敢这样大胆的直呼拉默大人的名讳?

         直到有个中年人认出了索拉,他抖若糠筛,一团烂泥似的坐倒在地上。

         “是……是……索拉……”

         “索拉!”

         “索拉!索拉回来了!”

         “天啊,索拉回来了!”

         惊呼声连成一片,很快就传到了酒吧外面,不断有人挤进来,不断有人想看一眼索拉的真容。索拉是奥拉斯的神,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在这颗罪恶的星球,渎神大概是每个人最想做的事。

         尤其是索拉现在是一个落魄的,势力并不强大的神。他缺少补给,内有奸细,外有追兵,与旧部也足足有五年没有见过了。在这样一个以趋利避害为本能的地方,这个旧部能不能听从自己的话,很是个问题。越想索拉就越忐忑,原本秘密前来,找拉默借能源的计划就在这忐忑中逐渐耗尽了。他必须一鸣惊人,靠着以往的震慑力,借到晶石,然后马上回到这里。

         阔别五年,索拉有种野兽般的直觉,奥拉斯已经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奥拉斯了。

         “谁啊,吵死了。”拉默躲在包厢里睡觉,听到有人叫他,暴躁地跑了出来。萧郁还被索拉摔在地上,斜着眼看他。

         拉默年纪不大,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大概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模样,脸上的纹身从脸颊一直延伸到腰际。他只穿了个松松垮垮的皮夹克,袒露着整个胸膛,一条贴身皮裤和黑色靴子,蓝色的头发支楞着,怎么看都像个杀马特。

         对,萧郁知道这个词。

         他对古地球历史向来感兴趣,就连地球历2013年后兴起的这个,独特的,年轻化的着装风格也非常了解。

         “哇!老大!你竟然回来了!”拉默看到索拉愣了一下,然后夸张地叫起来,娇小的个子在地上一蹬,胳膊就搂到了索拉的脖子上,像个项链似的在索拉脖子上一摆一摆。

         看起来似乎亲厚如同往日。

         “死老头子怎么跑回来了?现在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拉默在索拉耳边耳语。

         索拉一边用力拍着拉默的背,以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拍得他几尽吐血:“想要你帮点小忙,地下那是带给你的礼物。”

         于是拉默松手跳了下来,看着仍然愣不拉几呆呆坐在地上的萧郁,舔了舔牙齿:“长得倒是挺帅的,就是有点瘦。”

         “放心,他经过人体改造,没问题。”索拉小声道。

         萧郁青筋微爆,内心充满了吐槽,索拉你搞毛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