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恋人关系与坏消息
        初级修真商城的四楼内厅,柜台售卖的全是三品、四品的丹药,琳琅满目。

         地球修真界的丹药沿用山海世界的等级分类,总体分四大等级,初级,中级,高级,极物。四大等级中,每个等级分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

         “一句话一条人命的事,你难道让我放弃那女孩不管么!”

         邱麟主动拉住钟慧的手,略有愤怒地解释道。

         此事由他而起,自然由他负责,要真让这无辜的女孩被勿念抓去,他心底隐隐不安,半夜做噩梦都会惊醒。

         钟慧听了解释,板着脸挣脱邱麟的手,踏上传送带式的电梯。邱麟也不生气,默默跟在她身后,由钟慧自己去想这道理。

         初级修真商城四楼摆放的初级三、四品丹药,价格少说也值三四百枚下品灵石,奢侈之物。

         邱麟查过灵石的来源和珍稀程度,在社会、普通修真院校的修真人士想赚取灵石,就得深入山海世界猎杀妖兽,收集天地灵物,每一枚灵石都是修真者、凡人拿命去山海世界拼来的,自然宝贵。而邱麟这般入得八大修真院校的学生,每晋升一次修为都会有相应的灵石奖励,这已经是极好的福利。

         然而即使是邱麟,也购买不起这四楼的任意一枚丹药,而且是奢侈到一次性服用的丹药,不是灵器类耐用品。

         大厅内侧,一个个钢化玻璃的柜台用钢铁镶嵌在地板上,和大厅融为一体。每个柜台高两米,宽半米,横列中间,隔着一条一米宽的通道,供人们挑选、购买丹药。

         柜台的钢化玻璃中央,斜着陈列有各式丹药,每一枚丹药的底下,又垫着一块柔软的黄色丝绸,借此来衬托丹药的高贵。

         大厅空调的温度宜人,吹在皮肤上如春风轻抚般。

         第一次来这的邱麟,兴致勃勃,趴在玻璃柜台上看丹药名牌的解说。难得有一张初级四等黑卡,他肯定要在四楼挑选一枚最合适自己的丹药,不会辜负这上天给予的好机会。

         “喂,你今晚真的要去锦龙酒店?”

         钟慧尴尬站着,也没去看丹药的品质,用手轻拉邱麟的袖口,语气如蚊虫般低声问道。

         锦龙酒店,h市唯一一座六星级的就酒店,无论做饭和口食都比当初的在高中饭堂的饭菜要好很多,也是富豪们常去的开房天堂,素有夜间魅人哀嚎之所的美誉。

         “我哪有那闲工夫,都解释说拿一句话换一条人命而已。”

         “拿这丹药出来。”

         邱麟用手轻点柜台,和柜员指着一枚丹药,语气不经意似的说道。

         “好的,先生!”

         女柜员时常面带微笑,颇有气质地弯腰拉开玻璃橱窗,拿出丹药来递给客人。

         修真商城的柜员、服务员都是受过四大家族专门训练的,举手投足间如空姐一般,动作轻柔而不失体态,免得无意间惹怒购物的修真者,落得杀身之祸。修真界的修真者,多有喜怒无常的怪人存在,尤其是这神魔共存的初代新兴的修真界,鱼龙混杂。

         钟慧听闻,不大高兴,别过头去,“我看你是真想吧,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对你我哪有说过假话!”邱麟用镊子夹起丹药,放在灯光下细致观看,却觉得不满意,又交回给柜员,“品质差一些,算了!”

         邱麟最是爱惜自己的性命,宏图大愿未能完成,家里父母尚在,他又怎么舍得死去。

         这枚恢复类的丹药效用不错,紧急关头或许能救人一命,可惜品质太差,能发挥的效用肯定不如名牌所写的般有效,不值得入手,更不值得浪费一张修真商城初级四等的黑卡。

         柜员万分小心地把丹药收回去,用手抓黄色丝绸捧着,重新摆放好。

         邱麟扭头和钟慧聊道,“你觉得买哪种丹药比较好?”

         钟慧早不在原地,失魂落魄地低头径直走着。

         邱麟想起什么,顾不得挑选丹药,小跑追上去,低声问道,“怎么?吃醋了,生气了?”

         “谁吃你的醋!”

         钟慧白邱麟一眼,低声说道。

         “你咯,你这样子就是吃醋!”

         啪,一声脆响。话毕,邱麟干脆性用手霸道将钟慧抵在支柱边,语气柔声道,“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这一壁咚打得钟慧措手不及,低头面红耳赤。

         高三时邱麟就幻想过在新的大学要谈一场恋爱,经过一周多的相处,对钟慧也有一些好感的暗恋,今天趁着胆子大,干脆性地直接选择表白。如今是自由恋爱年代,两人适不适合在相处中说了算。

         他也曾幻想过高中的郑婉玲,经历一番修真界的事迹后心底已明白这份感情已经不大可能。

         常人与修真者间隔着一大条隔阂,最普通的应是寿命的不同而使得恋人难以坚守,邱麟不可能让一个七老八十、满脸皱纹的老婆子陪着一位十八九岁的年轻小伙子,这不大现实。还有做修真者伴侣的常人无时无地处在危险境地中,修真者闯荡修真界,难免和修真者结下梁子,而若敌人打不过自己,报复家人往往是敌人能采取的最有效方式。

         拿邱麟而言,为自己的一场机缘而无缘无故惹上张齐,母亲天天要忍受小混混骚扰,父亲更是差点没被张齐坑入监狱,修真者家人的危险性不言而喻。

         “嗯!”

         谁知钟慧也不多想,低头轻声应答,脸颊通红,可爱得不可用文字言喻,似乎从二次元走出来的女孩般,让人不忍伤害。

         “今天在大厅的做法是我的错,找你要的丹药,我替你买单,算赔罪好不好?”邱麟柔声笑道,主动牵起钟慧的小手。

         钟慧也不反抗,低着头,任由小手落到邱麟手里,一脸幸福。

         四楼西南角,摆设得全是初级四品的丹药,价格是四楼全区最贵的。

         “脉金丹,价格四百三十一枚下品灵石,服用丹药的三个小时内能瞬时加固人体的经脉强度,适合先天经脉强度不足者的修真者在关键进阶时使用。”

         “固灵丹,价格四百二十枚下品灵石,服用丹药的三个小时内能短暂加强修真者的丹田强度,即使铭刻道纹失败率太低,也可拥有挽回一成,重新铭刻部分道纹的机会。”

         “海般丹,价格四百一十三枚下品灵石,战斗中服用能短瞬间增加修为者的灵力,低阶修真者服用可在短时间内增加一阶的修为,丹药服用后有副作用,副作用表现为后续灵力恢复虚弱,持续三天,三天后症状消失,外出战斗必选之物。”

         “进阶要用的话,固灵丹比较好吧。”

         邱麟两个手指夹起固灵丹,将丹药放在灯光下,一番认真思考后说道。

         初步进阶的道路中,假如有丹药能短暂增加丹田的强度,无异于多出一份允许铭刻失败的机会。

         闻着丹药散发的中药类似的香气,邱麟心中一番感叹,“假如一开始就有丹药辅助,我第一次也不会那么危险万分吧!”

         有修真背景的和没修真背景的,进阶的道途中许多外在的助力之物优势就凸显出来。凡人拼命、拼运气,修真家族的人拼的是外在的辅助资源。两者为达到同一高度,修真家族的少爷近乎能少三分之二的努力。

         钟慧嘟着嘴,犹豫说道,“不,脉金丹吧,我先天的经脉强度不是很强,初始的数值仅有两点,脉金丹比较保险点。”

         邱麟却是决断,放好丹药,直接拿起脉金丹交于柜员,说道,“包起来。”

         柜员小心翼翼接过丹药,用金黄色丝绸布捧着接过,也不敢动手触碰,生怕惹出祸端来。曾有柜员因为不小心用手触碰到丹药而被修真者当场斩杀,当初新闻媒体还大肆报道一番,炒作出不小动静,最后事情不了了之,修真者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

         交易在进行着,接下来到柜台结账即可。

         “接个信息,你看着。”

         右手手镯响起滴滴的邮件提示声,邱麟眉头一皱,留下钟慧和柜员交涉,背过身去,手指轻点开界面。

         ‘落祭之地任务,目标人员被救出,任务撤销,无人接取。’

         邮件窗口中央,简单的弹出一句话,在邱麟心中泛起无限波澜。

         在杀掉张齐后,他一直在关注落祭之地的任务信息,任务一直没有人接取,而如今却是直接被完成交付,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嗯?任务自动交接完成了,怎么会?”

         “发布悬赏性任务,又让其无人接取,实质是掩人耳目,夏家到底有什么不可说的秘密?”

         两个事件重叠,邱麟把手镯画面盖上,心中大概分析出缘由来。

         可以肯定,夏郁的确受有困过在落祭之地,夏家搞出这么多东西来不会空穴来风,必定在隐藏着什么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怕谁!”

         考虑清楚缘由,邱麟心里反倒镇定下来,心里考虑着几个应对的策略,

         及时、准确的情报一直是他最稀缺的东西,从祸端开始的一刹,至今遇见屡屡事件都让他这么觉得。邱麟并不笨,仅是缺少获得相应大体的情报而难以做出全面的分析而已。

         他捏紧拳头,内心暗道,“可以考虑立个公会,专门收集的情报的公会。”

         柜员用小礼物似的袋子似的包装装好,微笑双手递交给钟慧。

         商城中有禁制,未结账的东西无法的放入储物袋,害怕有人来商城偷东西而又不好搜身惹怒修真者。为填补这份怀疑心,商城商品的包装精致程度堪称一件艺术品。

         钟慧从背后把双手放在邱麟肩膀上,关切问道,“小邱邱,出什么事了么?”

         邱麟回过神来,笑脸相迎,“张恒回来了。”

         张恒的确是一件烦心的事,但也仅限于烦心而已。

         “这消息我都没察觉到,刻意隐瞒么?”钟慧意识到事情的严重,继续问道,“张恒爱弟如命,你有计划么?”

         “没必要害怕这人,此事我占理,夏家、安全局、裘老师都不会允许张恒胡来的。”邱麟信心在握,也不怕祸事到来,“如果他硬是想乱来的话,我也有应对的后招!”

         如果这事再有一次机会,邱麟仍会选择杀掉张齐,没什么,张齐触碰到了他的逆鳞,必须得死。以凝气大圆满的张恒的性格,他也肯定不会放弃报仇,即使夏家会出手阻拦,可暗中仍有许多可以耍的阴险手段,得小心应对。

         家人那边不用太担心,只需告知父母亲这事,少点走出海岭花园就不会出事。他也有计划,不会让张恒留在这边。

         “去灵器楼层吧,我想找一柄适合自己的下品灵器。”

         心底的压力再大,也不是把气洒在亲近人身上的理由,自幼懂事的邱麟最是明白这条规律。与其将钟慧拖入伤心之地,不如调开话题。

         “好”

         “饿,没有,我去!”

         在灵器楼层逛一圈,邱麟一件件灵器寻觅而过,竟没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下品灵器。

         钟慧试探性问道,“要不随便买一间来驱使驱使?”

         “不了,我要找的灵器不是十分难找,去找人帮忙买,应该能买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