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4章 直播吃饭
         余水水相当得郁闷,浑身湿哒哒的,很是不舒服。要不是有那颗补气丸,就凭她这体质可能真要栽在这里了。

         不知道在游戏里死了会怎么样?不过,她也不会没事找事去寻死,主要还是怕疼嘛。

         既来之则安之,她把东西收回了虚拟包裹,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上去推了推门,被锁得很严实。这柴房只有一扇被钉死的窗户,也打不开。

         “有没有人啊,我知道错了,求你们放我出去吧。”小女子能屈能伸,不就是朝着这些仇人低下头嘛,又不会少块肉。

         不过任凭她怎么喊,外面都没有应答。没办法,她只能先在草垛上坐了下来,保存一下丨体力。实在是无聊地发懵,便靠着墙壁睡了一会,面对铺天盖地的弹幕,她已经能习以为常地无视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门口传来开锁的金属声,随着门被推开,外面的阳光照了进来,晃了她的眼睛。

         “还活着呢,你这贱骨头,命倒是真硬,跳河死不了,关了你两天两夜没吃没喝也死不了。”那女人一身宫女装扮,一双桃花眼微微眯着,露出嘲讽的笑意。

         余水水一脸迷茫,只是稍稍躺了一下,已经过了两天两夜啦,她看了眼直播界面,在线观看人数已经突破一万了。

         对于观众来说,只是打了个字幕“两天两夜夜过去了”的眨眼功夫,但对余水水来说,可是实打实的四十八小时,此时她已经饿得浑身无力了。张开眼睛冲着那女人眨巴眨巴,有气无力道:“我知错了。”

         管理员十三的声音从脑海里响起:“新手教程:您只需要用意念就能打开你需要查看人物的信息。”

         余水水从女子身上已经察觉到了强烈的杀气,果然打开信息界面一看,好感度已经降到最低的-99。她叫闵若兰,尚食局掌膳宫女,二十二岁,虽然不是什么高级宫女,却也是压在自己头顶了。

         虽然不知道这副身体的主人是怎么得罪这么多人的,但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夹着尾巴做人。

         “现在知错是不是太晚了,不过我们也不能让你这么轻易就死去,皇后娘娘吩咐过,让我们好好照顾你,我们怎么能让你出事呢。”说着,闵若兰朝着身后的两个小宫女吩咐了一声,两人一把将余水水从地上拽了起来,往门外拖。

         余水水一脸淡定,好歹也算是脱离小黑屋了。闵若兰不过是个给点颜色就等鼻子上脸的底层宫女罢了,要想报复,来日方长,她也不着急。

         闵若兰看着余水水虚弱的背影,冷笑了一声,“昨天厨房里还剩了点剩饭剩菜,也别浪费了,就给她补补身体吧。”

         如果她现在有力气,真想一回身一脚把她踹到地上再踩两脚。

         观众们有些不乐意了。

         “气死我了,这个表要脸的坏女人,播主,我赏你一条鞭子,抽她!”

         说着,发弹幕的观众还真赏了一条鞭子,还是镀金的!

         余水水有些乐,赶紧感谢了一声,想着等下次把鞭子取出来卖了,应该值点钱。

         “感谢观众17865的鞭子,等我爬上皇后之位,我再抽她一百下!么么哒!”她现在明白,还不是逞一时之快的时候,以后总会有机会让她哭天喊娘叫爸爸的。

         余水水被她们带到了一间小屋子里,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一桶馊水。

         闵若兰捏着鼻子笑嘻嘻地说道:“虽然味道闻上去不怎么好,但也是宫中的山珍海味。”

         余水水被这味熏得想吐,扭过头便呕吐了起来,闵若兰往后一跳,赶紧躲开,嫌弃地掩着口鼻:“我们走,她要是不想吃,饿死算了,又不是咱们的责任。”

         说着转身往外走,还让俩小宫女守在外面,不许她出去。

         “妈呀,播主实在是太惨了,我都不忍心看下去了。”

         “原来宫女的生活这么悲惨啊,我以前以为失宠的妃子已经够惨了呢。”

         “播主真的很棒,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社会阶层,点一百个赞哦!”

         这群观众只会说风凉话哦,她现在浑身没力气,感觉要死过去了。

         管理员提醒道:“你的健康指数已经下降到20,即将失去宝贵的生命,请您注意存档,哦,对了您的存档暂时无法使用。”

         也就是说,她要是死了,还得从两天前再来一回?

         余水水吓得一身冷汗,赶紧翻看了一下包裹,也没什么东西可以食用,身上只有几万金币和一些小东西。商城的图标现在还是暗的,无法开启。

         难不成她真要死在这?她回过头,看了一眼泔水桶,表情凝重。

         “ohmygod!难道播主要牺牲自己,把泔水桶干了吗?”

         “播主,我敬你是条汉子!”

         哗啦啦,频道里又涌进来几百号人。

         “妈呀,我看不下去了,播主,我给你打赏一颗补气宁神丸吧,虽然很贵,哎呀,商城里的补气宁神丸都卖光了,呜呜呜呜,对不起,播主我不能给你送了,你节哀吧。”

         “播主,吃的时候,提前预知一声,我好先退出,我怕恶心。”

         观众一口烂漫的牙给您打赏了两朵鲜花,并对您说:我先闪一会,播主你随意。

         余水水黑着脸看着弹幕,毅然决然地决定饿死。突然,她灵光一闪,打开了包裹,翻出了观众打赏的鲜花。

         有菊花、百合、玫瑰……都是无毒的。

         把花都取了出来,用尽了力气往旁边爬去,离得泔水桶远点,以免影响食欲。她趴在其上开始若无其事地啃起了花瓣,味道自然是不咋的,但比起泔水,简直是人间美味,一边撕扯着花瓣一边说:“味道勉勉强强,有点怪,下次还再打赏点其他无毒的花,我尝尝看哪个好吃。”

         弹幕一片“……”,沉寂了几秒之后,终于有人发了条弹幕:“播主真是人才啊!商城的花种类丰富,你等着,我给你打赏点。”

         说着,就找出了所有无毒的花,打赏了一百来朵。

         “233……播主应该直播探险节目,绝对观看率爆棚。”

         “对不起,播主,之前我低估了你的智商。”

         “播主播主,快点直播一下口感。“

         补充了一些能量,她的体力恢复得很快,健康指数从20飙升到了40。

         她拿起一支玫瑰,也不知道什么品种,撕下花瓣就吃,细嚼慢咽的:“也不能算太难吃吧,闻起来倒是挺香的,吃起来微微发涩,还是用来泡茶做甜点做菜比较好。”

         “月季花的口感有点像丝绸,口感蛮好,就是也挺涩的。”吃完一朵,她便把花梗扔进了系统的垃圾箱。

         居然还有石榴花,红彤彤的,倒是挺好看的,不要浪费粮食嘛,她继续开吃,嚼了嚼,皱了下眉头:“像吃纸巾似的,有点酸。”

         ……

         吃到最后一朵,总算吃饱了。

         “看播主吃得这么欢,我也没忍住,把我妈妈栽的几盆花都吃了,怎么办!看来只能让我家那只大胖猫顶罪了。”

         “第一次看到直播吃花的播主,简直像一股清新脱俗的泥石流。”

         ……

         又有不少观众赏了些鲜花,但是余水水发誓,再也不想看到花了,看到就想吐了。

         等到闵若兰开门进来,却见余水水躺在旁边休息,时不时还打个饱嗝。再瞧一眼那泔水桶,一点都没少,不禁怀疑是不是有人给她偷偷塞吃的了。

         “你们给她东西吃了?”她声色俱厉,吓得两个守门的小宫女瑟瑟发抖。

         “闵姐姐,没有你的吩咐,我们怎么敢给她吃的呢?”

         “那有没有人过来?”

         “没有。”两人赶紧摇头。

         闵若兰虽然心存疑虑,但是也找不到证据,只能作罢。

         余水水听到动静醒了过来,看到闵若兰一脸凶相,仍是一派淡定,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见过闵掌膳,不知道接下来有什么要吩咐的?”

         闵若兰面无表情:“厨房里现在忙得很,你现在就去帮忙吧,不过,今天不用你动手做饭呈菜,你就去干点别的吧。”

         余水水知道,这个家伙是在故意刁难自己,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她被闵若兰带到了烧厨房,大院的角落里,有个宫女正撩着袖子劈柴,有几个女人在旁边看着她指指点点笑着,看来那劈柴的女子也是受人排挤的。

         “秋菊,你就跟着常玉一起劈柴挑水吧,要把这里的水缸全部挑满,把所有的柴都劈完,今天干不完,晚上也不用睡了。”说着,她转过头看向正在洗碗的学婢宫女,冷笑了一声,“把碗都洗干净了,洗不干净,你们就陪着她们一起挑水砍柴吧。”

         烧厨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众人都埋下头来做事。

         突然,闵若兰朝着门口行了一礼:“见过凌司膳。”

         “今天皇后娘娘身体不适,胃口不大好,让司膳房做点清淡的东西,若兰,你做做准备吧。”

         “是,凌司膳。”

         余水水拎着斧头,用余光瞄了一眼凌司膳,这个在自己仇人榜单前列的女人,正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

         凌司膳小声冷冷地问道:“她怎么样?”

         “不知道她命怎么这么硬,怎么也死不了。”

         “皇后娘娘要她死了吗?娘娘吩咐的是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能,你好好看着她,别让她再自尽了。”

         “是。”

         余水水看着两人窃窃私语,肯定不怀好意。

         要在这个仇人的满满的皇宫里生存下去,她必须得步步为营了。她现在的初级目标是,让闵若兰把那桶泔水吃了。

         她查看了一下身边这个叫常玉的宫女的信息,十七岁,司膳房低等宫女,对自己的好感度居然是0。也就是说她对自己并没有仇意,说不定感化一下就能把她拉到自己这边来。

         只是,余水水不管怎么跟她搭话,她都一句话也不说,只得暂时作罢。

         “怎么那么重……”她吃力地抡起斧子劈下去,斧头就脱了手,往凌司膳和闵若兰那边飞了过去。

         烧厨房里,尖叫不断,两个人吓得面目惨白,吓得跌倒在地。

         也算她们命大,斧子就砸在了离她们半米远的地方。

         凌司膳小脸惨白,被人扶了起来,俏丽的面容一下子失了颜色,捂着胸口喘着气。

         “播主,你确定不是故意的?”

         “233……播主好手力。”

         “怎么就差了那么一点呢,这两个小人真是命大。”

         ……

         她确实不是故意的,要真是故意的,早砸她们脸上去了,还用得着看她们脸色?

         “别让她在这里劈柴了,伤了人可就不好了,就让她去烧火吧,今天的碗都用热水洗,秋菊你可要好好烧水,赶不及就唯你是问。”凌司膳冷笑了一声。

         余水水就这样变成了烧厨房里的烧火丫头,一开始,怎么也生不起火,还好有观众给她找了攻略,她试了几次,果然成了。

         烧了一天水下来,她已经面目全非,腰快直不起来了,烧好的水还得给祖宗们拎出去,差点没把两条胳膊给累折了。

         “秋菊啊,就凭你这么一张脸,怎么好意思去勾引皇上呢。”

         “要是换了我,我肯定羞愤得要自杀了,哪里还有心情在这里烧火啊。”

         “诶,人家不是前两天刚跳河嘛,说不定过两天还要跳。”

         “真是不要脸啊。”

         走上来看她热闹的是司膳房的两位女史,好感度都是负值,不过她们对她也不过是讨厌的程度,看看她出丑的热闹而已。

         余水水闻言,有些发懵:“我勾引皇上?”

         这具身体居然还勾引过皇上,长成这样还勾引皇帝,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促使她干出这档子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