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之刺激
    “娶妻?”娃娃苦恼。

     这个阳珂怎的如此可恶。这样诅咒自己和阿陌会分离——她不喜欢她。娃娃皱着秀气的眉头想。

     阳珂本就对梁文姬十分的厌恶,见她这幅不谙世事的样子,十分恼怒。一把将她推到地方,鄙夷的说道,“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巴巴缠着珏哥哥不放,他好心收留你,你不知感恩也就算了,还到处给他惹麻烦,到处给他丢人,你这样的人,父母不慈,家人不亲,简直危害世人,你怎么不那根绳子自己吊了算了。”

     娃娃倒在地上,脸色有些惨白。阳珂心中有些得意,也不过如此,她想,但也并不放过这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女子,想到今日偷听到父母的话,王爷竟然要退婚!那个风采绝世的公子珏竟然不要姐姐了,理由竟是因为有了心上人。

     难怪姐姐这几日都在房中不见出来,脸色惨白,肯定是躲起来哭了。她本来是找王爷问明原由的——她想问问王爷,她的姐姐这么好,王爷为什么不要她;她的姐姐是这世间万中无一的女子,诚心期待嫁给他的,王爷怎么忍心让她黯然伤神。

     进了庭院,就看见一个靓丽的女子在扑蝶。她的姐姐这么伤心,这个女人却这么开心。便找了个由头打发了身边的人,她想,肯定是因为这个低贱的女人使了手段从中搅局,让她姐姐被退婚,阳珂愈想愈气愤,“你哪里比得上我姐姐,你心肠歹毒,心机颇深,才情一般,就这张脸还长得像个妖精样儿,到处勾引人。”说着说着,拔下发间的朱钗,狠狠向娃娃刺来,情急之下,娃娃伸脚一举将她绊倒,爬起来就跑。

     她边跑边想,一定要找到阿陌,阿陌不会娶别人的。这个女人一定是骗人的。

     “王爷,这是阳瑜郡主的嫁衣,你之前说过要您自己定妻子的礼服,您看,这套可好?”这是老管家的老婆,福嫂的声音。

     她满身狼狈的推开房门,无法自抑的颤抖,“你,要娶妻?”

     韩墨珏瞄了眼她身上的污渍,这样脏乱,肯定又是钻到哪丛花树下捉猫去了。

     三天前,他已经提出退婚了,禀明实情。只是阳瑶郡主的父亲虽然是个无实权的异姓王,可也是太后看重的子侄,阳瑶郡主又是在太后身边长大的,着实不能闹得太僵。娃娃以后会过的比较辛苦。和谋士们商量了很久,韩墨珏打算让女方提出退婚,将伤害减到最小,河间王阳辽东也接受了他的条件,过两天就可以正式解除关系了。

     这些年皇兄也很为难。太后强势,丝毫没有放权的意思。朝中还有一些太后党派没有肃清,当年同意订婚也有麻痹太后的意思。都说阳瑶郡主温柔善良,当初也是因为这点,他才点头预备订婚,他不需要一个崇尚权利的未婚妻,这会给皇兄带来不小的麻烦。若河间王阳辽东得寸进尺,不识时务,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福嫂今日来,是他没想到的。嫁衣事情还早不是,再说他都“被退婚了”,只是消息还没公开而已。刚想解释一二,娃娃就闯了进来,脑筋一转,他突然生出了一个念头,便肃然不语。

     “嫁衣?阳瑜郡主?阿陌,你娶妻,是娶郡主?”娃娃,不死心,再一次追问。韩墨珏面容不清,无奈道,“这是早就定好的,我的妻子是阳瑜。”

     一道雷鸣响起,轰轰的声音回响在她的脑海中——

     阿陌明明只有我一个人的,阿陌不会娶别人的,阿陌明明说过……

     不对,什么地方错了——阿陌怎么可能会娶别人呢。

     那现在说要娶别人的是谁呢?

     这样沉默的娃娃让人心慌。韩墨珏想,他是不是说错了,他只是想让娃娃紧张他,所以撒了这个谎。那嫁衣确实是阳瑜郡主的,可那是之前没退婚前商定的,现在他有娃娃了,自己的妻子只能是她。  生怕漏了娃娃的每一个表情,韩墨珏小心翼翼,“娃娃?我骗你的”,他想让她明白他的心意。可是已将晚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娃娃,回应不了他,韩墨珏顾不得再解释什么,一个箭步上前,紧紧拥住失神的人,十分的后悔,“娃娃,醒醒,不要再想了。娃娃……”他头一次想抽自己耳光。   ——她就要消失了。

     韩墨珏这样的感觉并不是假的。用力拥紧心爱的人,勒的人有些生疼,喘不过气来。

     可是娃娃依然不语。眼前一片黑暗。陷入昏迷前,她看到一个惊慌失措的男子。他怎么这么丢人,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