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之刺绣
    韩碧溪的声音这时候从门口传来,“娃娃,你醒了?”遭到珏哥哥的瞪眼,却也不管。继续我行我素,娃娃这个名字多好啊,哥哥不能叫,阻止不了她叫。韩碧溪心里得意,气焰嚣张的扫了韩墨珏一眼,便向玉卓然说,“娃娃,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吗,千万要说出来哦。”暗香这种毒在世间难得,林清罗虽说是师傅的得意之子,传的了师傅的精湛医毒之术,也难保有什么意外。韩碧溪在心里怀疑。门外跟随进来的林清罗无奈的叹气。玉卓然心里也不免跟着叹气,娃娃这个昵称是阿陌私下里给她取得,还是小时候玉卓然像个娃娃一样精致,娇里娇气,一碰就哭,阿陌便觉她是个玉瓷娃娃。

     这是林清罗和玉卓然第一次正式的见面。韩碧溪意识到这点,便拖过林清罗,毫不掩饰的得意的神情,“娃娃,这是我和珏哥哥的师兄,江湖上虽然不出名,可是医毒之术可是学了师傅的精髓哦。连师傅都说师兄是青出于蓝呢。不过,你要是不舒服的话,我会帮你报仇的。”这个生性单纯的女子陪了自己一年。那时她对周边的事物都不在意,空白的空间里,只有这一抹色彩。时隔这么久,见到这个游戏民间的郡主,还是一样活泼率真。玉卓然不禁一笑。这虚弱的一笑在晕染的光线里,活色生香,灵动倾城。

     生生刹住了这三人。呆愕了一时瞬间清醒了过来,韩碧溪惊叫,“国色天香,倾城美人啊!”激动的扑到床边,想近距离接触这一绝色风景。“娃娃,你的名字取得好。这一笑起来,就像个玉瓷娃娃一样美轮美奂。”玉瓷娃娃?玉卓然早已收敛笑脸的面容上,一阵恍惚,神思不知飞向了何处。韩墨珏本来心中一番嫉妒娃娃因为韩碧溪笑的,现在也没了嫉妒的心思,他知道,她定是想到了阿陌。

     韩碧溪不明情况,多少了解情况的林清罗,不顾韩碧溪的反抗,狠狠瞪了她一样,老老实实跟着走了。走到门边,回身看了屋中的人,多希望她能留住这笑啊,神仙也不过如此吧。

     休息了一段时间的玉卓然,看着屋中那人,颇为无奈。他想把整个皇宫的宝物都拿过来么?那次,她只不过对屋中新换来的灯珠有些好奇。他便把他认为稀奇的宝贝全都搬来了,今天更是拉了一车,都是皇宫里的宝贝。“韩墨珏,”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韩墨珏有些小兴奋,果然做对了么?“这些东西摆在这里很碍事。”韩墨珏脸上的神情一耷拉,还是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我给你找来。”难得这么个机会,韩墨珏锲而不舍的问。

     玉卓然将手中的画,桌上一摆,绕着韩墨珏,刻意刁难,“我听说这个时代的人,绣工都很好,我觉得很新奇,不然你绣些东西给我吧。”其实玉卓然也明白,绣工好的,是女人,让一个大男人刺绣也不太像话,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时时来搅扰自己清净,实在有些恼。

     韩墨珏一惊,确定的疑问,“刺绣?我?”

     玉卓然不给他反驳的余地,“是啊。不是你说我喜欢什么你弄来给我么。我现在喜欢绣件,并且是你亲手绣的。”最后还特意咬重了音。这样一来他就没时间来打扰自己了。她到想看看让这位堂堂的安王刺绣,能出什么幺蛾子来。

     果然沉默了。停下了絮絮叨叨的宝物介绍,深色暗沉的出了千思园。

     正待进来的侍女红鸢心里一惊,王爷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又在夫人那里碰钉子了?这位曾经的公子侍婢,在这千思园当差的时间里,慢慢习惯王爷天天来千思园,也几乎败兴而归。可是往常脸上都平静得看不情绪,今日这么暗沉的脸色还是头一次遇见。夫人又要失宠了?

     接下来的日子了,果然不见王爷韩墨珏来千思园。府里的人心又开始了浮动,各种流言更严重的传播开来。只有玉卓然心里一哂——天下太平了。

     王府外院的书房,多日不见王爷出来。韩青有些摸不着头脑,若有大事相商才会在书房不出来,王爷最近也没找人商量,只找了个精通刺绣的老嬷嬷。这事很重要么?他家老爹来问过几次了,担忧王爷的身子。他找个理由搪塞了。据他老爹的消息,王爷自出了千思园就关在书房了。那位夫人又使手段让王爷不高兴了?韩青不明白。自那日王爷因夫人的事训斥了老爹,他家老爹回去反思很久,整夜睡不着,只自己舒坦日子过久了,自以为猜对了王爷的心意,擅自依着阳瑶郡主的暗示做了些事。谁知差点酿成大祸,误了王爷的事。现在已是恭恭敬敬的当自己的差,绝不私用职权,也警示他不要妄揣主子的意思。如今韩青谨记老爹的教诲,没有王爷的许可,绝不擅自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