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9.地脉中的秘密
        澍海现在的表情很复杂,她双眉微蹙着,内心里还在抵触着这些正逆流而来的记忆。

         从魔界逃离到这个大陆后,她就已经选择忘却所有记忆。

         她想要忘记那个大魔术从天而降的景象,忘记所有的背叛,一切从零开始。命运总像是在对澍海开玩笑一般,她在忘却所有记忆后,被在慌乱之森中被路过帝国军,她被直接送到帝国试验场。

         澍海是对“神格振动”反应最大的实验体,她就算是失去所有记忆,这幅身体依然流淌着纯种魔族的血液,圣属性的“神格振动”吞噬着她的血液疯狂成长,原本的她只是拥有一般神格的魔族,而现在她已经彻底变成“人造天使”,体内没有半点魔族的血脉。

         澍海的心情之所以会如此复杂,正是因为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她低下头看着自己流动着圣属性魔力的双手,脑海中所有和魔界有关的记忆变得,宛若镜花水月一般。

         “你不需要迷茫,过去发生的一切都已是过去,现在的魔界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生灵涂炭,我们要做的只是永远都不要再次忘记那场战争。”说话的人是萝莉女巫,听到她的这番话后,澍海渐渐平静了下来。

         “既然公主殿下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么,我会追随二位的脚步的。”澍海现在也想通过去那些不能释怀的事情,她将视线再次定格在露娜身上,连公主殿下都如此信任人,她没有必要再有所怀疑。

         “请你,不要再用‘公主殿下’称呼我了,我现在和你一样,只是一个堕落的魔族。”萝莉女巫露出自嘲的微笑,澍海注视着她的微笑,最后将对露娜说道:“可以送我一程吗?”

         “没问题。”露娜一挥手,澍海脚下便出现虚空地波动,下一秒,碧水镇郊外出现虚空的波动,澍海从虚空之中迈出脚,踩在枯黄的杂草丛上。而当她的另一只脚才在这里之际,已经完全脱离虚空。

         澍海仰望着碧水镇的夜色,不禁长吁,身后的虚空,烟消云散。

         ************************************

         现在应该已经是学院长潜入地脉的第八天,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最深层,这里的魔力流动痕迹非常明显,甚至一些矿石也因为魔力的影响而变质,纯魔力结晶体的形状和这些矿石有着很大的区别,懂行的人一眼就能够分辨出优劣。

         地面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脚印,显然,这里在很久以前有人来过,不过从脚印的方向来看,这些人似乎最后没能离开这里。

         这使得学院长更在意地脉的深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这里会源源不断地冒出魔力。

         学院长走着走着,隐隐间,听到了哥布林的细语声,他闻之瞿然,放慢脚步。现在,他面前有三个分叉洞口,而传来哥布林细语声的洞穴在左侧。

         学院长隐藏自己魔力,爬进近洞穴深处,而洞穴的深处竟传来淡淡地光芒。这里是裂缝裂开的正下方,当他看到这些背着背包,拿着镐头的哥布林之际,才意识到,自己一路走来的洞穴都是这些矮小,且又枯瘦嶙峋的绿色生物经过漫长的岁月,而创造出来的通道。

         这些哥布林的头顶上悬浮着黑色的火焰,这里弥漫着一种很奇怪的气息,不过这些气息似乎对人类并没有任何影响。

         学院长小心翼翼地向前爬了几步,在他的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这个大空间所有角落,哥布林脚下到处都是尸骸,这应该就是那些在他之前过这里的那伙人。

         这太奇怪了,能有信心闯入这里的人,必定个个都身手非凡,对付这些哥布林简直易如反掌。

         而这些人的足迹悉数停在这里,学院长正为此感到诧异之际,一股紫黑色的气息从另一个洞穴中流动而来,顷之,一位穿着奇怪服装的男子手持着由魔石打造的长矛,环视着空间中所有的洞穴,学院长躲开那个男人的视线。

         这时,里面传来男子的声音。

         “你们这群愚蠢的奴隶,给我动作快点!找个魔术阵有这么难吗?”男子颇为不爽地喊着,洞穴的另一面连接的是魔界的边缘,而这个男人是魔界在那场浩劫中幸存者之一。

         若不是那个该死的庞然大物突然从天而降的话,形成地脉的魔术阵也不会被破坏,如果不能尽快修复这些魔术阵的话,魔界的入口迟早会被别人发现。

         而这个男子真正害怕的是,那个庞然大物被其他种族发现。

         洞穴的另一面,几位穿着帝国军装少男少女正手拿着纸笔,记录着面前这把巨大的长矛,长矛的表面不断出现着魔力的波动,这的武器里蕴藏着的无穷魔力,将会引来很多种族的注意,甚至会因此爆发战争。而这些少男少女们并不是帝国人,所有人都和那个男人一样是幸存者。

         幸存者们会离开魔界,是因为魔界早就已经无法生存下去,这里到处都是把魔族当作食物的怪物。

         而当这些魔界幸存者们第一次前往帝国之际,发现这个大陆也同样遭受那些怪物的袭击,不同的是,这个大陆上只有在地脉魔力流动的周期中才会出现。

         大陆上的人类把这段时间称为“猎魔之秋”。

         学院长并没有看到魔界边缘这边发生的事情,而这个穿着怪异的男人还有他刚才的话已经足够证明一件事。

         神灵族和泰坦的战争在一千年前结束,泰坦族最终战败,泰坦王的武器贯穿数个空间,所有的空间都被毁灭。最后,这把长矛贯穿人类的大地,最后刺向魔界。

         魔界因此而迎来大灾变,大部分的地脉魔术阵都被严重破坏,魔界的所有力量都被这把长矛吸收,而这把长矛现在已经和魔界融为一体,长矛的魔力随着被破坏地脉,流到那条地缝外,人类也因此而获得全新的能量源。

         学院长愕然地后退着,准备离开这里,将自己确定的这些事情转告露娜。而事实上,露娜早在几百年前便早已知晓,而现在魔族人都以为公主已经被血之真祖杀害,这是魔族现在四分五裂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