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八天牢
        卜天百思不得骑姐,白骨蝶更是一脸疑惑,带了这么多天兵竟然为了抓一个连仙法都不会的土鳖?即便要抓的是卜天这小子,可毕竟在我的地盘,连招呼都不打,瞧不起本妖姐咋地?

         不管怎么说,既然你二郎神到我的地盘上挑衅,本妖姐就得出去会你一番,白骨蝶对着镜子整理衣衫,梳理一下秀发,薄嫩的双唇抿了抿,再侧着脸照照。

         卜天心道,女人就是女人,大姐,你这又不是出去相亲会友,有必要这么捯饬吗?

         洞府的大门打开,白骨蝶大踏步的出的洞来,一脸桀骜之气,卜天随后跟着出来。

         小腰一叉,小嘴一撇,双眼一瞪,白骨蝶质问道“杨戬,你兴师动众的来到本妖的白骨洞,意欲何为?”。

         杨戬头戴三山飞凤帽,一身灿灿发光的甲胄,手执三尖两刃枪,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一下白骨蝶,不由得问道“阁下就是大名鼎鼎的白骨蝶白小姐了?”。

         “正是”白骨蝶凛然道。

         杨戬朝身后明火执仗的天兵摆摆手,示意天兵退后,然后朝白骨蝶道“白小姐,咱们借一步说话”。

         卜天在一旁越看越是纳闷,一仙一妖本就水火不两立,怎么还有闲心私聊?

         白骨蝶八成也和卜天一个想法,冷笑道“杨戬,你休得与本小姐耍什么花招,有什么话不妨直言”。

         杨戬微微皱眉,随即道“白小姐,我杨戬奉命前来捉拿卜天这小子,此事与白小姐无关,希望白小姐不要趟这个浑水,让我把卜天带走”。

         白骨蝶看了看卜天,又看看杨戬,心道,这个杨戬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杨戬,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抓我?”卜天跨前一步,忍不住问。

         杨戬上上下下打量一下卜天,然后问“阁下就是卜天?”。

         “我是,不过,你杨戬是天庭的人,我卜天是凡间的人,咱们好像井水不犯河水,你确认要抓的就是我吗?”卜天问。

         “就是,杨戬你凭什么抓他?”白骨蝶追问道。

         “这是上司的命令,我只管抓人,其它的事情,等卜天这小子跟我回天庭再说”。

         “杨戬,卜天是我的朋友,你想抓人,得先问问白小姐答不答应”白骨蝶道。

         “白小姐,我杨戬适才也说了,不希望你趟这个浑水,如果你执意阻拦,就莫怪我杨戬不客气”杨戬说着,他晃了晃手里的三尖两刃枪,枪身发出一阵哗铃铃脆响。

         “那好,本小姐今天且就与你斗上一斗”白骨蝶说着,身形一晃,右手化成一只骷髅利爪直奔杨戬而来。

         杨戬舞动手里的三尖两刃枪迎战白骨蝶,枪尖与白骨蝶的骷髅利爪相碰,迸发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杨戬心中暗暗吃惊,心道,这个白骨蝶与当年的白骨夫人相比,功力不知要高出多少,本座还需小心迎战,如果连一个小妖精都打不过,岂不污了本座在天庭的威名?

         卜天在一旁观战,不到十个回合,白骨蝶已经险象环生,卜天心道,白骨蝶旧伤未愈,即便与杨戬殊死一战,结局还不都是一样,况且,杨戬此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与白骨蝶无干。

         “杨戬,你别打了,我跟你走就是”卜天发话道。

         “卜天,你......?”白骨蝶诧异的看着卜天。

         卜天呵呵一笑,朝白骨蝶道“妹子,你的内伤还没痊愈,你打不过他的,再说了,为了我,你也犯不上跟杨戬拼命”。

         “不行,我不能让杨戬把你从我的地盘上带走”白骨蝶摇头道。

         卜天伸出手,“妹子,怎么说呢,就一句话吧,你是一个好妖,我谢谢你”。

         和白骨蝶握了握手,卜天转身朝杨戬道“我们走吧”。

         杨戬朝身后的天兵使个眼色,两个天兵拿出绳索将卜天绑了,杨戬道“我们走”。

         两个天兵一边一个,架着卜天的胳膊就要腾云而去,这两个呲牙咧嘴的使了半天的劲,愣是没把卜天给架起来。

         “怎么回事?”杨戬喝问。

         “回禀大人,卜天这小子是个凡人,凭借小的们的仙术,我们提不动他”一个天兵回道。

         “废物”杨戬一手提着三尖两刃枪,一手抓住卜天的一个肩膀,道声“起”,就此朝着天际而去。

         卜天被杨戬提着,就听耳畔呼呼作响,微微睁眼,身边飘着朵朵白云,一望无际,那一队天兵早就被落下好远。

         “杨戬,你到底为什么抓我?”。

         杨戬也不说话,到了天庭,杨戬一松手,把卜天丢在地上,等身后的天兵赶上来,杨戬道“把这小子打入天牢,等本座安排好其它事物,再来审判”。

         几个天兵应了一声,不容分说的押着卜天往前走,仙雾飘渺,漫无天际。

         终于被带到一个高强大院里面,铁门大锁,门口站着两个值守的天兵,交接之后,值守的天兵把卜天送进一个牢房里面,里面黑漆漆的,各个牢房里还关押着好些仙犯,就听有人道“又来了一个,这小子年纪轻轻的不知道犯了什么王法?”。

         “就看这小子长的白白嫩嫩,八成就是个yin贼,要不还能犯什么王法?”。

         “没准是个盗贼也说不定”。

         “......”。

         卜天被推进一个牢房,房门‘咣当’一下子落了锁,一个站立不稳,一屁股坐了下去,感觉下面软软的,怎么,牢房里还有沙发咋地?

         “是哪个不长眼的贼皮,你丫的我看是活腻歪了,敢坐在老子的身上”。

         卜天心中一惊,借着微弱的光线一看,我靠,哪里是什么沙发,屁股底下明明是一个大活人。

         “对不住老大,我没看见”卜天连忙抱歉道。

         对方是一个其貌不扬的老头,也不知他活了多大年纪,一把银须几乎和他的身体那么长,瘦骨嶙峋的身体,卜天直担心,刚才有没有把他的骨头架子坐碎了。

         “叫什么名字?”。

         “卜天”。

         “在哪座洞府修仙?”。

         “我是凡人”。

         “犯什么王法了?”。

         “不知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要是不说实话,老子弄死你”老者说着,他颌下的胡须一动,直接缠在了卜天的脖颈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