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山茶珠花
        春青的举动不仅得到老太君的欢心,就连宋徽也为之一动。

         若不是春青对着那把椅子拜了三拜,他甚至都没有明白为什么那里要放一把空椅子。

         不禁汗颜,自己这个嫡亲的孙子竟然还不如一个才进门的孙媳妇。

         宋三老爷和宋四老爷眼神相遇,在彼此眼中看到欣慰。

         娶妻娶德,尤其是世子夫人,将来镇国公府的女主人,品行一定要端正。

         眼角余光感觉到三弟和四弟对周春青的满意,宋二老爷悄悄剜了田氏一眼,若不是她非要放把椅子,怎么会给周春青这么好一个表现的机会。

         真是蠢妇!

         宋二老爷看向春青的目光就更冷了几分。

         老太君原本只给春青准备了一个红封,可是经此一事,老太君把手上一个翠玉镯子退了下来,一并给了春青。

         春青欢天喜地的收下,冲老太君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意。“谢祖母。”

         哪个老人家不喜欢爱笑又大方的女孩子,老太君心下就更为满意了。

         转而春青向田氏和宋二老爷敬茶。

         “二叔二婶请喝茶。”春青依旧茶杯举过头顶。

         田氏分明是笑意吟吟的看着春青,可是春青生生是觉得田氏眼底对她充满恨意,不禁打了个哆嗦。

         心里默默嘀咕,怎么二房母女对她都这么大意见呢!

         难道是天生八字不合?

         或许是看错了。

         春青再一次很认真很努力的朝田氏看去。

         被春青这样看了两次,田氏心里登时有些毛毛的,难道是被这小丫头片子看出了什么端倪?心下疑惑,迅速的将准备好的红封给了春青。

         春青不客气的收下。

         她已经确定,这个二婶确实是不喜欢她。虽然不知道原因,可是对于才进府就有一个掌管府中中馈的人不喜欢她,春青还是很郁闷的。

         春青接过红封的瞬间,田氏一眼瞥到春青头上那朵洁白的山茶珠花。

         嘴角不禁勾了勾。

         老太君可是最讨厌别人在大喜的日子里穿戴白色了。

         “春青的这朵珠花真是好看。”田氏故作夸张的说道。

         果然,老太君看到春青头上那朵洁白的珠花时,脸色变了变。

         已经有些蔫了的宋静若立刻像打了鸡血似得朝春青看过去。

         春青伸手摸摸头上的珠花,笑眼弯弯的说道:“二婶也觉得好看?”然后含羞看了宋徽一眼,“是世子爷帮我选的。”

         虽然不知道田氏为什么突然表扬她的珠花,可是春青知道,她一定不怀好意,立刻搬出宋徽来。

         而且,这珠花本来就是他选的嘛!要是真的有什么问题,他当然得负责了。

         宋徽当时只是随手一拿,春青长得丽质天成,明艳不可方物,戴什么都好看,他根本没有多想,此时才意识到,这白色的珠花犯了祖母的忌讳。

         立时后悔,心里恨田氏作怪。

         宋徽笑道:“春青肌肤胜雪,白色山茶珠花光泽柔和,极是与春青如兰花一般的气质相配。”宋徽毫不谦逊的表扬自己媳妇,“这珠花是孙儿送给春青的,就想让她在这样的大场合戴上。”

         田氏恨恨的看宋徽一眼。

         宋静若幸灾乐祸的精神劲儿顿时被一盆冷水浇灭,心里很不是滋味,大哥怎么这么维护这个完全配不上他的大嫂。

         那个山茶珠花多好看呀,色泽柔和的大珍珠,一看就价值不菲,大哥怎么就只送给大嫂不给自己呢。

         没有大嫂的时候,大哥有什么好东西可都是给自己的。

         还有,周春青不过就是个低门小户的土包子,大哥哪里看出她就气质如兰了!

         如此想着,宋静若就更讨厌春青了。

         春青心里也纳闷,这珠花分明是昭阳郡主给她的添妆,怎么就成了他送的了。

         这男人心可真是海底针。

         人心一向爱屋及乌。

         老太君听孙儿如是说,再看春青头上的珠花,也觉得珠花柔和的暗光和春青极是相配。不过,心中终究是觉得大喜的日子戴白色的珠花不吉利。

         老太君偏头对站在她身后的柳嬷嬷说道:“你去把那套珊瑚红的头面拿来。”

         柳嬷嬷应声而去,片刻后捧了一套头面回来。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那套头面吸引。

         看向春青的目光也多了几分不同的意味。

         这可是中秋节时茹妃娘娘送给老太君的东西,宫中特制,这要是戴在头上,面子里子都有了,宋静若明里暗里的向老太君讨要了好几次都被拒绝了。

         宋静若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疼爱她的祖母没有把这套头面给自己,竟然要给这个才进门的周春青。

         低门小户出身的周春青,她也配戴着宫中的东西!

         顿时一股怨气夹着酸气涌上心头,呛得宋静若眼泪汪汪的,恶狠狠地瞪着春青,似乎只要春青敢接过这套头面,她就要冲上去把春青吃了一样。

         老太君慈爱的拉过春青的手,“大郎给你送珠花固然是好的,只是男孩子能有什么好眼光,这套珊瑚红的更适合你这个年纪戴着。”将头面放到春青手上。

         春青一向本着长辈赐不可辞的原则。欢欢喜喜的接过来,一脸明媚的笑容,说道:“多谢祖母,那孙媳妇就收下了。下午孙媳妇做海棠糕给祖母送过来,也把这珠花戴上给祖母瞧。”

         春青自信,这珊瑚红自己戴着必是好看的,老太君瞧了一定觉得送给自己物有所值,极是欢心。

         镇国公府遍地海棠树,红彤彤的海棠果早就硕果累累,一串串沉甸甸果实的把柔软的枝条压得弯弯的,春青早就惦记上了。

         只是才进门就对家里的海棠树动手动脚,春青还是有些不敢。更何况现在她又知道,田氏不喜欢她,随时都可能给她穿小鞋呢。

         镇国公府最粗的大腿就是老太君的了,她可得抱得紧紧地。

         “好,那我就等着你的海棠糕。”老太君和蔼的笑道。

         在老太君这里过了明路,想着一会回去就能对院子里的海棠果上下其手,春青格外开心。

         宋徽嘟囔道:“孙儿怎么就眼光不好了。”

         不过没有人理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