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您姨妈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接
        女生总会有那么几天不能吃冰不能吃辣不能游泳。

         没错,就是姨妈来了。

         言羽晨愤愤地坐到泳池边用脚玩水,看着马初雁和姚雪绮游得那么开心,是她教会了她们。

         都怪我当初*熏心,报了游泳体育选修课,想让帅哥教游泳,可是一来就后悔了,这里分明没有帅哥,帅哥都选修足球,可怜的她,现在连戏水都不能了。

         越想越觉得伤心,姨妈你来得不是时候,言羽晨无聊看了旁边正准备下水的人。

         肥硕的身体不说,肚腩的肥油还堆了几层,眯成一条缝的眼睛还对着她笑,言羽晨也学他眯成一条缝,“呵呵。”

         那胖同学做了几个准备运动,噗通一下,直接跳水。

         他跳水就跳水,关键是水花太大了,溅到岸边的人,言羽晨攥起拳头,衣服都湿透,没有游泳反而把衣服弄湿了,她发誓下个学期一定会选修瑜伽,她要找回淑女的形象。

         她从更衣室出来,看到马初雁已经成功勾搭一个帅哥,怎么会有帅哥呢?帅哥穿着西装,穿西装游泳真有品味。

         马初雁见言羽晨回来,擦着身上的水珠,“羽晨,我表哥今晚请吃饭。”

         帅哥见到言羽晨很友善一笑,“请问,您是言小姐吗?我是老板的秘书叫小刘,老板吩咐道接您和您朋友去吃饭。”

         “今晚?”言羽晨扁扁嘴。

         “言小姐,您有其他约会吗?”帅哥小刘很是礼貌问。

         这几天姨妈都有约,“是去吃什么?”

         小刘:“老板在豪庭开了包厢,吃海鲜火锅。”

         “吃火锅啊,我去我去。”一听到吃,姚雪绮马上也不游泳,吃是最重要。

         杨仁也走了过去,他也是选修游泳,只是不同游泳池,他和姚雪绮游。

         “老板吩咐道,只要是言小姐的朋友都可以去。”

         言羽晨更加不解,请她吃饭可以说得过去,但为什么请她朋友?

         “陈邵,他有说什么事吗?”

         “老板说,那天您生病了,他感谢您朋友的帮助。”

         言羽晨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这事,他还真当自己是他的未婚妻。

         “是去吃火锅?我不去。”火锅是辣的,她两位舍友是无辣不欢。

         小刘认为她怪陈邵没来接他,继续笑到,“言小姐,老板他在开会,开完会马上就来。”

         言羽晨望着毕恭毕敬的秘书,陈邵没来跟她不吃火锅有关系吗?

         马初雁隐隐笑,她听明白了。

         姚雪绮问杨仁,“你会去吗?”

         杨仁他看言羽晨拿不定主意,“主角去,我们才能去。”

         姚雪绮她想吃火锅,天热开着空调吃火锅是有钱人的做法,她想享受一下,“羽晨,去嘛,别浪费陈老板一番好意。”

         言羽晨一看她为美食的样子完全冲昏了头脑,她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她来了例假。

         在她耳朵低低说道,“我姨妈来了。”

         姚雪绮反应大了,“啊,你姨妈来了。”那真的泡汤了。

         在场有男士在,她说那么大声,谁都清楚,很想毒哑她。

         小刘听后,立马说道,“言小姐,您不用担心。您姨妈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接。”

         言羽晨被噎的话都说不上,快点把豆腐把她砸死,天真的人一大堆,她瞪着马初雁和姚雪绮这两人,她们都笑到见牙不见眼。

         杨仁脸红着,扯了扯她们的衣角,她们才停止笑声。

         小刘听到她们的笑声才反应过来,羞赫不已,“那…”他怎么那么单纯,以后都不敢叫自己的亲姨妈了。

         “好啦,我去。”让帅哥这样怪难受的,去了最多不吃看着他们吃。

         一行人走了。

         去到豪庭,陈邵还没有来,小刘细心吩咐下去换个鸳鸯火锅。

         苏凌看着那封没有邮票的信,心思逐渐飘远,又把它放在一旁。

         换好衣服,手伸进放领带的柜子,蓝白色的间条领带冲破他的眼球,他闭眼把它塞住最里面的角落。

         半个小时后,一辆宝马和一辆宾利相继停下,两个光华潋滟的男人同时走出来。

         一个优雅如玉,一个内敛庄重。

         陈邵走了过来,轻拍了苏凌的肩膀微露笑容道,“苏凌,来的很准时。”

         苏凌面含如沐春风的笑容,“你也不早不迟。”

         言羽晨把半瓶的可乐都喝下,肚子的气翻滚,好涨,不自觉打了饱嗝。

         姚雪绮瞅了她一眼说道,“再喝就涨饱你肚子。我呢,留着肚子吃海鲜火锅。”

         “火锅与我无缘,我留着肚子看着你们吃吗?”言羽晨不满道,想吃饭可是时机不对。

         言羽晨刚想把雪碧打开,门吱嘎一声,她手一颤,汽水溢出才猛然回神。

         他脸还是一样的无情,淡然坐在言羽晨对面,目光炯炯,但不是望着她,陈邵则坐在言羽晨隔壁。

         陈邵一入座就对大家道,“不好意思,久等了。”

         马初雁见到苏凌两眼发光,他正坐在自己身边,又是一个表现的机会,装淑女点。

         众人摆手,眼睁睁看着刚摆出来的色香味俱全的火锅。

         “你不能吃辣,知道吗?”陈邵小声对言羽晨道,但声音也刚好落到众人耳膜,他们都停下筷子,只有苏凌很雅致地吃着,雷打不动。

         言羽晨脸刷刷几下,尴尬一笑,“好。”眸光睨了对面,掩下满眼的失落,唇角一勾,接着道,“还是你对我最好。”

         陈邵听小刘说,羽晨这几天都不方便,所以细心嘱咐。

         “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陈邵开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