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 不会生蛋的母鸡
        顾谦之把言羽晨放到后座,自己坐到驾驶座认真开车。

         言羽晨原本躺下的,后来又迷迷糊糊坐了起来,终于看清楚开车的人,“顾先生,有水吗?我口渴。”

         顾谦之从后镜看了一眼,这个女人从来都不会爱惜自己的身体,他没有好气说道,“没有。”

         言羽晨不悦皱着眉头,“在便利店停下,我去买水。”

         “现在不能停车,要不然又撞上了下班高峰期。”顾谦之开着车认真说道。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喝水。”言羽晨嘴巴翘得老高,不服气。

         顾谦之没有理她,速度明显加快了。

         言羽晨看着他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委屈说道,“我爸爸妈妈小姨和姨夫,我的朋友都对我那么好,你怎么一点也不心疼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言羽晨眼眶滴出眼泪,“你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见到叶莞你就无法自拔爱上她,告诉我,苏凌。”

         顾谦之看着她狂躁地挠头发,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流,觉得她很可怜,他没有说话。

         言羽晨继续喃喃说道,“是不是我对不够好,还是我不够漂亮,或者你是因为我和陈邵有婚约就不和我在一起?你只要说一句话,我立马就跟陈邵取消婚约,但是求你别离开我。”

         顾谦之看她越来越伤心,叹了一口气,“言小姐,我是顾谦之。”

         言羽晨没有听见他的话,继续说道,“我从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你,我有时候还能感受到你对我有意,为什么总是把自己的感情藏起来,为什么不能袒露出来,你一次次拒绝我,我清楚听到心碎的声音,我的孤独无助,你能想象到吗?”

         “我活得很累,很累,明明不喜欢我,还来招惹我,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又不避开,明明没有希望,干嘛给我希望,我很倔强,认定一个人就不会轻易改变,今天我说祝福你和叶莞幸福快乐,我都是在骗你,我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我也需要爱,你知道吗…”言羽晨低着头,狠狠地啜泣,她的心已经被辗得稀巴烂,痛到没有知觉。

         言羽晨边靠着窗,眼泪顺着窗框流了下来,把一小片玻璃蒙上一团薄雾,她凌乱的头发遮盖住半边的脸,缓缓闭上眼睛。

         顾谦之有些无可奈何看着她,开启蓝牙,“老大…”

         一个小时后,车开到小区里面,顾谦之把言羽晨从后座弄出来,言羽晨猛地推开他,蹲在路边上,吐了出来,明显感受到胃部的翻滚,她难受着佝腰,吐得撕心裂肺,终于吐完了,她身子不稳站了起来。

         顾谦之连忙扶住她,言羽晨迷离的双眼突然有了光彩,笑道,“苏凌。”然后又睡过去。

         “等我来吧。”叶莞优雅走了过去,从顾谦之手中接过言羽晨,然后就缓缓走近电梯。

         顾谦之一路沉默寡言,来到门口的时候,叶莞叫住他,“你有钥匙吗?”

         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把门打开,然后又默默无闻走了。

         叶莞把言羽晨附近卧室,打了盆温水,拭擦她的脸,然后又帮她换好衣服。

         看着她憋屈的小脸,她也觉得心疼,可是这样又有什么用,爱上一个不能爱的人,注定没有幸福。

         言羽晨包里的手机响了,是蔡丽萍打进来的,叶莞拿过电话,走出卧室,礼貌说道,“阿姨,我是叶莞。”

         “莞莞,怎么是你,晨晨呢?”

         “晨晨在午睡,对了,她回到公寓上,还没来得及告诉您一声,我们刚才玩得有些过。”叶莞低婉说道。

         蔡丽萍通情达理说道,“你们玩得开心点,阿姨就是不放心,才电话过来问问,莞莞再见。”

         “阿姨,再见。”

         叶莞挂上电话,朝阳台上藤椅坐了过去,小区里还是挺热闹的,外面的孩子一直有父母,或者爷爷奶妈他们陪伴着,小时候真的没有顾虑,想哭想笑都没人管,但大了就发现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无法想象的,一个人的能力真的很弱。

         茶几上的电话又响起了,这次是陈邵打来的。

         “晨晨,在家吗?”

         “陈邵,我是叶莞,晨晨她回到公寓上,还在午睡,有重要的事情找她吗?”叶莞按了接听键,清脆的声音娓娓道来。

         “没有特别的事,由她睡吧,不要叫醒,明天我过来接她上班。”陈邵有些一丝失落,两天都没有见过面,他两天都很忙,现在才抽出一点时间,“我挂了。”

         叶莞挂了电话,看着陈邵的两个字逐渐暗了下来,其实选择陈邵也不错,至少他是真心。

         下午的眼光很温和,叶莞靠着藤椅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马初雁下午也继续加班,部门事情多,刚开始工作着手没多久,王姐很骄傲走了过来,“小马啊,最近是没有吃饭吗?做事怎么都是有气无力!”

         她站了起来,用很恭敬的口吻说道,“王姐,饭堂的饭菜过于精致,不忍心吃。”

         分明就是没事找事,她丫的,今天就跟你斗到底。

         王姐冷看她一眼,“你意思是以后的午饭你都不在饭堂吃,我替你取消饭餐,不用谢我。”

         “王姐,你真是没记性呢,公司的午餐都是免费提供给员工,这是公司的一片心意。”就说你是老糊涂怎么着。

         “难得你为公司着想,确实不易,公司现在最欠缺的是生产工,所以你应该去生产第一线,你觉得呢?”王姐双手环胸鄙视说道。

         马初雁也不甘示弱道,“不敢当,要是推荐一个人去,那当然是王姐您,你能力那么好适应力又强,又有领导之风,去生产第一线,绝不会输。”她已经不把她放在眼里,斗斗嘴,也不能把她炒鱿鱼。

         王姐狠瞥了她一眼,语气又带着开心说道,“瞧你说道得,去生产第一线更加磨炼人的毅力与坚定,我觉得你是可塑之才,待会我会向上级反映。”

         马初雁热络上前拉住她的手,“王姐您这话就严重了,我们彼此都认定彼此,要不然我们到上级请示一下,我们都下去工厂,领导肯定会很满意。”破罐子破摔,就看你敢不敢。

         王姐一拂手,立马瞪大眼睛道,“马初雁,你想反了吗?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真是不禁玩,说两句就不高兴,我比你还不高兴,没事跑来就找抽,“王姐,我都是实话实说,公司里,有谁不认同您。”马初雁捂住嘴巴,认真说道,“我都是为您好。”

         两人的火气一触即发,夏曦也不敢上前劝,怕伤及无辜。

         王姐被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最后吼道,“马初雁,信不信我让你立马走人?”

         “呦,王姐,怎么啦?”高晓彤适时走了过来,“谁惹你那么不高兴?任意裁员,而且是一个新人。”

         王姐不用看,也就知道,是高晓彤,高晓彤每次在公司都和她对着干,她们资历也差不多,谁也不能奈何谁。

         高晓彤没有看王姐那样发疯的脸色,走过来对着马初雁温声说道,“初雁,是不是你说错什么话冲撞了王姐,你不知道吗?她这个人一向追求完美,小小错误也不能疏忽。”意思就是骂王姐,没有包容之心,斤斤计较。

         马初雁见高晓彤那么帮自己也有一点惊讶,转眸想到,是关于谢鸿的原因,“是我的错,我太粗心,我就是帮她冲咖啡加多了糖。”

         “哎呀,王姐,你看在我面子上,不要跟一个新人计较,她不知道你得了糖尿病,不能喝太甜。”高晓彤一脸笑容对着王姐道。

         “高晓彤,谁说我有糖尿病,不要诅咒我,我身体很健康。”王姐被气疯。

         “难道是我记错,上次体检的时候,我分明是看到。”高晓彤惊讶说道,“不好意思,我是无心看到的。”

         马初雁就看着两人的撕逼大战,最好把王姐气到吐血,然后进医院。

         同事也在窃窃私语,很同情看着王姐。

         王姐面子都快挂不住,双眼冲红,“高晓彤,你再血口喷人,我跟你拼命。”人人都知道,她爱面子比爱自己还重要。

         高晓彤右手顺了顺她的背,“王姐,算我说错话,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有病就说,我们公司还是体谅病人。”

         其他同事也在发笑,但不敢笑那么大声,领导对她们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两人的能力确实不错。

         王姐气得发抖的身体,扬起手,集聚力量,啪一声,响亮打在高晓彤的脸上,“这次你给我长长记性,什么叫做尊老。”

         高晓彤脸上出现了鲜明的手指印,勃然大怒,“王佩华,你敢打我。”

         正在王佩华得意洋洋之时,高晓彤也毫不客气在她脸上响亮啪了一声,“你也给我长长记性,什么叫爱幼。”

         随后办公室里面一片寂静,没人敢喘一口大气,她们一直都明争暗斗,没有像今天那么大打出手,他们还是选择明智保身,谁也不帮。

         王佩华充分发挥泼妇的长处,一把扯住高晓彤的头发,一边吼道,“高贱人,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高晓彤用锐利的指甲划伤她的脸,“我就让你毁容,自己的老公外面有情人,自己还在蒙在鼓里,白痴。”

         “高贱人,你也好意思吗?被男人甩,*了吧,有去堕胎吗?哈哈”

         “王贱人,*不*关你什么事,那么多年没有孩子,是不孕了吧,你连做女人基本权利都没有,真可怜。”

         “啧啧啧,老公在背后偷吃,还帮他擦屁股,就是你才做得出来,使劲拖着你老公后腿,有意思吗?”

         “…”

         她们互相揭对方的短,真是精彩,八卦的分子又躁动起来。

         两人打得不分上下,椅子都倒了一地,两人还在地上继续纠缠,你不让我我也不让你。

         有些同事拍了照和小视频,暗暗发笑,发上去微博,让别人评点。

         不知道有那个同事,找来了领导,领导看到,顿时沉下脸,“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这是公司。”

         两人根本没有搭理他,继续打。

         “你就是勾引男人的狐狸精,我要扒了你层皮。”

         “你都年老色衰,连做狐狸精的资本都没有,怪不得你老公去外面包养大学生。”

         王佩华脱掉高跟鞋,想敲打她的脑袋,不料领导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你们都停下。”

         王佩华都红了眼,不打死她誓不罢休,狠狠拿着高跟鞋,哐啷一声,敲中了领导的头。

         吴伟被敲得发疼,皱着眉头,扯过了王佩华,指指他的头,“王佩华,看看你做的好事。”

         王佩华慌张着,不知所措,偏偏他自己冒了上来,怪谁,可是他又是领导,连忙赔礼,“对不起,吴经理,我陪你去看医生。”

         高晓彤也好不到那里去,脸蛋有几个手掌印,头发凌乱不堪,她悠哉悠哉站了起来,当没有事情发生一样,梳理着头发,整理衣服。

         这下子,王贱人死了,看到吴伟额头的那幢楼,就想笑。

         “看什么医生啊,你就是干嘛,像个泼妇。”吴伟搓了搓额头,又缩手,痛得咬牙切齿,“王佩华来我办公室。”

         吴伟走了几步,还发现有个人还没有跟上来,“还有你,高晓彤也过来。其他人马上去工作,今天的活有一个人还没有做完就全体加班。”

         大家面面相觑就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打了鸡血似的敲电脑,谁也不想加班。

         这时夏曦走了过来,低声细语道,“初雁,你没事吧,刚才吓死我,彤姐竟然为了你,和王姐打架,她们平时只是斗斗嘴,给点对方脸色看,但绝不会动手。”

         马初雁不在乎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我是引发她们战争的导火线。”

         “可是彤姐分明是在帮你,要不然你肯定被王姐耍死。”夏曦又接着担心道,“你把王姐彻底得罪,以后日子真的很难过,劝你还是换部门。”

         马初雁:“彤姐确实帮我,等会我要好好感谢她,我欠下一个大人情。”

         “换部门?怕是换不了,没关系,大家彼此撕破脸皮,也不能玩阴招,明招明显容易多。”

         夏曦继续问道,“你真的不怕吗?我怕到时候彤姐也会对你有意见,你把办公室见面最强势的女人都得罪了,只能求吴经理救你。”

         马初雁耸肩,到时候再找陈邵帮忙。

         部门经理办公室。

         吴伟一屁股坐下转椅上,额头的青筋暴露,伸出手指,气势冲冲道,“你们都是公司老员工,怎么干出这种事?你们以为是菜市场啊,没教养,我的脸都被你们丢进了。”

         高晓彤这时候最会撒娇,委屈说道,“对不起,吴经理,都是我们的错,我们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下做这种事,我回去马上检讨。”

         吴伟见她态度很好,心也软了下来,但怒火还是不小,“你们给我说说事情的起因。”

         高晓彤抢先一步说道,“是新来的同事不知道王姐的喜好,冲咖啡时加多了糖,王姐就训斥她,我就走过去,好言相劝,结果就…”越说越委屈,高晓彤眼泪也流了出来。

         王佩华是个刚强的女人,哪能她,是非颠倒,“吴经理,高贱人她血口喷人,是高贱人出口顶撞,和我过不去。”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吴经理您还不相信我吗?我性子一直很软。”

         “贱人,你还说?”王佩华又一挥手,高晓彤生生承受了她这巴掌。

         吴伟从椅子上腾了一下起来,“我说你王佩华越来越放肆,当着我的面来教训别人,我看分明就是你的错,还抵赖。”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欺负新人,只是我不说,并不代表我是瞎。”吴伟咆哮着,他真的受够王佩华的嚣张,要不是顾念她在这工作时间长,她早就被踢走了。

         王佩华都40多岁,第一次被领导训斥,忽然也嚎啕大哭起来,“吴经理,我为公司尽心尽力,鞠躬尽瘁,我甚至连孩子也不要,一直勤勤恳恳在你手下工作,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升职,我热爱我这工作,我为了它花费了多少心血,你知道吗?”

         “我老公出去包二奶,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都知道,我就是爱面子,他一直说要个小孩,我说不肯,他就找外面的女人生,不要看我外表光鲜,可是这些苦都是我一个人受,我从来都没有在公司向人诉苦,我就怕影响同事的工作效率…”

         吴伟看到她一把年纪了,还哭了,忍着忍着没有骂她,“你的工作我一直都看到,但是教新人的时候多花耐心。”

         “我承认我没有多少耐心,我对待每个同事都是真心真意,一心想为他们好,而他们就是以为我针对他们,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王佩华感人肺腑说道。

         高晓彤咬着唇,局势扭转,哼,低声下气讨好的话谁也会说,假仁假义。

         不料,吴伟讲怒火发到高晓彤身上,“你也是没脑子的吗?王佩华比你大,你还真敢动手打人。”

         王佩华听到吴伟目标转椅,冷笑看着高晓彤,不到最后她也不会示弱。

         高晓彤看到王佩华得意忘形的表情,很想刮她几巴,可是吴伟的怒气还在。

         索性,她装可怜,我也装可怜,高晓彤一下子蹲坐在地上,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流,“吴经理,我对你衷心也是日月可鉴,每次签合同我都在场,陪着客户喝酒,有几次还喝多进了医院,我这样做事为了什么,我的衷心,在你的眼里都不值一提。”

         “我和王姐打架是我的不对,但是我看到那新人也太委屈,我也是从新人过来的,我实在难受,所以才多说两句,没想到就打起来,呜呜。”

         吴伟深深叹了一口气,扶额,手又碰到伤口,暴跳如雷,看到面前的两个人哭,又不好意思再发火,摆摆手,“你们回去吧,下次再发生同样的事情,你们等着被处罚。”

         两人各自又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王佩华冷笑,“高晓彤还真有你一套,你说你是不是很吴伟有一腿?”

         高晓彤压着自己的冲动,不跟这个老女人计较,走向卫生间。

         马初雁也跟着上去,然后把门锁上。

         “彤姐,吴经理他有为难你吗?”马初雁担心说道,其实她开始真的对她没有好印象,刚走帮了自己,总得问清楚。

         高晓彤拿出粉底补妆,把痕迹遮盖掉,“吴经理没有为难我,不要担心。”

         “彤姐,谢谢你帮了我,今晚请你吃饭。”

         “请吃饭就不用,我是看在谢鸿的面子上,再说我也看不惯王佩华那个人欺负你,杀一杀她的锐气。”

         马初雁连忙说道,“彤姐,请你吃饭是我的一份心意,要不然我会不安心,你真的帮我那么大,还连累你,你叫我怎么过意得去?”

         高晓彤涂着唇彩,红唇开启,“初雁,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没多大的事情,你是谢鸿的朋友,也是我朋友,就当卖个人情。”

         马初雁看着她的眼睛,她真的只是那么单纯帮助自己,还是自己疑心病太重?

         “彤姐,您的人情我记住了,我这辈子不喜欢欠别人。”

         高晓彤脑子点点头,“以后不懂就问我,我教你,可是你以后也跟王佩华彻底翻脸,你怕吗?”

         马初雁摇摇头,“不怕,我最不怕就是死。”

         高晓彤唇角一勾,放下唇彩,用纸巾擦手,“好吧,我们现在出去工作,周末也要加班,这工作要累死人。”

         马初雁听她吐槽着,感觉高晓彤平易近人,高冷只是不了解她的人给她的标签。

         一打开门,王佩华冲了进来,“好狗不挡道。”

         马初雁还想再骂她几句,被高晓彤打断了,“初雁,别跟其他人一般见识,我们都是有素质的。”

         王佩华哼了一声就进去,现在如果吵起来,更得不偿失,吴经理肯定又得发火,自己也保不住。

         回到座位后,开始工作,身为最低层的员工,最脏最累的活都是她干,好不容易熬到五点半,大家也收拾包走人,吴经理早就走了,估计是要上医院消肿。

         马初雁还是去到高晓彤座位,“彤姐,今晚一起吃饭?”

         高晓彤抬头,一笑,“不用了,你先回去,我今晚还有点事。”

         “那你有空的时候叫我,我随时欢迎。”

         “嗯,好。”

         马初雁一人走到电梯口,夏曦跟了上来,“初雁,彤姐没有为难你吗?”

         “没有,彤姐人不错。”马初雁如实问道。

         马初雁看着电梯楼层一直降,开口道,“你见过苏老师吗?”

         “苏老师,是谁?”

         “说错,在公司你见过苏凌吗?”马初雁思绪一直飘了出来,她来了两个星期,一面都没有碰到。

         夏曦发出甜甜的笑声,“你是说苏总吧,我们大家私下都叫他凌少,在电视上看到他,倾国倾城。”

         马初雁好奇说道,“你意思是在公司没有看见过他?”

         夏曦一脸向往,“他是那么美好的人,我们都不敢亵渎。”她继续说道,“他的办公室在顶层,我们普通职员也不能随便上去,而且他还有专用的电梯,顶层上还有一间小餐厅,专为高层设置的,见他一面难过登天。”

         马初雁叹气说道,“怪不得我来那么久,一直都没有见过他。”

         “你千万不能有想见他的念头,因为在我们公司他就是代表神圣。”

         马初雁好奇说道,“我听说他来了公司两个月不到,你们对他很了解?”

         夏曦装作神秘说道,“这你就不懂,自从他来了之后,公司事事顺利,每次谈合同从来没有失败过,叱咤风云,直冲云霄。”

         “他就是男人心中的偶像,女人心中的梦中情人。”

         夏曦想说苏凌一脸兴奋,继续拉着马初雁走到门口。

         “嘘,别说话,门口有好戏看。”

         马初雁停住脚步抬眸转向门口。

         一个女人穿着无比性感的衣服,手拿一个LV手袋,趾高气扬说道,“王佩华,我劝你还是早日离开方信哲。”

         王佩华被气得脸上发青,“你是谁?”

         女人把腿张开,抖抖,“我叫江小杉,是你老公的爱人,哎,你老公没有告诉你吗?也是,谁也告诉呢,就怕你知道会自杀。”

         “你看看,这是我跟信哲的照片,他在床上笑得多可爱。”江小杉把手机拿出来,方法照片,两人都是*着在床上依偎,而那个男人正是她的老公方信哲。

         王佩华气得发抖,夺着手机,她恨不得想杀了面前的女人,把丑事闹到公司门口。

         江小杉笑容灿烂夺回手机,“你把它删了,我还有很多,你看,我专门为你准备的。”然后往她脸上一扔。

         大大小小的照片跌落,有相互喂食的,有一起做饭的,还有床上互动的。

         王佩华强忍着眼泪,“你就算这样,我也不会离婚,就算他逼我,我也不会离,我就让你们不好过。”

         江小杉围着王佩华身边,转了几圈,“你现在都差不多老得掉牙,守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没意思,趁自己还能走给能说的时候,随便找个男人过完一辈子,别耽误别人的幸福。”

         王佩华一手劈了过去,江小杉很快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推,“省省吧,你不是我的对手,这种把戏我见得多,你不够我斗。”

         王佩华跌坐在地上,双眼通红,“是朱信哲叫你来的?”

         “要不然呢?如果不是他,我怎么知道你公司的地址,怎么知道你今天加班。”江小杉冷笑道,“你现在还不傻,我好心点,叫信哲多给你一点抚养费,只要你好好把婚离了。”

         王佩华吐了一口唾沫,“呸,婚我是不离的,有本事叫他过来跟我谈,其他人还是别想。”

         江小杉用食指狠狠戳了戳她的肩,“王佩华你是傻的吗?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因为这个脸你丢不起,我会天天在你公司门口等着你,所以你还是识相点,免得大家都难做,俗话说得好,好聚好散。”

         王佩华被骂得狗血淋头,看着面前只有二十多岁的女人,讥讽道,“你有大把的青春放在四十多岁的老男人身上,你还真蠢,蠢钝如猪。”她今天也豁出来,连小三也找上门。

         “你管我啊,我乐意,我就喜欢他那种类型,踏实,有安全感,就是你这种老女人不懂得欣赏。”江小杉咄咄逼人。

         “啧啧啧,你的名字就叫江小杉,看你父母把你取名字取得真不错,小三小三,将来肯定做小三,专门破坏别人的家庭,你父母真是没有白费苦心。你这是当了几回小三?”

         江小杉发怒,“我告诉你老女人,这婚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要离定,我怀孕了,孩子必须有一个父亲。”

         王佩华身子一颤抖,扶着门框,她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公在外面偷吃也不擦嘴,她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只在乎的都是面子。

         “孩子?你竟然怀孕,哈哈,真是好笑。”王佩华继续说道,“你真的不知道我老公有了不孕症吗?”继续跟小三周旋。

         “你胡说什么,我的孩子明明就是信哲的。”江小杉眼眸一转,“你该不会连你老公身体状况都不知道,他有多久没有碰过你?哈哈,一个年,三年,还是五年?”

         王佩华这刻才感觉得到时间真是催人老,她每天辛辛苦苦上班,家里的事很少管,至于什么时候跟朱信哲做过房事,她真的没有记忆,或许真的很久,久到她都没有放在心上。

         江小杉注意到她的脸色,“真的被我猜对了,哈哈,你身体肯定老到掉皮,哪像我这么青春,是正常的男人自然选择我。”

         王佩华似乎没有多么在意,“小妹妹,我劝你别傻,再想想,找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年的男人,你父母都替你丢面,虽然你是小三,但做人的脸皮基本还会有的吧。”

         “你,说我可以,不可以说我家人。”江小杉一把抓住王佩华的手,另一只手扣住她的下颚,“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马上杀了你。”

         王佩华见她只是恐吓而已,没有多大力气,一踹,直接用膝盖往她肚子里踹,孩子对吧,我让你连他都保不住。

         果然江小杉吃痛倒在地上,捂着肚子,连忙找出手机,找流星,王佩华一揪住她的头发,把手机扔到一旁,“小三,我就让你看看正牌老婆的威力。”

         王佩华直接坐到她腹部,拍打脸,看她打得多爽。

         马初雁嘲笑,“王姐,还是挺能打的。”

         “可不是吗?今天对彤姐,全是下手轻了,你看看那个小女孩被打得多惨。”另外一个女同事接嘴道。

         马初雁一回头,看戏的同事还是挺多,他们都不急着走,正室大战小三最振奋人心。

         “看见没有,小三脸上破皮,流血了。”

         “王姐真是威风凛凛,四十几岁,威力那么大,女强人称呼可不是白给。”

         同事三三两两继续说道,可是没人上前帮忙,因为谁也不想掺和过去。

         “小三开始反击了,拿个包使劲砸,真是狠心。”

         “我觉得还是劝劝,要不然出人命。”马初雁说道。

         同事回头看了一下,“保安也偷懒了,找谁上去,谁去劝,说不定受伤的就是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就是,你也别傻,王姐平时怎么欺负你,我们也看到,只是没人敢和她作对。”一同事附和。

         忽然有个中年男人,打着领带穿着西装,立马把扭打的两个人分开。

         一个同事小声说道,“那个男人就是王姐的老公,叫朱信哲,在一间外企做部门经理,工资还很高。”

         “怪不得有人跟他。”

         “现在的女人都拜金,尤其是年轻的女孩。”

         “别说话,继续瞧一瞧,看他到底帮小三还是帮正室。”

         朱信哲来到二话不说就甩了一巴给王佩华,“杉杉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你还打她?”

         王佩华委屈涌了上来,“朱信哲,你背着包二奶,还说我,是吗?我跟你二十几年,还敌不过一个小三。”

         江小杉也不甘落后,哭哭啼啼,“信哲,我肚子好痛,好痛,王姐她踢我,我刚是好言相劝和你离婚,她就打我。”

         朱信哲看得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往怀里一搂,发疯般又打了一巴,“王佩华,你还是人吗?杉杉有了我的孩子,你是看不过去还是存心让我绝种。”

         王佩华眼泪刷刷往下流,“你要孩子我马上给你生,只要你跟她分手了,我们关系还是像原来那样,我可以不追究。”

         江小杉冷笑,她还想跟他有未来吗?做梦。

         朱信哲一手护着江小杉,一手指向王佩华问道,“你就是一只不会下蛋的老母鸡,我妈天天唠叨要抱孙子,而你却一再难为她,我们离婚吧,房子随便你怎么折腾,反正我们也没有孩子。”

         王佩华不相信这话是自己情款深深的丈夫说的,“我除了没有孩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朱信哲冷冰冰说道,“这二十多年,我在公司承受了多少风言风语,都说我不行,都是被你累,我受够,大家离婚吧。”

         “我不要离婚,不要离婚,我已经没有亲人。”当年朱信哲还是一个穷小子,王佩华为了和他结婚,不顾家人反对,最后和亲人断绝来往,到现在她都没有亲人的联系方式,如果离婚,叫她怎么活!

         朱信哲斩钉截铁说道,“你没有家人都与我无关,当年我呢后悔娶了你,我爸妈天天像供神仙那么对你好,你却在我不在家的时候给脸色我父母看,他们受够你,我也受够你。”

         王佩华跪在地上,抱着他的大腿,“你说什么我都听你,我可以立马把爸妈从乡下接过来住,我可以对他们很好,在家孝顺他们…”

         江小杉无意用高跟鞋踩了她另一只手,老女人,还敢和我抢男人,知道我厉害不。

         “信哲,我肚子很痛,我怕宝宝出了什么问题…”江小杉捂着肚子,痛苦说道。

         朱信哲原本动容的脸色烟消云散,转而关心,“杉杉,我们马上去医院,宝宝不会有事的。”

         “你说的一切都太迟,等着收离婚协议。”朱信哲毫不留情踢开她,搂着江小杉走了。

         王佩华没有形象坐在地上痛哭,一个男人变心了,真的无法挽回。

         同事们看完热闹就陆陆续续走了出去,这个时候去安慰就不用遭殃。

         “王姐,把婚离了,这个男人已经没用。”

         “这个时候就是把他的钱拿过来,有钱才是一切。”

         另一个同事也接话,“王姐,我建议还是去打官司,你已经掌握他出轨的证据,房子赡养费都是你的,男人靠不住,钱才是万能。”

         男同事也好心劝道,“王姐,我有个朋友正好也是单身,约个时间你们见面。”

         王佩华突然起来,推开面前的人,冲了出去,自己落到今天的下场,不坏别人。

         同事见她走后,讥讽道,“切,她还以为自己是谁,只是一个被抛弃的女人,还多大能耐。”

         “我忍她好久,恃强凌弱,刚才那一幕,看得太爽。”

         “…”

         他们把话说完,也走了。

         夏曦说道,“王姐,她太可怜了,被老公抛弃。”

         马初雁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可没有那么多同情心,她的家事,我们都管不了,以后还是少说话。”

         夏曦咬咬唇,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可是觉得人心是世界上最易变的东西。

         高晓彤在角落里看到一幕,唇角勾起,你跟我还嫩着,如果不是我叫江小杉来,她可能出现吗?而你老公,也是我叫来的,哈哈,就想看到你家、破、人、亡。

         下午的夕阳越来越美好,叶莞从藤椅上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言羽晨一旁正在用怨恨的眼神看着她,“你来这里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