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苏凌黑亮的皮鞋先踏出,随即就是一双修长的脚,言羽晨呼吸一窒,她听不到任何声音,她眼里只有他一个。

         漆黑浓密的头发,如深潭般深不见底的双眸,微薄的红唇,高挺的鼻梁,有着常人为之疯狂的面容。

         苏凌面无表情看着她,她今天确实很不一样,化妆后五官更为精致,身材美到让人尖叫,妖娆妩媚,他不喜欢她这样,轻轻皱眉走进她的身边道,“是谁帮你化妆?很难看。”

         言羽晨心跳停止,脸容有些僵硬,刚想解释被一道明亮的女声止住。

         “凌哥哥,你终于来了,快进屋坐。”陈倩凝一身性感的紧身包臀裙,亲昵道。

         苏凌没有回话,一言不发望着言羽晨,她羞得低下头,明明这身打扮很好看,为什么他不喜欢?是不是他很讨厌她,连一句好说话都不肯说。越想心里越委屈,他是来了,但是是来笑话她,让她出糗。

         陈倩凝见苏凌没有搭理自己,顺着他眼光望去,她一震惊,虽然女子低下头,但好看的五官还是抵挡不住,女人的嫉妒心越重,今天她才是主角,是谁抢了她风头。

         “这位小姐,进去坐吧。”陈倩凝客气道,如果是二三流角色就有你好看。

         言羽晨思绪终于拉回,她缓缓抬头,竟然是她,陈倩凝竟然是陈邵的亲妹妹,这世界实在太巧了。

         陈倩凝努力回想她,确实有些面善,随后恍然大悟,“我没有邀请你,你怎么出现在这里?”这女人肯定是和马初雁一起来,如果没有邀请函,她怎么能进来。

         言羽晨并没有答话,便低下头,她想找个地道钻,忽视苏凌直勾勾的眼神。

         哼哼,这个穷酸的女人真是不知羞耻,竟然妄想爬上凌哥哥的床,做梦。

         “贱女人,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陈倩凝话一出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个苏凌,连忙改口道,“请出示你的邀请函。”

         言羽晨也继续不说话,好想逃离这个地方,她是陈邵带来的,那有邀请函?

         苏凌向前牵住言羽晨的手,语气严厉对着陈倩凝道,“堂堂陈家大小姐,怎么没有家教。”又随处把礼物扔到一边,“真不该来这种地方。”

         言羽晨一惊,他竟然主动拖住自己的手,心里的委屈消失得荡然无存,眼泪在眼眶打转又被她硬生生逼下去。

         陈倩凝被苏凌说得双眼通红,“凌哥哥,不是这样的,是这个女人…”贱女人凭什么让凌哥哥牵你的手,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滚,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苏凌愠怒道,他似乎忘记这是陈家。

         陈倩凝无地自容快速转身回屋。

         苏凌始终牵着她的手走下台阶,他可以说她,但其他人绝不。

         “苏凌,怎么不进来坐坐?”陈邵稳重深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言羽晨停住脚步,她怎么可以忘记答应陈邵的事。

         “羽晨,不是叫你等我吗?怎么又乱跑?”陈邵突然柔声道,眸光注视他们交织在一旁的手。

         言羽晨望了望苏凌,向他求教,苏凌瞬间松开手道,“我带她出来呼吸新鲜空气。”

         “进去坐坐,倩凝整天念着你。”陈邵友善说道。

         “我想起我还有事,打扰了。”苏凌快步离去。

         言羽晨看到苏凌离开,一急,轻唤道,“苏凌。”

         苏凌停住脚步,回头,眼里没有温度,她是陈邵的未婚妻,她以后有陈邵保护就够。

         “有空再聚,我先带羽晨见我父母。”陈邵熟练拉起言羽晨的手走。

         言羽晨不时回头,看到苏凌落寂的身影,她突然萌生一个念头:想抱住他。

         陈宅是一间典型的欧式建筑,大厅里昂贵的水晶灯,不停闪烁着光华,客人纷纷打量着他们。

         陈邵来到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面前,“妈。”

         张慧芬笑着和客人说失陪,边点头边高兴道,“晨晨,多年不见,越来越水灵。”

         言羽晨一懵,她不认识她,张慧芬热情拉着她手坐在一旁的沙发,“你肯定忘记我了,我是芬姨,我在你一岁的时候还抱过你。”

         “芬姨。”言羽晨生疏叫了一声,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陈邵是自己相亲对象,他妈妈肯定知道,万一被她误会这可怎么办?

         张慧芬甜甜应了一声,接着笑着对陈邵,“阿邵,拿点东西给晨晨吃,免得饿坏她。”

         “我不饿,芬姨。”言羽晨被她的热情感到不好意思。

         陈邵嘴角噙着笑,转身拿着托盘。

         “晨晨,不要跟阿姨客气,当自己家就是了。”张慧芬亲昵拍着她手道。

         有几个和张慧芬年纪不分上下的女人走过来,她看着言羽晨一眼又看着那几位太太,颇有难为情,牌瘾又犯了。

         言羽晨看到她脸色的变化,亲切一笑,“芬姨,你去忙吧,我想出去转转。”

         张慧芬看着她觉得越来越满意,漂亮又懂事,“我叫阿邵带你出去走走。”

         张慧芬起身走过去,和几位太太说了几句,她们都向言羽晨频频点头,等她们走到没影时候,言羽晨觉得大厅有种异样的暗涌,客人看她的眼光有惊讶、羡慕、不甘、赞叹,像只猴子一样被人看着,特奇怪,她起身出去。

         晚上的风有些凉,走到游泳池旁,月色下池水波光粼粼。

         陈倩凝在花园里擦着眼泪,众多好朋友安慰着,她侧脸转过来,眼里的深冷带着泪花显得特别滑稽,是你死皮赖脸,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帮我教训那个女人。”

         众好友顺着她的手指看去,那女子很美,美到入心入肺,教训一位美女他们下不了手。

         “怎么?没人敢吗?”陈倩凝迟迟未见人应声,不禁一怒。

         “我去。”陆昊锐首当其冲,为了博取好感这算什么。

         “不要太张扬,到时我也保你不住。”陈倩凝冷哼道。

         陆昊锐轻步走到她身侧,言羽晨感到身后有人,连忙转身,诧异着,“是你?”原来他攀上陈倩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说得没错,她真为姚雪绮高兴,和一个人渣分手。

         “今次我们新仇旧仇一起报。”陆昊锐借着昏暗的灯光终于看清她的脸。

         言羽晨冷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机会。”若不是她穿着长裙不方便,她肯定拖去暴打,让他长长记性。

         陆昊锐接二连三被这女人侮辱,他步步紧逼,还差半步就要到游泳池,言羽晨毫不害怕,她不介意再让他做多次水鸭。

         马初雁从进来开始首先认得陆昊锐,后来才认得言羽晨,她不敢相信在陈宅看到她。

         陆昊锐甩了姚雪绮,她也想教训这个渣男,他竟然还想害羽晨,罪无可恕。

         马初雁一个箭步,接着一踹,陆昊锐精准无比掉进游泳池,击起大大水花。

         陈倩凝怒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随后一干人等就走了。

         ------题外话------

         特别鸣谢我可爱的青奴姑娘的钻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