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回去后让你吃
        “我知道对你不公平,我会尽量补偿你。”尹魏说道,“你曾经说过想要一栋海边的别墅,你说这样可以看到日落日出。”

         唐宁苦笑着,她的话他还记得,可是她更要在别墅里面陪她一起看日落日出的男子,没有了那男子,那空荡荡的别墅算得什么,“你不需要用钱打发我,我是不受这套,求求你别离开我。”

         尹魏垂下眼睑说道,“对不起,这个我不能答应你。”他爱杰杰也爱蔡丽欣,他是不会离开他们的,人的一生很短暂,所以抓紧时间和最爱的人在一起。

         唐宁睁着通红的眼睛说道,“我为了你连死都不怕,到头来你还是抛弃我,那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她知道尹魏是最憎恨别人来威胁他,但是今天她却没有办法,假如他今天无法挽留他的心,那么烦明天就彻底失去他。

         尹魏脸色微微一变,试图稳定她的情绪,“人活着的意义有很多,并不是没有了情爱就不能生存,我话就说那么多,我会打一笔钱到你账号上。”他说完转身就走。

         “你有没有爱过我,有一点点吗?”在他离开之际,唐宁哭喊问道,跟他那么多年,至少是会喜欢她。

         尹魏冷静说道,“没有。”那时候他心里只有利欲,哪里还容得下情爱,对她有情只是表面的。

         唐宁抓住了一点希望,此刻都崩溃了,她笑了,笑自己是多么的白痴可怜,原来他一直在利用自己,怪不得抛弃她的时候竟然那么决绝,他不爱她,所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他是世界上最冷血无情的男人,可是已经就是爱上了他,但最终还是被他抛弃,抛开一只没有用的棋子,她听到砰一声关门的声音,他彻底离开了,以后和自己再也没有关系,她心如死灰坐在床上,目光呆滞,仿佛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有时候还真是那么可怜,她放声大笑。

         尹魏从公寓出来就开车离开,准备去公司的路上,然后突然方向盘一摆,向反方向驶去。

         他爱蔡丽欣,是在生活一点一滴中爱上的,她就是那么单纯善良的女人,没有心机,以父为天,他错了那么多年,但最后还是清醒过来,没有一错再错,他庆幸自己能遇上这样的蠢女人。

         他迫不得已想看见她,车速逐渐加快,开了20多分钟,终于回到家,他在家门口,还没有进去,他不知道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她到底是做什么,他没来没有观察过她的生活与喜好,但是这个蠢女人却对他的喜好和生活的细节都无比了解,他心里突然跳动了一下,拿出钥匙开门。

         打开门一刹那,大厅中没有她的身影,电视没有关,声音一直传来,他走近,把电视机关上,侧头一看,蔡丽欣窝在沙发上睡着了,是看电视睡着了,他心里疼痛着,原来她一个人在家是那么无聊,他记得自从他们结婚后,她就没有出去玩过,也貌似没有和朋友来往,她为了他舍弃一切的时间,每天晚上只为等他回来,这样的女人实属不易。

         尹魏鼻子发酸,弯腰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他也脱掉身上的鞋子与外套,躺在她身侧,静静看着她的睡颜,她温柔娴静,和他说话都是带着水,温温润润,是一个好女人。

         他欺身上压,唇贴合她的唇,他亏欠她太多,只能用余生来赎罪,吻一点点带动起来,惊醒身下的人儿,蔡丽欣睁大错愕的双眼,惊喜问道,“老公,你怎么回来?”她就是客厅看了一下电视,他就回来了,她是看得电视是有多晚吗?

         尹魏声音嘶哑,轻咬着她的耳垂说道,“公司没事,我就早些回来。”真是可爱的小女人。

         蔡丽欣感觉尹魏的气息越来越重,低头一看,身上的衣服早已没有了,她红着脸。

         尹魏唇落在她的眼角,吹气说道,“都当母亲了,脸还那么红。”

         蔡丽欣听后脸更加红,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突然想到什么,大叫说道,“老公,我忘记接杰杰回来,现在太晚了,杰杰在晨晨那里,我得回去接他。”她老公都回来了,时间肯定不早。

         尹魏听后心里不是滋味,他在家的时候不多,都是早出晚归,大多数都是后半夜才回来,所以她才会认定自己是半夜回来的,“现在是下午3点,不是晚上。”

         “哦。”蔡丽欣应了一声,此时都不知道说什么。

         尹魏把头埋在她的前胸,伸出舌头说道,“心里只记得杰杰,还记得我这个老公吗?”

         蔡丽欣娇羞回答道,“当然记得。”

         随即,尹魏落下疯狂的吻,蔡丽欣动情配合着,心里觉得温暖无比,老公居然不上班走回家偷偷看自己,她用力抱紧他的腰身,她爱他,很爱。

         尹魏感受到蔡丽欣深深的爱意,他腰间一用力,把爱化做行动,与她共度*。

         下午五点幼儿园放学了,言羽晨和苏凌站在学校门口等杰杰,苏凌富有力量的手紧握言羽晨的手,大手包含着小手,充满温暖,她把头靠在他肩膀上,他的味道清新宜人,就像雨天过后,深山植物都焕然一新的感觉,苏凌用力捉紧她的手,低头在她发丝间落下一吻。

         男,温润高贵仿佛就从云端般飘来,女,优雅缱绻就像天边的彩虹,两人就是天作之合。

         杰杰从欢快从幼儿园跑出来,等他的不是妈咪而是表姐和凌哥哥,他放开幼儿园老师的手蹦蹦跳跳来到他们身边,激动叫着,“表姐,凌哥哥,杰杰好想你们。”

         言羽晨松开苏凌的手,抱起杰杰,亲了一口他红扑扑的脸蛋,“表姐也想你,表姐和凌哥哥都来看你,表姐是没有骗你。”

         “表姐和凌哥哥最好,是不会骗人。”杰杰在言羽晨脸蛋上甜甜亲了一口。

         苏凌脸色有些不好,语气带着责备,“杰杰,男女授受不亲。”说着还从言羽晨怀里抱起杰杰,“以后不要亲表姐,知道吗?”

         杰杰疑惑皱着眉头,为什么不可以亲,难道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吗,“可是我看见你亲了表姐。”而且还不止一次。

         言羽晨噗嗤一笑,人小鬼大,苏凌也为一个小孩子争风吃醋,着感觉貌似不错。

         苏凌没有答杰杰的话,抱起杰杰走到车上就把他放进了后座,然后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言羽晨进去。

         言羽晨还想坐后座和杰杰玩耍,苏凌伸出手洁白无瑕的手指覆在她的脸上,“乖,坐前面陪我。”

         还没有等言羽晨反应过来,苏凌就把她带到副驾驶,帮她扣上安全带,确定她不会乱跑,自己才回到驾驶座。

         言羽晨好笑说道,“和一个小孩子吃醋?”不就是和杰杰亲了一下吗,就这样把他们隔绝了。

         苏凌眸光微沉,冰泉的味道涌来,他性感的薄唇附上她饱满的红唇上,轻咬了一下,然后松开嘴说道,“嗯,我就是吃醋。”

         他一下子亲上了,又一下子离开了,言羽晨还真不适应,但听到他话后更加开心,“小气鬼。”她和他在一起很开心。

         苏凌淡淡笑着,他很珍惜和她一起的时间,他缓缓发动车辆去餐厅驶去。

         杰杰睁大眼睛,满眼疑问说道,“凌哥哥,你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吗?你刚才又怎么和表姐玩亲亲?”

         言羽晨也颇有兴致看着苏凌,就看看他如何回答,孩子的问题就是十万个为什么,既好笑又头疼。

         苏凌斜眼看着杰杰说道,“因为我想和她亲。”说完就认真开车。

         什么鬼答案,云里雾里的,不禁多看了苏凌几眼。

         苏凌斜睨,轻笑说道,“怎么?现在是你想亲我吗?”

         言羽晨没有想到他还是会开玩笑,而且是儿童不宜的玩笑,她挑眉说道,“对,就是想亲你。”就狠狠地亲,但是开车不适宜,所以就打消这个念头。

         “不着急,到家就任你亲。”苏凌温柔说道,似乎安抚言羽晨的内心,就想被一条羽毛轻轻抚过。

         言羽晨白了苏凌一眼,说得她就是一个色女,就天天对她虎视眈眈,“你是不欺负我,就觉得不痛快吗?”

         苏凌眸光微动,笑意挂在唇边,“确实有这个习惯,是被你带坏的习惯。”他喜欢听她说话声,喜欢和她斗嘴,更喜欢她相依相伴。

         言羽晨哼了一声,等回到家他就知道错,她会狠狠虐他一番,就知道欺负她,言羽晨没有说话,转头对着杰杰说话。

         车厢中充满嬉笑打闹的声音,苏凌嘴边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这样,真好。

         夕阳西下,蔡丽欣和尹魏都躺在床上,刚才的感觉妙不可言,他比以往的都更加认真有人说婚姻越长就越淡然无味,但是她偏偏觉得相反,她越来越幸福。

         她看了天色,转身搂着尹魏,“老公,你饿了吗?”她暂时不饿,就怕他消耗体力,容易饿。

         “饿。”尹魏深深看了她一眼,眼睛停留在她的胸脯上。

         蔡丽欣显然未觉,“我给你做饭。”

         想翻身下床之际,被尹魏有力的双手重新带到身边,再次压住她,“饿,但是我想吃你。”

         蔡丽欣红着脸,低头,不经意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惊呼说道,“你…”不是刚刚才完事吗,怎么那么快就来了兴致?

         尹魏腰间一动,蔡丽欣吸了一口气,用力攥紧床单,他低哑说道,“因为你很漂亮。”漂亮到他情不自禁。

         蔡丽欣听后,无力的双手轻捶着他的胸膛,接受他一切的炽热,“讨厌。”

         被子一盖下,遮住一室的旖旎,只是隐约看到两个身影在贴合交缠。

         言羽晨他们来到餐厅就把餐中,杰杰喜欢吃羊排,但是年纪太小,不会用刀叉,所以言羽晨帮他切好,然后他自己拿着叉子一小块一小块叉来吃。

         他们就点了牛排,浇上鹅肝酱特别美味。

         言羽晨见苏凌悠哉悠哉切着牛排,仿佛这不是在吃饭,就是做一个精心的艺术品,那么认真,那么从容不定,他所做的每件事都透露高贵的气质,无论你什么时候看到他,无论他是做什么事,你只会觉得那是赏心悦目。

         晃眼间,不知不觉,她看在他修长的手指正用心雕刻,她也痴痴醉了,能引她入迷的就只有他。

         砰了一声,细微的刀叉声,拉回言羽晨的思绪,她看到自己的那份牛排和苏凌的牛排对调了,她现在的那份正是他刚刚用心切好的一份,现在他不紧不慢吃着她那份牛排,慢条斯理。

         言羽晨双手拖着下巴,看着他优雅的吃相,“你的那份,有我口水。”她吃过两口。

         苏凌抬头,眸光在她得意的脸上一扫,淡然回应道,“我吃你的口水还少吗?”

         言羽晨很满意他的答案,是不少了,都亲了那么多,确实不少,她叉着一块牛排自己咬着一口,留下一口递给苏凌说道,“我喂你。”

         苏凌挑眉看着她的举动,然后嘴巴凑过来,含住她吃过的牛排,放在口中咀嚼,“味道还不错。”他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但对她的口水产生免疫力。

         “乖,回去让你吃我更多的口水。”言羽晨学着苏凌的语气,温柔说道。

         苏凌轻抿了唇,突然俯身靠近言羽晨,在她春上轻点一点,轻笑说道,“好。”

         言羽晨惊讶着,他竟然在公众场合偷偷亲她。其实她要的幸福就是那么简单,每天和他在一起。

         杰杰对于他们的互动,全部都看不见,继续沉醉自己美味的羊排中,妈咪说他体重偏重,不给他太多肉肉吃,总是给他吃难吃的青菜,他不乐意了,所以今天跟着凌哥哥和表姐出来,一定要多吃肉肉,弥补这些年他失去的肉肉。

         入夜时分,一声破亮的响声,打破宿舍的宁静,伍颖然在洗手间里发抖,右手拉着一根验孕棒,验孕棒那两条红色线格外明显,她惊恐着,月经推迟了一个月,她经期有时候真的不准,她为了打消那个可怕的念头,去药店买验孕棒,谁知噩运出现在她身上,她有了孩子,她回想起来,她的第一次是发生在前一个月,不可能第一次就有了,以为是买彩票吗?那么快就中奖。

         她重新拆开另一个包装袋,为了以防万一,她多买一根,有时候这东西是不准的,当第二根验孕棒出现两条红色的横线的时候,她想死的心都有了,心里更加是六神无主。

         伍颖然收拾一切东西后,拿出手袋,套上一件外套就出去了,来到彪哥的酒吧里面。

         虎彪手下说,他在房间里面休息,所以伍颖然直接到他房间找他,这次他房间没有其他女人,他坐在沙发上一人喝着闷酒,见她来了,他脸上有着笑容道,“妹子,今天那么早啊,坐下,我们说会话。”

         伍颖然表情不自然,她第一次应该是给了他手下,第二次是给了他,所以她走投无路只求他帮忙,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虎彪看出伍颖然的不开心问道,“妹子,有什么心事?”手自然落在她的肩膀上。

         伍颖然僵笑了一会儿说道,“我怀孕了。”

         “我该怎么办啊,大哥。”她失魂似的,她不能把事情告诉杨仁,要不然他肯定立马抛弃她。

         虎彪惊讶着,有了一点笑意,她是有了他的孩子,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孩子,和她做几次后竟然就有了孩子,这是他老来得子,想得到她的心更加强烈,“把孩子生下来。”

         她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就算知道也不会生下来,杨仁是不会要她的,她哭着,“我是不会生的,大哥,找个时间送我去医院,把他打掉。”这是她唯一想到的好办法。

         虎彪沉声说道,“不行。”他的孩子怎么可以打掉,一定要她生下来。

         “杨仁是不会要我的,我是不会生,生下来只会影响我的幸福。”他现在惊恐着,只想到杨仁。

         为了稳定她的情绪,同时为了保住他的孩子,虎彪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有个办法。”

         伍颖然像抓住一条救命稻草似的,“大哥,您说。”有什么办法都要尝试。

         虎彪说道,“把杨仁灌醉后,拖到你房间,然后你们就*发生关系,这种情况多试几次,他就不会对你的肚还疑心。”

         伍颖然略想了一下,觉得他方法还是行得通,“但是那孩子都不是杨仁,以后发现了怎么办?”思前想去还是觉得不靠谱。

         “妹子,我都是为你好,现在做人流的,对身体伤害很大,很大可能终生都不孕。”虎彪关心说道,万一他一个不留神,他儿子被打掉怎么办!

         伍颖然也知道,人流导致以后终身不孕,更加得不偿失,她得要再三思考。

         虎彪见她脸色动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和杨仁发生关系后,他人那么死板,肯定会娶你,以后等孩子出来后,你马上和他再怀一个,到时候他发现了,但又碍于你有他孩子,他不可能跟你离婚,再者你自己注意点他肯定不会发现。”

         伍颖然点点头,觉得虎彪这个计划行得通,现在就唯有这样做,“大哥,一切都靠你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