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他们又在玩亲亲
        杨仁和伍颖然吃完饭就走了,没有抬眼看过来,姚雪绮觉得这根本不像伍颖然本性,除非她隐瞒着什么,对自己隐瞒,显然是不可能,是她心虚?对杨仁的心虚,那就是说对杨仁隐瞒东西,所以不敢找自己麻烦,她就要看看伍颖然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不知道被杨仁知道会是什么的下场,她期待着。

         姚雪绮不自觉冷笑,可是她真的没有多余的闲心管别人的事情,她就放长双眼,拭目以待。

         谢鸿看着姚雪绮不停地变化,看来杨仁对她打击很大,还是忘记不了,没关系他会一直等,直到她回心转意。

         不一会儿,姚雪绮扯过桌上的餐巾,拭擦嘴巴,拭擦过后的纸巾扔向餐盘,对着谢鸿说道,“吃饱了,走吧。”

         谢鸿也毫无疑问跟着她的脚步离开,饭堂的新菜式他吃不出什么味道,因为过程他一直注意姚雪绮,生怕杨仁会找她麻烦,还好他们今天识趣。

         姚雪绮脚步有些沉重,刻意自己不想杨仁但是见过后,还是会控制不住,因为这是她心里真真切切的感情。如若真正放下一个人,就必须学会调整自己的心态,所以宁可避开不见还不如光明正大出现。

         她微笑转过头,语气轻松对着谢鸿说道,“今晚有空吗?”

         “有。”谢鸿不假思索回答道,她要他陪就算再忙这个也不会是借口,“你想去哪里玩?”

         “酒吧,今晚去。”姚雪绮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她期待今晚有没有新的突破,爱的反面就是恨。

         谢鸿微微惊讶,姚雪绮怎么会想去酒吧这种地方,但是答应她就不能有所顾忌,她在酒吧受伤,今次要对她形影不离。

         傍晚时分,言羽晨醒过来,她睁开幽幽的双眸,映入眼帘是张熟悉的面孔,疑惑看着他说道,“苏凌。”

         她环顾四周,是自己的房间,她揉着脑袋怎么会在房间里,她明明记得和苏凌去吃早餐,吃着吃着就没有多大的印象,后面的记性就像断线似的,一点想不起来。

         苏凌掀开被子,扶着她起床,温声说道,“饿了吗?”

         房间内有些昏暗,窗帘布都被拉起来,看不到一丝光亮,唯独苏凌那双黑曜石的眼睛发出耀人的光彩,他正柔情带水望着自己。

         言羽晨不由自主点点头,她不饿,但看见他这般温柔毫无疑问就点头,她想这就是他的魅力,能够让人彻底沉沦。

         苏凌见言羽晨正发愣看着自己,他轻笑一声,点了她高挺的鼻子说道,“饿了还不起床?”

         他从床边起身,啪一声打开房间里面的灯,室内瞬间变得明亮。

         言羽晨正处于神游状态,被突如其来的灯光,差点亮瞎了眼睛,眼睛眯成一条缝,疑惑问道,“现在多少点?”

         苏凌抬腕看着手上的瑞士名表,“六点十分,你已经睡了半天。”

         言羽晨蹭一声下地,不敢置信问道,“我真的睡了半天?”天啊,她睡什么睡,就在今天最重要的约会睡觉,有她那么猪的人吗?她才不是猪。

         “苏凌,我是怎么睡着的,为什么我没有印象?”她始终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拉着苏凌的手问道。

         苏凌没有答话反拉着言羽晨走出卧室,“不是饿吗,快吃饭。”

         言羽晨扁扁嘴,她还不饿,不想吃饭,眼睛瞥到餐桌,杰杰正在大口大口吃饭,真的没有一点男士风度,还是苏凌吃饭既好看还优雅。

         言羽晨瞪大眼睛好奇问道,“饭是谁做的?”她还在睡觉谁还会做饭,苏凌?别开玩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做,唯一可能是叫外卖。

         “是我做的。”苏凌温厚的手掌心传来了暖意,认真说道,然后拉着言羽晨走去饭桌。

         “你怎么会做饭?”言羽晨还是不肯相信说道,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翩翩公子会做饭?这个消息震坏她的小心肝。

         杰杰嘴巴鼓鼓插话说道,“是凌哥哥做的,很好吃。”勺子不停往嘴巴放东西。

         苏凌倒了一碗汤温声说道,“我在外国吃不惯那里的菜,有时候会动手做,做得多自然就会。”

         言羽晨继续保持惊讶,饭菜的香味轻飘飘钻进她的鼻子,肚子突然轻微翻动,食欲一下子被挑起来,低头喝了一口汤,慢慢吞下,鲜美至极。

         言羽晨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进口中,可口香脆,好吃,给三十二个赞。

         “苏凌,你做得真好吃,比酒店的厨师做得还要好吃。”言羽晨不忘赞赏道,他是绝世好男人,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她以后就有福气,天天可以吃到可口的饭菜。

         “嗯,如果我不做得好吃,你还会跟着我吗?”苏凌温润如玉的脸上突然有些期待之色。

         言羽晨夹了一块肉没心没肺答道,“当然,我喜欢是你的人,是内在美。”

         苏凌好看的脸上眉开眼笑,就如同夏日得到一阵清凉的风,那么舒适惬意,有她这句话就够了,尽管前路漫漫,也不会让她受半点丝毫伤害,她死我死,她生我生。

         杰杰仍然大口大口吃,就怕言羽晨抢走他的饭碗,他碗里堆着满满的菜,嘴巴里还涨涨的,言羽晨见状说道,“吃慢点,没人跟你抢。”

         杰杰不相信瞥了她一眼,她不是跟他抢吗?表姐也在吃饭,多一个人就少一份菜,这个道理他懂,凌哥哥的菜实在太好吃,虽然妈妈做的也不难吃,可是他吃腻了。

         苏凌主动盛碗米饭给言羽晨,“吃饭,食不言寝不语。”

         言羽晨看着那碗满满的米饭,菜那么好吃,她不想吃那么多米饭,米饭太占肚子的容量,把米饭倒了一半进苏凌的碗里,“给你一半。”

         碗是她喝完汤的碗,有她的口水,她也不管了,直倒给他,亲也亲过了,还在乎这点口水吗?可是他有洁癖,还真怕他介意,言羽晨偷偷瞄了他一眼。

         苏凌正在从容淡定吃饭,没有任何不适,修长的手指捉起木质的筷子,夹条青菜到言羽晨碗里,“多吃青菜,有营养。”

         言羽晨忽然心被暖化,苏凌有时候黑心黑肺,但关心起人来真的很暖和,就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你不用夹给我,自己多吃一点。”言羽晨夹了一块鸡肉,他那么瘦,肯定小时候没有好好吃饭,现在就养胖点,摸起来才有肉感,言羽晨邪恶地想着。

         苏凌温笑接过,这种有家的温馨头一次感受到,有她的地方,才有家。

         言羽晨转而望向杰杰,那小屁孩直接把碟子端放自己前面,一副要占为己有的气势,就像山贼打劫别人财宝的模样一般。

         杰杰见言羽晨一直瞪着自己,他投向可怜兮兮的眼神说道,“我还没有吃饱。”肚子上鼓鼓的,已经吃了半饱,可是他停不下口来。

         言羽晨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话来说这个小屁孩,所以言羽晨也学杰杰那样,她把所有的菜都倒进自己的碗里,不够装那就全盘来,“我就不给你吃。”明明苏凌是做给自己吃的,杰杰这个大灯泡还过来跟她抢,分明是争宠,没大没小。

         苏凌不语,宠溺看着言羽晨的举动,碟子已经没菜了,他自然夹着她碗里的菜。

         杰杰也不甘示弱,表姐就爱欺负小孩,他不干,照样学样。

         半个小时后,餐厅上彻底凌乱了,杯盘狼藉,米饭和菜弄到餐桌上,言羽晨毫无骨架坐在椅子上很饱,早知道就不跟杰杰争,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过意不去,杰杰吃得不多,反而是自己,吃掉了一大半,苏凌应该也没有吃多少。

         “你吃饱了吗?”言羽晨尴尬看着坐着主坐上的苏凌,他脸色一直很温润,如沐春风的感觉,即使有一千斤重的铁块掉进去也泛不起任何波澜。

         “还没有吃饱。”苏凌淡淡应道,突然一侧身,唇靠近言羽晨的嘴角,舌头粘起她嘴边的饭粒,然后若无其事放开她说道,“现在吃饱了。”

         言羽晨被他举动惊得不敢呼吸,呼吸都是小心翼翼,脸上刷一下又发烫了,用这种方式来取下她的饭粒,真是羞死人,他现在还装着若无其事,脸皮比自己厚得多。

         不行,绝不不行,她也是强悍些,她必须是攻,他只能是受,之前她调侃他,他还在害羞,怎么现在情况有变,接受不了,所以还是要主动出击。

         言羽晨瞬间一起身,直接扑倒苏凌怀里,俯身弯腰,双手抓住他的肩膀,唇精确无比吻向苏凌的唇。

         吻的一瞬间,言羽晨睁大眼睛得意笑着,牙齿轻咬他的唇,这次我还不主动,你怎么逃也逃不出我的魔掌。

         她用力吻着苏凌,似乎要把他攫取,苏凌眸底出现一些光亮,任由言羽晨在他身上撒下热情,言羽晨伸出舌头,已经成功撬开他的牙齿,她又再一次得意,今次闭上眼睛,享受胜利的喜悦。

         苏凌眉眼露出深深的笑意,他手上一用力,伸出围住言羽晨的腰间,吻轻轻绵绵落在她唇上,柔化她的不解风情,他的吻如雨点般浇灌她的心窝,无力化作有力,言羽晨的强势进攻最后化为乌有。

         言羽晨被吻得头晕目眩,身子好似不是自己,软绵绵滑落下,跌入他的腿上,此时两人的姿势暧昧之极。

         她脑中突然有些记性,她不是对苏凌主动出击了,怎么还被他反击,她总结一点:在吻方便,女人始终处于弱势,但在那方面,哼哼,她必须大显身手。

         苏凌用力抱紧言羽晨,两人吻得很忘情很投入,都忘记旁边还有个小孩子,真是儿童不宜。

         正当苏凌想继续深入时,听到筷子的落地声音,他脑中逐渐有些头绪,微微放开言羽晨,用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杰杰在旁边。”

         言羽晨的嘴巴得到自由,贪婪吸着空气,低喘的气息喷在苏凌的脸上,“你说什么?”脑中仍然一片空白,听不清楚他说什么,只是感觉到他身体炽热的温度。

         “杰杰在看着你。”苏凌唇凑近她的耳朵,轻笑一声,重复说道。

         啊,言羽晨突然大叫一声,身体立马弹了回去,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讪讪对着杰杰说道,“杰杰,你刚才什么都没有看见。”

         杰杰睁大眼睛,委屈看着言羽晨,他就是看到表姐和凌哥哥又在玩亲亲,有没有顾及他的感受,他也要玩,“可是我都看见你们玩亲亲。”

         “真的没有,杰杰一定是困了,眼花。”言羽晨嬉皮笑脸说道,小孩子很好骗,她就试试,转头看着苏凌,他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看着自己,言羽晨说道,“苏凌,你说是不是?”

         苏凌就是天天欺负她,让她在小孩子面前出丑,他怎么不阻止她,她很容易冲动,而且很容易受迷惑。

         苏凌嘴角向上弯,弧度不大不小但绝对吸引人,魅惑人心的声音传来,“是的,杰杰眼花。”

         言羽晨看到苏凌的笑容,真是见鬼了,有人还比他长得更帅吗?她现在小心肝还一颤一震,那么帅的男人,拿过去就怕别人抢走,藏在家里又怕别人看不到,真是犯难啊,他怎么长得那么好看,不服气。

         杰杰眼睛骨碌碌睁着,反驳道,“你们在骗小孩,我根本都不困,你们在玩亲亲也不带上杰杰,我生气了。”

         杰杰头一歪转过去,真的生气,每次凌哥哥和表姐玩亲亲,他心里都痒痒,他也要玩,可是表姐整天都占着凌哥哥,他不能跟凌哥哥单独玩亲亲,真是气人,等有机会他一定会支开表姐,他要独霸凌哥哥。

         又是这豆丁在搞事,扒开他的裤子,打他两次才能解恨,说好的接吻的时候要避开杰杰,可是自己不受控制,等杰杰今晚回家之后,她决定关上房门,不让苏凌走,等被自己虐待完再走。

         “杰杰,一会儿你妈妈就过来接你。”言羽晨避开话题说道,等小姨来了之后,耳朵就清净下来,到时候她就为所欲为,哈哈想想就觉得幸福与征服感。

         “不要。”杰杰听到后嘴一扁,明天要去幼儿园,从此就和凌哥哥分开了,他不要,呜呜,心里很难受,“凌哥哥,你可以到幼儿园看我吗?”既然他不能不去上学,那就叫凌哥哥过来。

         “好,不过凌哥哥还是要看你表姐的意思。”苏凌侧身眉眼如初看着言羽晨,他知道他现在有些生气,是生杰杰的气,也是生自己的气,看着她可爱的样子,他觉得蛮有成功感。

         言羽晨一见苏凌征求自己的意见,小脸笑得开花,挪用椅子,靠近苏凌身边,伸出右手给他一个飞吻,然后装作恶巴巴对着杰杰说道,“看到了吗?你的凌哥哥还是要听我。”

         杰杰感觉欲哭无泪,凌哥哥怎么会听凶巴巴的表姐,他肯定是被表姐吓坏了,所以头脑才不清醒,他央求道,“凌哥哥,你答应我吧,表姐是坏人,他会欺负杰杰。”

         苏凌摊起右手,表示他自己也办不到,“凌哥哥只能听你表姐的话,要不然她会生气。”

         言羽晨嘴角一撇,谁生气,她才不生气,她不会跟一个小屁孩计较的,她有宽宏大量的胸襟,“杰杰,只要你乖乖地,表姐就和凌哥哥去看你。”

         “真的吗?”杰杰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表姐真的太好了,他还以为表姐霸占凌哥哥,不让他们相见,可怜他的单相思啊,现在表姐终于开口了,他开心说道,“表姐,你最好了。”

         他从椅子上蹦下来,蹭到言羽晨怀里,其实表姐也很好,只不过比凌哥哥差一点。

         言羽晨很受用,揉着他的头发,她不舍得杰杰,如果有一天自己有个小孩子,在自己耳边天天说,妈咪我要吃糖,妈咪我爱你,这样的话她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家庭幸福。

         言羽晨忽然想起了什么,问着杰杰,“杰杰,表姐今天是怎么睡着的?”苏凌还没有回答她,她就要问杰杰了,她可不会无缘无故睡着了,根本不像她的风格,她应该约会完才睡。

         杰杰抬起黑亮的眸子看了苏凌一眼,苏凌朝他微微点头,他受了鼓励似得,奶声奶气说道,“你在吃饭的时候吃着吃着,头就低下去,然后凌哥哥说你睡着了,就带你回来。”

         说完还亮晶晶看着苏凌,他说得对吗?他可是有遵守游戏规则。

         言羽晨也看了苏凌,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她有理由她睡着自己还不清楚吗?

         “苏凌,你是不是在骗我?”

         苏凌眸光一低,语气清冷说道,“难道杰杰会骗你?”

         言羽晨眼睛又转了过来,把杰杰从地上抱了起来,搓着他的脸蛋问道,“杰杰你有没有骗表姐?”

         杰杰诚恳说道,“没有。”他没有骗表姐,他只是在遵守游戏规则,但是表姐确实睡着了。

         言羽晨盯着杰杰的脸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什么,一个四岁不到的孩子是不会骗人的,人家常说童言无忌,只有小朋友才会说真话,看过《皇帝的新装》吗,故事里只有小孩子才说真话。

         这次轮到言羽晨捂着脸,真是丢人,睡着了,还是吃着东西就睡着了,她想说她睡之前嘴巴里有东西吗?如果有苏凌帮她拿出来的,那么恶心,他会拿吗?就只有他会拿,暖心的男人,是闷骚型。

         言羽晨放开杰杰,抓住苏凌的右手说道,“我睡着的时候怎么不叫醒我?”

         苏凌反握着她的手,轻轻揉了一下,“累了就睡,不用担心其他。”一切都有他。

         言羽晨觉得满满的感动,虽然不是甜言蜜语,但胜过一切,她抽出其中一只手用力握着,低头看着,奇怪了,苏凌的左手为什么不放上来,她吃饭的时候就注意到他没有捧着碗吃饭,但刚和杰杰斗气,一时间忘记了。

         她身子离开椅子,走过来苏凌背后,拉起他的右手,惊讶又心疼问道,“怎么弄到的?”看着他手上缠上白白的胶布,好大块面积。

         苏凌没有反抗任由她看着,平静说道,“我炒菜的时候被油烫伤的。”

         言羽晨盯着他的左手在上面轻轻抚摸,脸色一沉不相信说道,“不是会煮饭吗,怎么会烫伤?”

         “太久没有煮,不习惯。”苏凌脸上染上一层好看的笑容,似乎不把这看成一回事。

         “怎么可能…”言羽晨心疼说道,想继续追问。

         但被门铃声打破了谈话,言羽晨转头过去,苏凌脸上微微一亮,“去开门。”

         ------题外话------

         文文差不多完结,灯灯搞个活动,当天第一个投五分评价票,奖励88个xxb,第二个55个xxb,第三个。33xxb,同一用户只能投一张,活动持续到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