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苏凌,你没有穿内裤
        杨仁显得落寂从消防通道走了过来,脚步明显一顿,神色带着一些惊讶,显然是没有想到在宾馆会看到他们,也想不到他们的进展会如何迅速,开房。

         姚雪绮自然热络挽起谢鸿的胳膊,低声说道,“送我回学校,明天早上接我上班。”

         谢鸿淡定把手机号搭在她的手背上,用那种暧昧的声音说道,“今晚那么劳累,明天我帮你请假,你上班捱坏了身子,我会心疼。”

         杨仁脸色不太好,发黑的眼眸在姚雪绮身上逗留了一下,他似乎也忘记了自己此时要做什么事。

         姚雪绮不屑看着杨仁一眼,浅浅对着谢鸿笑道,“只有去上班才能和你朝夕相对。”

         杨仁听到后心里像被成千上万的蜜蜂蛰扎,蜜蜂走了,针还在,所以痛在心上,不过也好,谢鸿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自己唯一做到就是远远躲避,不去打扰。

         杨仁抿起唇角正准备睡抬步绕过他们。

         姚雪绮感觉脚边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在乱窜,她低下头,身体向另一边倾斜,不禁惊呼,“啊。”死人老鼠竟然窜在我的脚下。

         杨仁听到姚雪绮的叫声最先反应过来,伸手抓住她的感觉手臂,避免了她身体撞到墙上。

         谢鸿离姚雪绮最近,但是反应与速度比不上杨仁快,他收回空落落的双手。

         姚雪绮被吓得不小,自小就害怕老鼠,一见老鼠就六神无主,她脑中一片空白,惊慌看着杨仁。

         杨仁心中一动,多日的思念如泉水般涌来化为一道道波涛骇浪,手中也忍不住颤抖,似压抑很久的激动,她的温度从掌心传来,他就怕自己会控制不了。

         “谢谢你及时拉住我的女朋友。”谢鸿温和面带微笑说道,从杨仁手中夺回姚雪绮。

         谢鸿揉着姚雪绮的头发,把她从宇宙的黑洞中拉回去,“没事了,小小一只老鼠看把你吓着。”

         姚雪绮目光在杨仁身上滞留了一下,惊魂未定说道,“幸好有你在,要不然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最怕就是老鼠。”直接就忽略了杨仁。

         杨仁脑中一麻,她和他已经注定是不可能所以他会主动退出,不去争夺,杨仁看了他们一眼往前走,走出几步,突然停住脚步声音不大不小响起,“她还怕蟑螂。”说完就大步离开,谢鸿既然爱她,就要知道她一切喜好,代替自己来保护她。

         姚雪绮脑中又凌乱了几分,急忙挣脱开谢鸿的手,跑过去追上杨仁,在他面前挡住了去路,“我是不会感谢你的。”

         想起他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再加上他对伍颖然这样,这是一个男人应有的吗?不是,而是一个人渣所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人渣就是人渣,态度决定一切,这点是不会变的。

         杨仁脸上不带任何感情甚至连正眼也没有瞧过去,冷漠说道,“是我应该谢谢你,你不再对我纠缠。”

         姚雪绮心中隐隐一怒还是想不到他说话那么刻薄,不过也难怪是自己以前相信他的甜言蜜语才被他骗,“放心,我从这刻开始避你如蛇蝎,也请你以后见到我也绕路走,还有好好管教你所谓的女朋友,不要像疯狗那样乱吠。”

         他说话如此,她也亦当如此,仿佛两人只有恨,以前的温存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杨仁没有答话就从她身边走过,他捏紧手心,使自己尽量清醒,以后也没有多少机会见面,他这辈子就快完了,他会默默祝福她。

         姚雪绮眼情滞呆,身体还是忍不住的颤抖,每次的正面交锋就应该如此,就好像重活了一世那么费力,那么心绞力猝。

         谢鸿看得出姚雪绮心里对杨仁还存在执念,要不然还怎么上前拦住他的脚步,她其实心里对他还残留着一些希望,只是杨仁说话不给人留下余地,还好他是真的没有没所谓,但是他作为一个局外人,觉得杨仁不是那么绝情。

         他见到姚雪绮被吓到,会及时冲上来,那种反应和动作,和绝情是挂不上钩的,若不是刚才他对杨仁提点了一下,谢谢你帮助我女朋友,真怕姚雪绮这刻被他感动,也怕杨仁回头,可是杨仁并没有回头,而是冷言相对,他一定是隐藏着什么东西,而自己是不能让这东西公布出来,就是怕失去姚雪绮,所以爱情是自私,只为自己着想。

         “姚雪绮,我们走吧。”谢鸿走到姚雪绮身边说道。

         姚雪绮努力把自己申请恢复过来,似乎嘲笑说道,“谢鸿你知道吗?刚才杨仁扶住我那一刻,我对他还存在希望,真是很好笑,我怎么对人渣抱有希望。”

         谢鸿搂着她的肩膀,“不是你的错,是他太会迷惑人。”不能让姚雪绮看到杨仁好的方面,他就要她恨杨仁,对杨仁彻底死心,从此心目中并没有这人,这样她心里才有他的位置。

         是啊,谢鸿说得没错,是自己被他迷惑了,被他甜言蜜语和细心体贴迷惑了,真的不是自己的错,看看,连伍颖然这么刁蛮任性的女人都被杨仁迷惑,所以不能怪自己,要怪就怪杨仁太会装。

         自己的女朋友被其他男人上了,而他无动于衷,笑颜相对,那请问这男人还有其他用处吗?

         “我们回去吧。”姚雪绮抬头看着闪闪发光的水晶挂灯,今晚她确实收获不少。

         谢鸿说道,“我送你回去。”

         今晚的事还没有结束,他不想姚雪绮再掺和这事中。

         上了计程车,谢鸿小声问道,“姚雪绮,不要管伍颖然和杨仁之间的事情,他们这事早晚都会败露,我们何必脏了自己手,只是怕到时候伍颖然找你麻烦。”

         姚雪绮坚决否定,“不,我就喜欢看着伍颖然一点点崩溃,我要把自己的痛苦转移她身上,这样我才开心。”她突然不知道人生的价值是什么,仿佛做这事才能得到一些慰藉。

         “如果,我是说如果,假如杨仁不是你想象中那么样,或者说他在隐瞒什么,你会原谅他?”谢鸿问道,他实在不相信事情发展后的影响。

         “我说过,我是不会原谅杨仁,对我造成过伤害我是不会原谅。”姚雪绮反问道,“对于一个亲手把自己女朋友送到别人的床上的男人,你觉得他还有廉耻之心吗?”

         谢鸿默默说道,“没有。”这点他也想过,毕竟姚雪绮太容易心软。

         谢鸿继续说道,“假如你原谅了杨仁怎么办?”

         面对谢鸿的婆妈,姚雪绮却十分坚定说道,“假如我原谅了杨仁,我就死无葬身之地。”她放下狠话,人不能在同一件事上错三次。

         “不许说胡话。”谢鸿一听担忧说道,“我是跟你闹着玩,不要当真。”

         “我是很认真,现在就由老天爷作证。”姚雪绮摇下右边的车窗,让晚风呼呼吹进来,寒冷的风也让她清醒不少。

         谢鸿没有多说,他也转头望着车外,他对天上祈祷,不要相信姚雪绮刚才说的话,同时也对天说,杨仁千万不能是好人,他所隐瞒的事情,不是他心中所想。

         言羽晨洗完澡在床上躺着,百般无聊数着指头,眼睛瞟向房间的浴室,心里有种冲动和亢奋,苏凌在里面洗那么久,是不是为了和自己睡,才特意把自己洗得那么干净。

         这样想着她就没有那么无聊,她忽然起来坐在床上,眼睛也不转动,直接盯着浴室的们,期待着美人出浴,她保证她不是色女,她只是对没有见过的东西好奇,苏凌天天欺负自己,她好不容易找到他的劣势,她怎么会不放过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本来有些犯困的她竟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兴奋起来,脑中满是苏凌害羞的样子,忍不住YY了一下。

         咚一声浴室门打开了,言羽晨像打着鸡血一样看着苏凌出来,所谓是望穿欲滴。

         苏凌穿着白色浴袍,浴袍松松垮垮披在他身上,带子勉强系得上,脖子到胸间露出洁白的皮肤,皮肤上还泛着水珠,多么吸引人,言羽晨恨不得扑上去,再定眼一看,他墨黑柔顺的头发还没有擦干,滴着水珠,滑落到他的锁骨,言羽晨只能用性感形容这美男子,比女人还要美几分,她羡慕嫉妒恨,两眼发出璀璨的光。

         苏凌手里拿着一个盆子,直接无视言羽晨花痴的表情,魅惑的声音响起,“哪里是晾衣服的?”

         言羽晨痴痴呆呆看着苏凌,手指无意识指向了阳台,苏凌抬步走到客厅外的阳台,言羽晨一怔,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晾衣服吗?我来。”她怎么忍心他一个美男子出去晾衣服,穿得那么性感,万一给隔壁的偷窥狂看到怎么办,那就吃亏了,她这是叫以防万一。

         苏凌直接把盆递给她说道,“去吧。”然后他嘴角一弯转身回房。

         言羽晨狗腿似的,乐呵呵过去阳台晾衣服,把他换洗出来的衬衣和长裤都换下来了,发现盆子里还有一件黑色卷起来的一块布,她也没有多想,伸出一抓,把它弄平,言羽晨吃惊着,是一条男士内裤,她脸上腾一下红了,手有点发震,第一次晾男人贴身的衣物,她是女孩子不脸红才怪,苏凌如此信任自己,她也不能辜负他一片心意,所以很快把衣服晾好,关上阳台的门还把客厅的灯也关上,小心翼翼走进房间。

         言羽晨走进房间,差点又喷鼻血,苏凌修长又细腻的双腿直勾勾在她眼前,浴袍很短,只把屁股往下一点的位置遮住,因为浴袍是她,言羽晨捂着嘴巴傻笑,他弯着腰似乎在找什么。

         “你找什么,我帮你找?”言羽晨小跑了过去,语气掩饰不了激动说道。

         “吹风筒。”苏凌看着那么殷勤的言羽晨又指使说道。

         言羽晨听后打开衣柜下面的抽屉,找出一个吹风筒,好笑放在手上,“这不是吹风筒吗?”就像孩子向父母晒出自己100分的试卷,那么自豪。

         苏凌挑眉低低润润嗓音传来,他干净温热的手伸过来,“拿来吧,我吹。”

         言羽晨立马反拉着他的手撒娇说道,“我帮你吹,你自己吹不方便。”可以吃男神豆腐何乐而不为!

         随后言羽晨拉着苏凌坐在床上,她插上吹风筒的电源,坐在苏凌身后盘膝,风筒发出索索的声音,热量一阵阵传来,言羽晨夹起苏凌墨黑而柔顺的头发,细心帮他吹。

         苏凌嘴边始终挂着笑容,闭上眼睛,享受她的服务,身体不知不自觉靠着她身上,她身上发出沐浴露的香味,和自己的味道一样,但其中还带着芬芳,他轻笑了一声。

         言羽晨听着风筒的声音,很认真帮苏凌吹头发,生怕会弄疼这个美人,艾玛,连头发都那么好看,老天不公啊,自己呢,跟他比还差一大截,可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她的人,言羽晨感受到苏凌靠着自己的身上,她弯曲的腿不舒服,所以就伸直,在他身边环住。

         苏凌深深看了一眼她的脚丫,小巧玲珑,洁白无瑕,靠着她柔若无骨的身上能够清晰听到她的心跳声,还有胸前柔软的地方,他耳边又不禁红了起来,眼睛随意一看,房间里有没有什么东西看,他手自然搭在她的大腿上,手指好像弹钢琴一样在言羽晨大腿上轻轻跳动。

         言羽晨没有什么感觉,睁大双眼,认真吹头发,伺候男神不能马虎,她举起风筒的手有些累了,她移动身子,坐直起来,继续吹,还差一点就干了。

         她的前胸不经意间再次触碰苏凌,他低低喘了一口气,微微蜷缩着手指,这种滋味既享受又难熬。

         “好了。”言羽晨大功告成说道,似乎完成一份艰苦的任务,帮男神吹头发吹到腰酸背痛,还是自己跟自己吹自在得多。

         “哎,吹完了,快起来。”言羽晨放在风筒在床上,苏凌躺在她身上不起来,言羽晨推他一下。

         苏凌似乎没有听见,闭目眼神,脸颊上透露出淡淡的红晕,笑意蔓延到嘴边。

         言羽晨见他不愿意起来,把脸转过去盯着他美到触目惊心的脸庞,他闭上眼睛似乎沉睡着,言羽晨看着他长长翘起的眼睫毛在灯光下一闪闪,伸出右手触碰他的眼睫毛,感觉好好玩。

         见苏凌还没有反应,言羽晨就更加肯定他睡着了,吹个头发都能睡着,一定是太累了,陪着杰杰一天能不累吗?

         这样言羽晨胆子变得大些了,她伸出摸到苏凌性感的薄唇,都说唇薄的人最冷然,同样是最薄情,可是在他身上并不是这样,她的手在他人中往下轻柔柔到了唇珠,然后沿着唇瓣向两边唇角,她心里咯噔噔跳着,这行为貌似在猥亵,管那么多,做了再说。

         苏凌安安静静睡着了,真的没有半丝反应,不知道此时偷吻他会有什么感觉?这个大胆的想法在言羽晨头脑中形成,她是行动型的人,所以行动比思维还快。

         言羽晨的唇稳稳妥妥落在苏凌的唇上,心中一片温暖,只是紧紧贴住,她有些无措,不知道如何接吻,以往都是苏凌引导她的,她苦思冥想在电视上看到激吻的情节,可是别人激吻男女都清醒的,清醒容易办事,哎可是现在男主睡着了,怎么办?偷腥也偷过了,所以就这样。

         言羽晨想着想着,正准备离开苏凌的唇,突然苏凌睁开眼睛,以掩人之速攫取言羽晨的唇,眼眸闪过得意的之色,双手拖住她的后脑勺,一改以往温暖的风格。

         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他竟然会装睡,天啊,糗大了,偷吻被他发现,她微张开嘴想惊呼,但被苏凌粉色的舌头伸到口腔里,苏凌发光的眼眸收在言羽晨的眼中,他肯定是故意,等着自己自投罗网,黑心的家伙。

         苏凌慢慢缠住她的舌头,唇齿交缠中她听到苏凌叫她闭上眼睛,在他的循循善诱下,言羽晨沉醉其中,脸色绯红,呼吸变得不平畅,渐渐身体发软,搂着苏凌的脖子顺势躺在床上。

         苏凌看着她满脸绯红的脸颊,微微放开她的唇,得到呼吸后言羽晨睁开迷离的双眼,望到苏凌满眼都是*,吻过后声音变得娇嗔起来,“你……”

         还没有等言羽晨说完,苏凌的唇再次贴近她,封住她所说的话,他的吻从唇上转移到脖子上,在言羽晨的脖颈一路逗留,他身体的热量传来她身上,言羽晨也沉醉其中,双手紧紧攀上他的脖子。

         苏凌没有越规,只在她唇上与细长的脖子上停留,言羽晨感觉不能呼吸,她发出娇喘一声,“唔。”

         顿时苏凌停了下来满眼的柔情,言羽晨听到自己的叫声,脸上更红,再次睁开剪秋带水的双眼,她心里怨恨自己,为什么叫出来,忍忍就好,真是羞死人,她垂下眼帘不敢看苏凌。

         苏凌平复了呼吸与体内的涌动,在她唇边亲了亲,声音低哑说道,“睡觉,现在不早了,晚安。”说完从她身上移下来,躺在她旁边,就在刚刚他怕控制不住,在她身上他控制不了的事情很多。

         言羽晨脸上更加羞红,若不是她刚叫出声,他们今晚都不能自拔,她明明感觉到苏凌体内的炽热,他怎么那么快就收了起来?

         她忽然惊呼一句,“苏凌,你没有穿内裤!”

         ------题外话------

         灯灯不会写吻戏什么的,看文看得太少,最重要是没有实操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