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四章 有你的地方才是家之大结局一
        彪哥喝了几口红酒,“踏上这条路,注定是不能回头,杨仁,我已经给他多活了几天,今晚时机刚好。”伍颖然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绝不能让杨仁留在世上,只要杨仁一起,伍颖然就会对自己依赖,她都算费尽心思。

         晚饭过后,姚雪绮和谢鸿一起散步,穿过小路,寂静的街道,风更加响,寒意更加明显。

         姚雪绮把双手放在兜里,脚步一顿说道,“谢鸿,其实你不用特意陪我出来逛。”

         她最近状态好很多,能吃能玩能睡,但不知道是不是表象,不放心是必然的。

         晚风吹起他漆黑的短发,俊美的五官更加生动,“都说了,我回家也没有事情做,我出来也是为了解闷。”

         “我说不过你,总之一切都谢谢。”姚雪绮继续向前走,如果身边没有人的支持与安慰,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她不理智甚至是很蠢,遇到心结就钻牛角尖,不懂解开。

         有几辆车停在旧码头上,这里很少人会过来,海面上的照明灯依旧照着,就像探测仪一样四处移动,不免有些心慌。

         杨仁坐在汽车后座,打开一点点车窗,把点燃的烟伸出去,吐出几口烟雾,“现在多少点?”

         “9点12分,他们迟到。”坐在一旁的小弟说道,眼里闪过一些不屑。

         “以前我听彪哥提起,黑龙一直很嚣张,但我们没有抓住他们的把柄,很难下手对付他们,但今天又怎么跟他们合作?”杨仁吐完烟雾,转头问道,他跟在虎彪身边有一段时间,对于这事就听说过。

         小弟一怔,眼睛在转动,随即说道,“哪有绝对的敌人,只有绝对的利益,现在他手上有货,而我们正好需要。”

         另外坐在副驾驶的小弟接着道,“仁哥,你刚出来,行情也不了解,过一段时间就明白。”

         远处开来几辆小车,车打开近光灯,让杨仁的人都看到了,“仁哥,黑龙他们来了。”

         杨仁淡淡应了一声,把香烟扔出去,摇上车窗,他也是迫不得已身不由己。

         小弟为杨仁打开车门,他穿着黑皮鞋和大风衣,走了出去,对面的人走近点头说道,“你好,我大哥说只能一个人过去。”

         杨仁从小弟手里夺过黑色的皮箱,“是不信任我们?”

         “大哥,黑龙的习惯就是这样,无论生意有多大或者多小,都是派代表出去。”小弟在杨仁耳边小声说道。

         “请,我大哥还在车上等。”那人做出请的手势。

         杨仁回头对着小弟说,“你们在车上等我。”交易应该不会有多久,只是十几分钟的事,做这事的人虽然很小心但很爽快。

         小弟见杨仁苏到黑龙那边,他们就上回自己的车,“盯着他们的情况,大哥说有什么异样,我们立刻走。”

         坐在副驾驶的小弟问道,“仁哥怎么办?”

         “这层你不必担心,大哥的事你还不了解吗?身为男人绝不能容下杨仁,不过大哥的意思我们怎么可能过问,我们都是听从吩咐。”

         小弟说道,“好,我知道了。”江湖情义还不如命值钱。

         杨仁被上到黑龙的车上,黑龙只是扔了东西过来,“自己看看。”随即就打开打火机抽烟。

         他没有经验,虎彪比黑龙更强一些应该不会弄错,他扫了一眼,“没错。”

         “这个你清点。”杨仁把手上的皮箱递过去,黑龙朝小弟点头,小弟就接过皮箱。

         杨仁手心出汗,以前只是在电视上见到,如今确是亲身经历,他喉结上下滑动就怕出错误。

         “大哥,数目不对。”小弟清点完毕冷声说道。

         杨仁一惊猛地抬起头,“不可能,里面的东西我没有动过,虎彪直接给我的。”

         “少了多少?”黑龙阴寒着脸问道。

         小弟立刻伸出五个手指头,黑龙杀人的眼光投来,“我黑龙做生意最讲信用,如果你们出尔反尔,怎么办?留下一只尾指吧。”

         杨仁一惊,“你稍等,肯定是什么环节出错,我打电话问彪哥。”

         杨仁打开了车门,对面的小弟一见到他惊慌的脸,“快开车,要不然来不及。”

         彪哥是故意这样做的,他知道。

         开车的小弟见他吩咐,立刻开动车辆就走,其他的两辆车也跟着走,杨仁大惊,向前追。

         “大哥,他们肯定身上有东西。”

         黑龙随即下车,拔出手枪朝远处开,砰了一声,子弹击中杨仁,连我也敢耍,真是活腻。

         杨仁脚步生生停住,血从胸口处漫来,脸容痛苦得扭曲起来,疼痛到躺在地上。

         谢鸿捂着姚雪绮的嘴躲在暗处,姚雪绮眼泪不停流出,身体瑟瑟发抖。

         黑龙见杨仁瘫在地上,命人开车,离开。

         谢鸿松了一口气,姚雪绮顾不得谢鸿的阻拦,走出去,杨仁紧闭眼睛,面容苍白,她摇晃大声说道,“杨仁,杨仁,你怎么样?”

         杨仁没有反应,姚雪绮撕红的眼睛,吼道,“谢鸿,打电话叫救护车,我不能让他死。”

         他也被吓了一跳,颤抖的手拨打电话。

         “杨仁,你不要吓我,我是雪绮,你快点醒来。”姚雪绮跪在杨仁旁边,颤巍巍的手靠近他面如死灰的脸庞。

         “只要你醒来,我怎么都可以,你不是说过叫我不要缠着你吗?我保证不缠着你,会祝福你跟伍颖然,只要你醒来,就算要我的命也可以。”姚雪绮低着头哭得撕心裂肺。

         杨仁口中喷了一口血,半眯眼睛,声音极其细微说道,“雪绮,忘记我,好好活下去。”

         姚雪绮猛地摇头,泪流满脸,“我不会忘记你,你会没事的。”她到现在还是爱他,只要他没有事,她会原谅他。

         杨仁眼角流出一滴泪水,“我快不行,对不起,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生活。”

         谢鸿心里出奇的平静,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救护车很快就来到,医务人员把杨仁抬上车,谢鸿和姚雪绮跟上去。

         虎彪接了电话后,露出得逞的笑容,杨仁你是我绊脚石,就要铲除,随后虎彪开车到酒店。

         伍颖然在房间,着急等待,彪哥说会帮自己,她现在六神无主。

         门铃响了起来,伍颖然打开门,虎彪一下子进去房间,“颖然,你肚里的孩子是我的。”

         “什么?”伍颖然惊讶说道,“杨仁呢,大哥?”

         虎彪坐在床上,“杨仁怕是来不了,他死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你的前几次都是我经手,杨仁他是知道。”

         伍颖然手扶着墙壁,“大哥,你不要跟我开玩笑,我知道不是你,杨仁他在哪里?”

         虎彪冷笑,“哼,到现在还不相信,我把事情说一次,杨仁和我打了一个赌……”

         虎彪一五一十把事情说清楚,“杨仁他就是个懦夫,居然用自己的女人打赌,跟着我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伍颖然仰着头大笑,原来杨仁和她在一起,竟然是为了姚雪绮,不让她走一条不归路,可是这条路竟然是自己主动走进去。

         虎彪突然站起来,抱住伍颖然,“宝贝,我这几天想死你,杨仁他算什么,以后我保证你和孩子锦衣玉食。”

         伍颖然一把推开虎彪,“别碰我,色鬼,我就算死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突然觉得很恶心,又不得不承认事实。

         虎彪突然发怒,抓紧伍颖然的肩膀,把她推到床上,“不吃软,别怪老子来硬。”

         伍颖然惊恐想起来,“你想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你是我女人能干什么!”说完就把伍颖然翻身压死,伸手扯掉她身上的衣服。

         伍颖然呜呜低哭,不停推开,虎彪扬起手来拍了一声,狠狠打在她的脸上,“贱人,老子碰你是抬举你,给我笑,要取悦我。”

         虎彪捉住她的肩膀,粗鲁的动作在她身上呈现出来,伍颖然扯紧床单,嘴唇咬破,流出一丝血液。

         这一夜国内过得特别不平静,远在它乡的言羽晨心情也不能平静,她开始想家里,但是这里不能随意带通讯工具,一切的事都是未知数。

         她没有睡意翻了身,苏凌在黑夜中睁开搂着她说道,“睡不着吗?”

         现在不能扰乱他的思维,不应该给他带来负担,“晚上吃多,积食。”

         苏凌揉着她的头发,点破说道,“你今晚吃得东西不多。”夹给温子衡的东西多。

         “我们后天的计划一定会成功,相信我。”苏凌认真说道。

         “嗯,我知道你会成功。”言羽晨趴在他的胸膛上,这样安静的夜晚能与他相拥,她觉得很幸福。

         夜越来越静,两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新的一天来临,苏凌他们用完早餐又在大厅讨论事情,“刚给你们的是新的身份证,一切事情都由中央安排好,去到Z国你们就是这个身份,大家收拾一下,我们就出发。”

         大家对于这种办事行为很快就适应,纷纷上楼把自己的行李带上,苏凌和言羽晨也回到房间。

         言羽晨盯着手中的身份证,她现在新的身份证写着是意大利人,名字是普莎,苏凌是法国人名字是爱德华,她并不担心要带什么东西,因为苏凌已经收拾妥当,他再三检查了行李箱,确定没有遗落什么就拉上链条。

         “中央情报局把我们送到一个地方后我们就自己搭飞机,到时候不要说话,记住一点,一切有我。”苏凌把行李箱拉到脚边,另一只手牵起言羽晨的手,“我们出发。”

         一行人变得沉默寡言,直接上了直升飞机,过了二个小时就转到其他机场登机,在飞机上来来回回折腾了六个小时,来到一间Z国的贵宾酒店已经是下午3点,苏凌叫大家回房休息,养足精神今晚再次商讨计划。

         言羽晨其实很怕睡陌生的床,她有认床的习惯,但半天时间都在飞机上度过,头一枕到床上就睡过去,苏凌也不耽搁,抓紧时间睡觉。

         傍晚5点多,言羽晨醒了过来,午觉从来都没有那么舒服过,她摸着旁边的位置,苏凌不在,一翻身,看见他正在阳台上,他穿着一件米白色的毛呢大衣,大衣来到膝盖上,人显得更加颀长更加高冷帅气,淡淡的日光落在他右半身,朦胧带着美好,就像一只蝴蝶落在花瓣上,没有尘世的打扰,很安静享受这份美好,她鼻子突然就泛酸,她知道他只会把最坚强最勇敢的一面表现出来,从来没有懦弱和退缩。

         言羽晨下床走了过去,从后面把他抱着,她不能做什么只能给足心灵的慰问,紧紧抱着他,并没有多言,有时候不需要言语就知道对方的意思。

         半响,苏凌转过身,反手抱着她,“是想家里吗?”

         言羽晨眼里的光彩亮了一下,又暗了下去,“不想,有你的地方才是家。”她只想静静享受和他一起的时光。

         苏凌低头,把头埋在她的脖颈上,吐着热气说道,“我下午发了短信回家报平安,放心,爸妈他们都很好。”

         言羽晨把心里的动容压了下去,现在对于她来说他更需要她,她抱着他的腰身,轻轻一跳双腿夹住他,“我饿了,快点餐。”

         苏凌体温一下子上升,手托住她的臀部,把她抵在落地窗上,“我也饿了。”

         话落,唇封住她诱人的小嘴,缠绵而深长的吻让他们都沦陷,言羽晨紧紧挂在他身上,此刻不想和他分离,如果上天给她一个能力,她希望是时间能够静止,如果时间还是再来一次,她也会无怨无悔跟他在一起。

         吻不知道持续多久,两人呼吸彼此交缠,言羽晨喘不上气,苏凌才微微放开她,眸底上的*永无休止,耳边悄然红起,“我们回房,继续。”最后两个字带着春风般的诱人。

         苏凌把言羽晨抱进去,她紧搂他的脖子,在他身上乱动,“不行,今天不行。”明晚就要行动,应该养精蓄锐。

         他按住她乱动的身体,倒抽了几口冷气,带着惩罚性咬着她的红唇,“再乱动今天的晚餐就省呢。”

         言羽晨羞红的脸低下来,她可以感受到他小腹下面的温度更加热,双腿环住他,呼吸变得小心翼翼,真的不敢乱动。

         苏凌呼吸慢慢调整下来,嘴角的弧度愈发明显,唇凑近她的耳朵,声音带着低哑说道,“不下来,我们不妨继续。”

         温热气息喷着她的耳边,酥酥麻麻的感觉,言羽晨一吃惊,连忙从他身上跳下来,她以后不敢再招惹他。

         苏凌看着她窘迫的样子,轻笑一声,“你都是我的人,怎么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言羽晨心里美滋滋的,轻推着他,“我打电话叫子衡他们过来用餐。”越是危险越是珍惜彼此相处的时间。

         苏凌便放过她,看着她通知人。

         酒店的服务员很快把菜送了上来,放在餐桌上,温子衡他们也到了,大家围着餐桌上吃饭。

         房间很大,里面卧室大厅餐厅都有,住一晚是用美金计算。

         餐桌上是一片的沉静,连平时活跃的付江也低头吃饭不多言,大概知道明天的任务比以往更加危险困难,都没有心情开玩笑,苏凌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他一直都是沉默寡言,把好吃的菜都放在言羽晨碗里,她时不时喂苏凌一口菜,简直无视所有人,顾谦之在底下翻了一个白眼,知不知道秀恩爱死得快,心一想觉得很不对,呸呸呸,应该是秀恩爱生娃快。

         “明天大家在房间休息,饭直接叫人送去房间,明天下午4点大家准时出发。”见大家吃得差不多,苏凌淡淡说道。

         大家点点头,对他的安排从来没有质疑的意思,饭后,他们转移到客厅再次商量详细的具体情况。

         苏凌用温厚纯净的嗓音说道,“Z国君王在明晚7点准备晚宴,礼服会提前送到你们房间,去到宴会上务必一切小心。”

         “付江和小溪负责控制宴会上的监控,。”苏凌从口袋掏出一些东西,“这是微型耳塞大家明晚都带着,付江和小溪会给我们指路,子衡和我进去刺杀亲王,顾谦之负责保护言羽晨留意宴会上一切的动向,大家对安排有问题吗?”

         言羽晨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也没有说,她可以保护好自己,不会给他们拖后腿。

         他们接过耳塞,异口同声说道,“服从老大的安排。”

         言羽晨听他们说了一会儿,就回到卧室,她在那里帮不了什么,反而会带给麻烦,索性就回来,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他们谈话的内容一点都听不见,她拿起遥控打开电视,看了好一会儿,觉得没有意思,便拿衣服洗澡。

         Z国的气温比国外更冷,她把热水器开到最高温,脱下身上的衣服,热水从花洒上流出,把身上都湿润了,她弯腰想把浴球拿起,看到门槛上一双男士拖鞋。

         苏凌正双手环胸,身体倚在墙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去身上的大衣,只剩下一件V领长袖衫,一条宽松的家居裤,他正在笑眼灼灼看着言羽晨。

         言羽晨脸上一阵发红,虽然他们已经拥有了对方,但这样还是很害羞,她拉上浴帘,嘀咕说道,“怎么走路没有声音?”

         苏凌大步走了过去,哗了一声,伸手把浴帘全部拉开,被热水熏红的肌肤更加晶莹剔透,他眼睛便移不开,“是你心不在焉。”

         言羽晨见他眼睛都喷火,连忙扯起一旁的浴巾,催促道,“快出去,我一会就洗完。”

         苏凌笑意更加深,上前一步,搂着她纤细的腰身,“一起洗。”

         浴巾把两人阻隔起来,但温热的水把衣服和浴巾打湿,他身上也全部都湿透,言羽晨的脸蛋红得像樱桃,握起双拳放在他们之间。

         苏凌呼吸变得炽热起来,挑起言羽晨的下巴,唇准确无比贴了上去,灵活的手把浴巾和衣服全部解开。

         言羽晨睁大眼睛看着他,嘴巴唔唔低叫几声,不是说好要休息,怎么一下子又上瘾。

         苏凌的舌头熟唸无比,很快挑起她的兴致,唇齿相依中,他轻轻说道,“放松一些。”

         言羽晨闭上眼睛,沉醉在他的温柔中,身体逐渐发软,紧紧依偎着他,苏凌托住她的身体,吻从试探到攻占,从唇上锁骨上一直往下,所到之处万种风情。

         室内的温度逐渐升高,花洒上流出的水带着愉快的声音,还有她娇媚的声音,浴室的玻璃镜上蒙上一团白雾,但从白雾中隐隐约约看到缠绵的两人。

         言羽晨的腿把苏凌勾住,与他相贴,他眼眸满是柔情似水,得到满足了,他声音更加低哑说道,“我爱你,言羽晨。”

         她紧紧抱住他,即使听过这话不止一次,但每次都带来不同的感受,娇媚的声音响起,“我爱你,苏凌。”

         ------题外话------

         还有一章就大结局,我尽快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