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出发
    “那你们为什么要杀掉范海辛?”刘易斯皱着眉头问道,虽然李响等人的实力并不算强,但是其杀死范海辛的决心是可以看的出来的,诺顿最后舍命创造的机会,却是让杀死范海辛的可能增大了很多,但是自己没有抓住。

     李响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也是被逼得,具体原因我们却是不能说出来,请先生见谅!”

     “迫不得已?”刘易斯活了千年,很多事情他都见过,在见过他认为的巫师后裔史密斯之后,瞬间他就已经给王启等人找好了理由,在结合卢锡安赶到之后,王启最后画风突变的两句话,刘易斯觉得他们的灵魂很有可能已经被巫师们奴役了。

     这种根植于灵魂的奴役在刘易斯丰富的经验看来,想要让他们直接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肯定是不可能了,但是套话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的,而且在这个时候,将范海辛融合了圣能与死气的消息透露给巫师们,也不是什么坏事。

     刘易斯手扶下巴微微思量之后,便作出了决定,靠在沙发上看着李响和诺顿娓娓道来:“因为他融合了死气和圣能!这要完整的说起来就很长了,我挑些重点来说吧。”

     “狼人曾经在欧洲也是黑暗种族中的一个大族,不过最后被各方围剿,不得不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开启全族移民到北美洲,也就是现在的美国。”

     “范海辛作为一个强大的狼人战士,就在那个时候为了掩护狼人撤退被梵蒂冈抓获。”

     “那时梵蒂冈突发奇想,就拿捕获的狼人做了一个实验,范海辛是唯一一个存活下来的实验体。”

     “那个实验改造了范海辛的身体,抹去了他的记忆,压制了他的狼人血脉,并且让他拥有了圣能!”

     “在教廷围剿德古拉大公的时候,范海辛被大公所奴役,但也因此被大公的力量唤起了潜藏在身体中的狼人血脉。”

     李响两人和刘易斯这一谈,就是一个上午的时间,直到临近中午时分,李响和诺顿两人才告辞离开,在这次对话中双方都得到了一个相对满意的答案。

     经过数百年的研究,也得益于时代科技的发展,让血族对于阳光有了新的认识。研制出来了一种专门针对可见光区之外的护肤膏,涂抹在身上之后,使得侯爵之下原本惧怕阳光的血族们,可以在白天的自由活动了,这也让血族的势力范围极具扩大,这也是在世纪之交时,教廷组织围剿德古拉的一个重要诱因。

     刘易斯掀开厚重的窗帘,站在身后的安娜微微皱眉之后,露出厌恶的表情,不过还是规规矩矩的站在刘易斯的身后。在阳光下刘易斯惨白的面色显露无遗,原本挺拔的身躯,因为过度消耗微微佝偻了下来,露出被掩盖着的暮气,刘易斯看着李响两人远去的汽车说道:“你觉得我做错了吗?安娜!”

     “不敢!”安娜微微欠身,面无表情的说道。素面朝天的她,在阳光下那妖异的美艳形成强烈的反差,杨柳细腰婀娜多姿的身材更是展露无遗。

     千年的时间足以抹去很多东西,甚至包括了性,刘易斯转过身来对于安娜的美艳熟视无睹,古井无波的双目注视着安娜,双手随着激昂的情绪而舞动:“千年前,我们被称为上帝所遗弃的种族,智能躲在阴暗地底,现在我们能够肆无忌惮的在阳光之下行走。”

     转过身去,刘易斯千年唯一保留的对族群的热爱,正在畅所淋漓的发泄着:“不仅是我,大公们也都能感觉得到,剧烈的变革即将爆发,不能在这场变革中抓住先机的人,全部都要死亡!就像那群无知的狼人一样,然而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在这个时刻给他们送去了一个范海辛!”

     “我们血族呢?原本最有能够在变革中领导我们的无生之王——德古拉大公,却死在了该死的梵蒂冈的手上。现在,我在他们这群不知根不知底的人物身上,看到了血族崛起的希望!那我为什么就不能下注呢?在这场没有庄家变革中,谁都不能掌握一切!”

     汽车上,诺顿看着李响紧皱不去的眉头,随口问道:“你在担心什么?”

     “他就这样答应了,代价仅仅是100万美元而已,我怀疑其中有诈!”李响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疑惑。

     而给他们开车的司机,听得眼皮一跳,如果不是知道他们这几天的花费犹如流水一般,丝毫不把钱当钱在用,肯定会以为是两个疯子,不过听到李响的语气,他依旧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

     诺顿淡淡的回应道:“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他们想要我们的命,我们没有任何办法,而且看刘易斯的样子,他很有合作的诚意不是吗?”

     李响摆了摆手说道:“不,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担心他安排给我们的十号人,这股不可控的力量,到了目的地之后会引发什么乱子!”

     “呵!综合难度可是在A级,到了那里之后可就由不得他们的了!”诺顿眼中出现嘲讽似得的神色,丝毫不担心他们会造成什么乱子。

     当天下午,纽约的港口上,王启听到耳机中传出李响肯定的答复,才将装满150万美元的3个手提箱递给兰基斯。

     兰基斯接过之后,递给了身旁的手下,再次向着王启伸出手来说道:“希望我们以后能够经常合作!我家大人让我告诉你们,今天凌晨的事情,无需介怀。”

     王启握着手,没有给兰基斯好脸色看,敷衍的点了点头说道:“希望我们还有下次见面的机会”,便转身走上了货轮。

     随着王启登上轮船,最后的清点工作也已经完成,这首货轮鸣笛驶出了纽约的港口海湾,不远处一艘体型比其王启这首灰色货轮笑了好几圈的货轮,按照约定向着他们靠近,在入海口汇合之后,结伴向着无尽的大海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