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照片的秘密
        季蔚禾回到别墅天色都有些暗了,远离城市中心,月光比往常显的更清晰。季蔚禾在厨房“噼噼啪啪”做饭时,一抬头就能看到天上挂着的那轮明月。

         这种感觉让他似曾相识,深远的记忆里,仿佛也有这么一个夜晚,他站在这样的别墅里,透过相同的窗户,望着同样的月亮。

         可他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季家是个普通的工薪家庭,财力可比不上黎原崇家,买别墅可是一笔不小的钱,而事实上他也从来没听父母说过,自家有别墅的事。

         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窗户给他眺望月亮好吗?

         季蔚禾欲哭无泪,炖着排骨汤的高压锅却突然声嘶力竭的叫起来,季蔚禾“啊”一声,如梦方醒,关了火,伸手摸向锅盖。

         “嘶---”

         灼热的痛感让他顿时收了手,下意识的摸着耳朵往后跳了两步,却不料正好撞到身后的黎原崇。

         手肘打在他的鼻子上,黎原崇一边揉着一边抱怨,“就让你给我做顿饭嘛,有必要这样报复我”

         季蔚禾白了他一眼,转头:“不小心的嘛,谁让你不声不响的出现在身后的,撞到你活该。”

         “你关了火,我就进来了。”

         黎原崇挑眉,看着手忙脚乱忙着加盐装盘的季蔚禾,心里一动,忽的从后面拥住他。

         季蔚禾被吓的不轻,手肘从前面往后戳着他,“黎原崇,你干什么”

         “我困了……”黎原崇声音低沉,带着困乏的丝丝沙哑。

         季蔚禾真他妈想让他滚开啊,黎原崇看起来不胖,但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像只树袋熊一样吊在他身上,全身的力气压在身上,他的腰都要被压断了。

         知道黎原崇的臭脾气,季蔚禾忍住要回身踹他的冲动,扭头眉眼弯弯的笑:“困了就去睡,饭好了,我叫你好不好?”

         “不好。”黎原崇眼睛半眯,像个没得到糖果的大男孩,头抵在季蔚禾的后颈处,可怜兮兮的哀求:“我要你陪我。”

         季蔚禾顿了顿,被黎原崇喂了那么多的蛋糕,他已经不太饿了,看着黎原崇不依不饶的样子,只能无奈的扔了手里的铁勺,转身扶着黎原崇回了卧房。

         黎原崇倒在床上很快就睡去了,这张床是他小时候睡的,有点小,他侧着身子背对季蔚禾,像一只大虾一样,很滑稽的睡姿。

         季蔚禾做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刚想起身,就听到了黎原崇的声音,“你今天有点魂不守舍。”

         “何以见得”季蔚禾的视线缓缓的顺着书架往上移动,上面放着很多照片,全是黎原崇小时候的照片,黎原崇从小就好看,看着看着让他的心情都莫名愉快起来。

         “你把糖当成盐了。”黎原崇转过身,坐起来,“我知道你今天去了哪里,你去了殡仪馆,你在找人,找洛林。”

         季蔚禾拿了只相框,回头瞪他一眼,“你跟踪我”

         黎原崇咧嘴笑的很开心,“我就不想让你找他,我不想让你一天到晚为他的事情烦。”

         “他是我朋友。”季蔚禾皱眉,转身靠在书架上。

         “他不是你朋友。”黎原崇很严肃的纠正他,“他是你自己。”

         “你是不是迷糊了?难不成发烧了?”季蔚禾睁大的眼睛,真的走过来,伸手摸了摸了黎原崇的额头。

         冰凉的温度,没发烧。

         “没发烧啊,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黎原崇握住季蔚禾的手腕,眼神漆黑一片,“季蔚禾,你能治得好我吗?”

         季蔚禾有点懵,十几天前,他还信心满满踌躇满志,可自从恐惧疗法失败后,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他到底能不能让黎原崇痊愈。

         “我不敢肯定,黎原崇,如果我实在没办法,我认识很多其他的医生……”

         “我不想听这些。”黎原崇忽然暴躁起来,他按着季蔚禾的肩膀,声音有些抖,“医生,如果我一辈子都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是不是就要把我送回黎家”

         季蔚禾手顿在空中,半晌后,他突然回抱住黎原崇,给他一个无比安心的笑:“不会,如果你一辈子都这样,那我就当你一辈子的医生,直到你完全痊愈。”

         “那我就不要痊愈。”黎原崇突然像一个孩子一样,耍起了脾气,“我就病着,病一辈子。”

         “好啦,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刚刚不是说困了的吗?现在笑的跟个傻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黎原崇抿嘴偷乐,他很久都没有去打理头发了,板寸长了才看得出他是自然卷,此时杂乱无比,被汗水打湿了一撮,黏在他额角上。

         “你先睡一会儿吧,我锅里还有东西呢,我把他弄好,就喊你下去吃饭。”季蔚禾红了脸,不看黎原崇的眼睛准备推门离开。

         “我现在不困了。”

         黎原崇眼中闪闪发光,刚刚他算是告白成功了吗,好想原地打滚转三圈哦,医生你脸红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他才不想吃排骨呢,医生的锁骨比那好吃多了。

         不过,想归想,黎原崇还是把季蔚禾放走了,这房子太小,是小男孩住的,在这里做那种事实在是太罪恶了,主要是……儿童床实在承受不了两个大男人摇摆的身体啊,他可不想做到一半摔到地上去。

         季蔚禾是没看出黎原崇的小心思,可他总觉得他的这个病人看他的眼神越发奇怪了,就像是饿了两三天的人看到美味的食物一样,明明在笑,却流着口水,垂涎欲滴,让人毛骨悚然。

         “那你就看书看书!”季蔚禾慌忙的走到书架旁,随意抽了本书扔给黎原崇,方向没掌控好,书砸在桌角,带倒了桌上的一只相框。

         相框摔在地上,顿时散成好几块,照片也跌了出来,季蔚禾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走过去:“我去,真是够麻烦的,我怎么招惹了你这么一个小魔鬼啊。”

         黎原崇捂着嘴偷偷乐,“小魔鬼会做的可不只是摔相框,医生,小魔鬼想把你吃掉怎么办”

         “你别给我得寸进尺啊,黎原崇!”季蔚禾弯腰把相框零碎的部件捡起来,不和他耍嘴皮子。

         “我哪里得寸进尺了?这是正常需求好吗?”黎原崇把脚放在地上,话说的越来越露骨,“医生你是学医的,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一点才是,想要的念头有了,就和小姑娘的大姨妈一样,你还能把它憋回去不成?”

         季蔚禾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直起腰,把手上刚刚组装好的相框给重新放回原处,可等他看到照片时,脑子里却如同过电一样,整个人瞬间僵住了。

         画面的背景是一湾海港,碧海蓝天,纯粹的让人不忍呼吸,黎原崇就站在栏杆前,笑容明朗而灿烂,阳光从他的头顶倾泻下来,给他整个人都渡了层金边。

         让季蔚禾心脏疯狂加速的却是那几乎相同的背景,在他的房间里,那副不知道在何地拍摄的照片,和黎原崇的这张,几乎一模一样。

         虽然没有白色的游艇,拍摄的角度也有些不同,但那分明就是同样一个地方。

         季蔚禾听到自己心里“咯噔”了一声,上帝啊,他竟然和黎原崇去过同一个地方。

         在十二岁,他童年所有记忆终结的那一年,他和黎原崇的人生终于出现了第一个交汇点。

         “你怎么了?”看见季蔚禾脸色有些不对劲,黎原崇凑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望了一眼照片,伸手把它拿了过来,“是不是我小时候太好看了,把你吓到了不用这么吃惊吧?”

         季蔚禾双手交握,紧张的全身都在发抖,死死的咬住嘴唇,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舔到了一丝血腥味:“这张照片你是在哪里拍的”

         黎原崇皱眉,仔细的盯着照片上的自己,想了许久许久。

         半晌,他忽的“哦”了一声,想起来什么,心不在焉的回答:“在美国,加利福利亚州的长滩海港。”

         季蔚禾惊得四肢渐渐冰凉,耳畔只剩下心脏极速跳动撞击耳膜的“咚咚”声,他想尖叫,可什么话也说不出,脸色惨白的像一张纸,透着深深的无力与恐慌。

         他去过美国,去过加利福利亚,在十二岁的那一年他和黎原崇的交集似乎还有更多更多。

         “医生,你没事吧?”黎原崇强行把季蔚禾的头掰了起来,看他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也有点急了。

         季蔚禾淡淡一笑,“这张照片,你能送给我吗?”

         黎原崇忽的就笑了,“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一张照片又算得了什么?”

         长臂微抬,他箍住季蔚禾的下巴,火热的唇忽的封住季蔚禾的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