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25城
        黎老爷子的病房在黎家古堡的最顶层,除了他住在那里,黎家的其他人平时并不会特意的跑去哪儿,就连黎原崇也不例外。

         印象里,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去看他了,即使他们住在同一屋檐下。

         那里太阴森了,空气的味道也很不好闻,总是飘着一股浓浓的药味与老人身上行将枯朽的气息。

         那是死亡的味道。

         黎原崇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脚下的木板“吱吱呀呀”每踩一下,都像重金属沉闷的鼓点,垂击在心脏上,难受的很。

         几个医生模样的人就站在门口,看见黎原崇,纷纷摘了口罩,靠门最近的一个男人,低声细语:“大少爷,有什么话赶快说,老爷子没时间了。”

         他说着就拉开卧室的门。

         黎原崇面色沉静,轻轻说了句“谢谢”,弯腰走了进去。

         房间的气味有些浑浊,靠着窗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西装笔挺,面色深沉,冲着黎原崇微微笑了笑:“黎先生。”

         “吕律师。”黎原崇点头。

         吕州是黎家的私人律师,从年前起就是为黎家做事的,黎老爷子的那份遗嘱就在他的手上,他为人老实本分,只听老爷子的话,李淑君敲打了他半年多,也没问出有用的信息来。

         “我在外面等您,等老爷子……一走,我就会宣布遗嘱。”他面色有些抱歉,说完便轻轻的退出门。

         房间里只剩下了黎原崇,和一个躺在病床上意识不清的老者。

         他年轻的时候是个英姿飒爽的男人,在律师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爱钱,虚荣,只要有钱拿,他什么案子都接,可现在,他就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靠在一只呼吸管维持着最后的生命。

         “好久不见了,爷爷。”他坐下的第一句话就让病床上的人睁开眼睛。

         那是怎样一双浑浊不堪的眼睛,蒙了层雾一样,什么都看不清。

         “我听说您一直都想见我一面。”黎原崇背脊挺得笔直,“可是我一见你,我就会想起以前的事,爷爷,你能明白我的心情的,对吧?”

         黎川沉重的呼吸着,一下又一下,几近萎缩的身体以奇怪的方式而蜷曲着。

         “其实您不用担心我。”黎原崇拿起桌上的一只苹果,放在掌心慢慢的把玩:“反正黎家也不是多么高尚的家族,十几年前,它就几乎毁灭过一次,如今,也不会远了。”

         黎川瞪着眼睛,只剩下无力的喘息,喉咙里不时发出的“呜呜”声,似乎是在宣诉着什么。

         “您想说什么?”黎原崇突然站了起来,走到呼吸机面前,骨节分明的手缓缓的从冰凉的机器上滑过:“爷爷,您还记得季国梁季医生吗?”

         他顿了一下,低下目光看着这个垂死的老人,漂亮的眼睛忽的一弯:“您应该记得他的,他有两个儿子,您见过他们,他们长得很漂亮。”

         黎川长大了嘴巴,半晌之后忽的发出一声解脱般的长叹,伴随着“滴---”的一声长音,疲惫不堪的阖上眼睛。

         黎原崇垂下手,皱眉:“你一定是想起了他们。”

         门外进来几个医生,其中一个将黎原崇推到了一边,剩下的开始围着病床检查,很快就是一片忧伤哀叹的声音。

         “黎先生,您先出去吧,把黎家的人聚到客厅里,我马上就下去。”吕州躬身。

         黎原崇一步也没有回头的离开房间,他已经出了一层的汗水了,他想走,想离开这里,可他还是按照吕州的吩咐把众人叫了过来。

         现在,黎家的私生子黎子洵,和黎原崇的后母李淑君正紧张兮兮的坐在客厅里,不远处的另一张沙发上,三三两两的靠着五六个男人,都是黎家的旁门外系,在这种时候,谁都想要趟一趟浑水,趁机捞一些好处。

         吕州走了下来,手里拿着一份封好的牛皮袋。当着所有的人的面慢慢的拆着封条:“这是黎先生在世时亲自立下的遗嘱,已经做好了公证,包括我在内,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到过它。”

         黎原崇靠在门上,眼神有些清冷,相比于其他人的紧张,他仿佛在听一件和他完全无关的事情。

         吕州将一份白色的文件纸抽了出来,低着头看了一眼,眼神便有丝惊讶,但他还算冷静稳重,很快就恢复了惯常的职业状态。

         “黎先生说,黎家古宅及相关地产权归李淑君,清水湾玫瑰别墅归黎家长子黎原崇继承,黎家剩余的地产归次子黎子洵,黎氏事务所及其名下所有事务所所有的股份全部转移副董古泉……”

         “不可能!”吕州的话还没说完,李淑君便已脸色苍白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过去,一把夺过吕州手上的东西,慌慌张张的看。

         黎子洵很满意,他本来就不是管理事务所的料,本身也没有什么大理想,黎家的地产不少,已经够他安然无恙,衣食无忧的渡过下半辈子。

         他烟瘾犯了,拿到了自己的那一份,便抖抖衣服,抓着头发出门了。

         黎原崇歪歪脑袋,他也很满意,他给人当律师,一笔单子可以赚很多,而且没有不良嗜好,深海湾的那套别墅价值不菲,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可以惋惜的。

         他转身就要走,李淑君不满的冲上去拉住他的胳膊,大喊大叫:“骗人的!这遗嘱肯定是假的!他可是黎家唯一的嫡孙,怎么可能只有一套别墅!”

         吕州面色为难:“太太……”

         “闭嘴!”李淑君脸色煞白,她给黎家白白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怎么甘心就要这栋古堡,而且还是死过人的!

         黎原崇不耐烦的扯开她的手,笑的礼貌而温柔:“太太,我还有事,有什么您和吕律师说,实在不行,老爷子还在上面躺着呢,你可以亲自去问问。”

         吕州皱眉:“黎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

         黎原崇楞一下,和他一起走出门。

         “黎先生,我也没想到老先生会是这么安排的,不过我想他应该有自己的想法。”

         黎原崇不介意的笑:“我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只是,给媳妇儿的天价聘礼他要自己赚了。

         “实际上,老爷子让我和你说一句,他对不起你母亲和你。”

         黎原崇眼神有点飘摇,视线远远的望过去,就看到黎子洵,他一边打电话,一边抽着烟吞云吐雾。黎原崇的手指慢慢收紧,半晌后,只是微微笑了笑:“没事,我还想和他说声谢谢来着。”

         吕州尴尬的笑了笑,他当然知道黎原崇是不会真心的感谢黎老头子的,就连他一个外人,在得知当年的真相后,也觉得黎家是多么肮脏。

         “你的病最近怎么样了那个女人不会再缠着你了,只有25岁,应该找个好医生好好治疗。”

         黎原崇想起季蔚禾的样子,扬了扬嘴角:“是,他很棒。”

         我媳妇最棒了。

         “你还记得狄起医生吗?就是你十二岁那年的那个胖胖的医生?”

         黎原崇微微颔首,表示自己想起来了。

         “当初他被李淑君莫名的辞退了,我觉得挺可惜的,这是他的联系方式,如果你有意思,可以再去找他。”这是黎老爷子暗中吩咐他去做的,也算是对黎原崇最后的补偿了。

         黎原崇笑眼弯弯把名片接了过来,看也不看一眼的塞进裤子口袋里,挥挥手走了。

         ……

         季蔚禾今天待在家里哪里都没没去,从早上到晚上,就盯着门口看,简直要化身望夫石,想着给黎原崇打一通电话问问情况怎么样了,结果好端端的又找不到黎原崇的电话号码了。

         去特么的破烂手机!

         季蔚禾咬牙,果然不背老公的电话,就是会出事啊。

         晚间他下楼去了一趟超市,季蔚禾楼下的超市是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挺大的,晚上八点正是购物的高峰期,加上赶上超市搞促销,超市里人有点拥挤。

         绕了半天,挎着篮子,在人群中血拼的季蔚禾还是不小心的撞上了堆得高高的百事可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他窘迫的几乎要钻进地下,弯着腰红着脸把滚的到处都饮料捡回来。

         “啊呀,人这么多,你也该小心一点嘛。”附近的导购员一边轻声抱怨着,一边走过来帮着季蔚禾将地上的饮料瓶捡起来。

         “不好意思,我没注意,人太多了。”

         那导购员是个和善的中年大妈,看到季蔚禾,脸皮一皱,“咿咿呀呀”了半天,厚厚的手掌往季蔚禾肩上一挥:“你这混小子,上次就说没注意,这次还没注意!我可饶不了你了啊!”

         季蔚禾一愣,狐疑的皱眉,眼睛一眨:“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