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事情的最后,两人都如落汤鸡一般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哆哆嗦嗦的爬上了岸,季蔚禾额头的血还在冒,等到他泡在黎家暖暖的浴缸水时,他还没搞懂,黎原崇伸到他腰间的那只手究竟是为了干什么?

         揩油他有什么油可揩的

         虽然他的身材还不错,但跟黎原崇自己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啊,简直是大魔头与爱酱的差距。

         说回来,比起揩油,他反倒宁愿相信黎原崇是想把他溺死在水中。

         半个小时后,当季蔚禾从浴室出来走到客厅时,黎原崇又恢复了“衣冠楚楚”的样貌,正靠在门上陷入沉思,他靠门的动作很有型,像是一座雕塑,让人瞻仰。

         他的脚边有一只黑色的行李包,季蔚禾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晚上,他就要把这个男人领回家了,他再也不能自由自在的在房里裸奔裸睡了。

         等到他医名四海的时候,他一定要写一本书,就叫做《我与疯子同居的日子》,说不定还能拍成电视剧电影啥的,以他和黎原崇的颜值,本性出演都绰绰有余。

         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季蔚禾和黎原崇离开黎家的时候,暴雨已经停了。山路积了水,车子开起来很是艰难,等到下山的时候,黎原崇的黑色豪车就像是在泥水里滚过一圈似得,门窗上到处是干涸的黄泥。

         黎原崇给季蔚禾指了一家他常去的洗车店,刚刚把车停下来,便有一个小个子的男人从店里几乎是小跑着钻出来,顺带把嘴里叼着的香烟放在脚下踩了两脚。

         “黎哥!哎哟,大晚上的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洗车”他一看到黎原崇就乐的眉眼弯弯,话说的亲热,可人却并不贴上来,看了季蔚禾一眼,便指挥店里打瞌睡的员工把黎原崇的车开进了店里。

         “猴子,老规矩啊,钱去找我妈要。”黎原崇也是乐乐呵呵的。

         “你都二十五了,这经济大权还在你那后母手上呢”猴子笑了笑,颇有些调侃。

         他是这家洗车行的老板,为人精明和善,又善于交际,和当地不少大老板都有关系,久而久之“猴子”的外号就这么叫开了,时间一长,倒也没人知道他的真名究竟是什么。

         听到他的调侃,黎原崇也不怒,只是抿着嘴笑,肩膀都在一抽一抽的。

         “得了得了,请包烟可以吧”猴子指了指街对面,“喏,对面有家超市,记得给我来包中华啊。”

         “好。”黎原崇说完,两手揣进裤兜里抬脚就过了马路。

         季蔚禾看着他高瘦却又略显寂寥的背影,一时间竟然有点心酸,黎原崇的内心,应该是很十分痛苦的吧。

         “欸,你是他什么人”见黎原崇走远,猴子才燃了支烟,陶醉的抽了一口,吞云吐雾,胳膊肘捅了捅发呆的季蔚禾。

         “医生,我是他的心理医生。”季蔚禾回神,冲他笑了笑。

         猴子一笑就是一口大黄牙,嘬着香烟,烟雾缭绕里季蔚禾都看不清他的脸:“他又换心理医生了啊”

         “嗯,以前那个是我师傅。”

         猴子顿一下,“这么晚了,你和他还在一起呢?”

         季蔚禾稍稍犹豫了一下,开口:“我把他带回家治疗。”

         猴子一口烟呛在喉咙里,拼命的咳,脸都憋红了,才把气顺下来,抬眼同情的瞄了季蔚禾一眼,“带他回家,嫌自己命长啊?”

         “嗯?”季蔚禾一愣。

         “你说你是心理医生,那你知道他是什么病吗?”猴子突然换了个话题。

         这个问题季蔚禾也不知道,他刚刚接手黎原崇,对他也是一知半解,于是按照师傅江健诊断的念,“我师傅说他是偏执症。”

         “屁!”猴子不屑的骂了一声,“我虽然是个洗车的,但也不是不知道什么是偏执症,那黎原崇是偏执症吗?偏执症能偏到杀人犯吗?他可是想杀人的!”

         季蔚禾有点吃惊,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他差点烧了我的洗车行,那时候,我在阁楼睡觉。火要是真烧起来,大罗神仙也就救不了我。”猴子拍了拍季蔚禾,满脸的心心相惜外加同病相怜。

         季蔚禾沉默了,眼神扫过街,黎原崇正从超市走出来,风度翩翩,过个街都是高冷的霸道总裁范儿,走路呼呼带风,闯红灯都不带眨眼的。

         “别说我没提醒你啊,街对面超市里有卖锁卖刀的,买一把在身上,防火防盗防黎原崇啊。”猴子转身把没抽完的香烟摁在墙上,突然抱怨了一句,“他买的一定不是中华,他就是故意的。”

         话说着,黎原崇就已经在眼前了,把手里的烟扔给猴子,白色的包装纸,上面“长春”二字格外醒目,“中华烟卖完了。”

         猴子也不惊讶,只是看了季蔚禾一眼,“我说的吧”意味很明显。

         季蔚禾心里突然就抖了,他可能真的需要一把锁。

         “我有点渴,去买水。”他和黎原崇说了一句,便独身往超市走。

         超市不大,是家私营,年轻的女店员刚刚送走一个极品帅哥,现在又迎来一个世纪美男,热情度满格爆棚。

         在女店员火热的目光里,季蔚禾异常淡定的取了一瓶矿泉水,又拿了把u型锁,走到柜台结账。

         目光瞥到柜台里各种各样的香烟,他突然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有中华烟吗?”

         女店员见搭上了话,脸都红了,“有啊,要几包八十块钱。”

         季蔚禾忙的摆手,“不用,我就问问而已。”

         店员的心情有点沉重,季蔚禾的心情也同样没好到哪里去。

         猴子说的没错,黎原崇是故意的,他压根就没打算买中华烟,恶作剧真是恶俗的玩笑啊。

         拎起购物袋,季蔚禾对着店员暖暖一笑,“刚刚那位长的还不错的男客人买了什么东西?”

         美男计有了效果,女店员激动的眼神发光,“一包烟,一些创可贴。”顿了一下,补了一句:“哦,对了,还有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