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报复
        “这话怎么说?”季蔚禾拧眉,这种事情,对方应该会死磕到底吧?

         黎原崇眼里有着一丝得意:“原来我以为对方手上到证据对我有些麻烦,但事实上,我高估了原告律师了,一审的结果肯定是交钱释放被告,我已经提出了,如果私下进行调节,我会让我方出钱多一些,但如果他们坚持不撤诉,那么……这个钱就要靠法官怎么衡量了。”

         “可对方会同意吗?”季蔚禾不解:“那可是两条人命啊!”

         “为什么不同意?孕妇是二胎,第一个孩子正在上幼儿园,双方父母都是工薪家族,原本生活就很拮据。我答应给他们的一千万了不少。”黎原崇眯了眯眼睛,嘲讽似的看了一眼季蔚禾:“医生,你要知道,在钱的面前,别说是命了,有些人,连灵魂都可以不要了……”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异常久远的事情,眼神里满是雾气上上下下的起伏,像是降临在黑白临界线的恶魔,危险神秘,却又惹人去探寻。

         “一千万?”季蔚禾瞪大了眼睛:“这么多?”

         “比起张一凡那个浑小子犯的罪,一点也不多。”黎原崇在季蔚禾的脖颈处轻轻磨蹭着,忽然将脑袋凑了过来:“我都解释完了,你不向我解释一下,你怎么会在这里?早上不是义正严辞说有事情不来了吗?”

         季蔚禾脸“咻”的一下涨的通红,打掉他的手,结结巴巴:“我是因为……因为……顺路好不好!”

         “嗯,顺路。”黎原崇乐开了花:“心语医院要是顺路到这里,那中国和北极也要顺路了!”

         “不和你说了,我走了。”季蔚禾尴尬的要命,只想躲开,却被黎原崇一把拉了回来。

         “干嘛要走?”

         “我是担心你好不好?”季蔚禾用手戳着黎原崇的胸膛,板着脸,一副教训不良少年的模样:“我是担心你的病,担心你在法院控制不住自己,没把人家救出来,把自己赔进去呀!”

         黎原崇眉眼弯弯的笑,“我又不是暴力狂,有那么夸张吗?”

         “哼哼,你开心就好。”

         对于第一天见面就想谋杀自己的人来说没用变态形容你已经很客气了好吧!?

         “我永远都记得你在我车轮胎下放玻璃渣的事情,记一辈子!”

         黎原崇从后面拥抱住季蔚禾,将下巴抵在他脖颈的凹陷处,轻轻哄着他:“那时我还没认出你呢,认出来以后,我就想好好爱你了。”

         “什么认出我?”季蔚禾不解:“你以前有见过我?”

         黎原崇微微怔了一下,浅笑答:“并非初见。”

         “啊?”

         “好啦,不说了,在法院门口搂搂抱抱多不雅观呀,我们找个偏僻没人的地方嘿嘿嘿……”黎原崇的爪子不由自主的朝季蔚禾的腰间摸去。

         “嘿什么?”季蔚禾拧眉,转头“啪唧”一声打掉他的手。

         黎原崇一脸委屈的把魔爪伸了回来:“找个地方吃饭。”

         “你请客,我穷!”季蔚禾扬了扬脸,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黎原崇笑着揽住他的脖子,走下法院高高的台阶,然而在街角,两人却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的一群人给吓了一跳。

         大概是聚众的□□人员,一行大约十个人的模样,全都是三十多岁的壮年男子,最近天气凉了,他们中大多打着赤膊,稍微好点的也是一件单薄的衬衫,胸前挂着一些牌子,季蔚禾下意识的盯着那群人看,黎原崇却按住他的脑袋,拉着他赶快匆匆的绕过人群。

         “怎么了?”季蔚禾有些不解。

         黎原崇也不回答,只是拉着他匆匆的走着,直到甩开那群人,才松了口气:“估计是来揍我的吧?”

         季蔚禾一瞬间懵了。

         黎原崇无所谓的笑了笑:“很正常啊,这个社会底层的渣滓大多总是仇富的,自己是个loser,却打着正义的旗号,用极端的私刑来进行他们所谓的伸张正义,从而表达对于社会的不满,提高可笑的存在感和无知的骄傲度。媒体把张一凡的事情炒的这么火热,光是官二代撞死孕妇,这种新闻字眼就会让许多人莫名站好阵营,自以为扶弱,实际上只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见不得光的虚荣而已。”

         季蔚禾沉默着,他没想到黎原崇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直以来他都将黎原崇看成一个心理有疾的病人,他知道他是个律师,但好像除了这个以外,他还是不了解他的,黎原崇就像是撞上泰坦尼克号的那座巨大冰山,他真正的面目,全在平和的表象之下。

         两人去了附近的一家火锅店,天气冷,季蔚禾点了一份鸳鸯锅,黎原崇是不吃辣椒的,但奈不过季蔚禾的连哄带骗,最终还是将红红的羊肉塞进嘴里,然后在季蔚禾期待的眼神里违心的说一句“味道还不错。”实际上,他已经全身冒火了。

         饭吃到一半,先前那群游街的人吵吵闹闹的走了进来,一进来就招呼老板娘过去,季蔚禾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虚,在那群壮经过自己时把头低了下去。

         现在是晚间,正是饭点的时候,店里的位子几乎全满了,只剩下了靠门的一张圆桌,但是每每有人进出,冷风便会倒灌进来,因此季蔚禾特意挑了里面这张靠着暖气的。虽然六人桌只有他和黎原崇坐实在有些浪费

         可现在,那群壮汉却不乐意了,谁愿意坐在门口挨冻啊,见黎原崇和季蔚禾“霸占”着六人桌,嚷嚷着老板娘换座位。

         老板娘嗨从来没遇上这种情况,看这群男人也不是什么好招惹的样子,直接撂下一句“你们私聊”就跑了。

         “操,真特么晦气!”为首的男人骂了一句,把香烟踩在脚底抖抖衣服就往黎原崇这边来。

         季蔚禾吓得眼睛都直了,一个劲的问黎原崇:“怎么办?你要不要先躲起来先?”

         “躲什么?”黎原崇波澜不惊的用筷子在锅里捡着羊肉,一块一块的往季蔚禾碗里放:“快吃快吃,吃完了,待会儿就把这个往他们身上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