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林琳
        在自家为洛恒举办的满月酒席上,黎思安看到了另外一个“熟”人。

         ——林琳。

         ——林耀的妹妹。

         从某种名义撒谎过来说,也是黎思安和黎思泽现在的堂姐。

         黎思安带着黎思泽、林耀和林琳在自家楼下的小花园里玩,两位老人和两对夫妻在楼上谈话做饭。小孩子之间的友谊本来就处的快,也不是所有的小孩子都跟黎思安一样是重生过来的,所以四人很快都熟悉起来了,黎思安也是在这过程中觉得林琳这女孩儿有些熟悉。

         ——这熟悉的程度让她突然想起了另一个给她同样感觉的人,赵锦儿。

         但不应该啊,黎思安看着一旁在花园里跑来跑去快活的不得了的小女生林琳,心里暗自琢磨着,她和赵锦儿别说不是在一个学校了,两人根本就生活在两个不同的城市里。

         其实也不能说是黎思安太在乎这俩人了,自从这俩出现在黎思安的生活中之后,黎思安便是开始了没日没夜地重复做那些很久都没有做过的梦。

         ——关于死亡的梦。

         难道说,这俩人跟她的死亡有什么关系?黎思安不得不开始朝这个方向思考。

         “黎思安?你想什么呢那么入迷!”林琳清脆爽利的声音传进黎思安的耳朵,还没等她回答,林琳已经迅速拉着玩得正疯的林耀往一楼跑了过去,嘴还不停吩咐着发呆的黎思安,“快去叫你弟弟,上面喊我们吃饭了!我跟我哥先上去了!”

         黎思安回过头就见两人一阵风似的跑不见了,林耀被强势的妹妹牵着跑地步伐不稳,差点摔了一个狗吃屎,黎思安默默回头,朝着花园角落的温室花房走过去,黎思泽在里面。

         陈雅喜欢各种各样的花,温室花房也是洛阳书专门为她而建的。花房四面外带房顶都是由钢制玻璃铸造的,十分刚硬,周围缠绕着四季常绿的常青藤,从底部绿油油地无规律缠绕而上,直至屋顶,从远处望去,倒还真有几分童话故事的感觉。

         花房里种的基本都是陈雅最喜欢花,因为是最喜欢,才会想着放进温室花房,让它们一年四季盛放如常。

         黎思安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除了一排排被栽种在花盆中的鲜艳花朵,最显眼的便是右边整个身体都摊在藤椅上的黎思泽。

         右边相当于一个休息和放工具的地方,控温表、开关、小铲子、剪刀、抹布、水壶、电磁炉、咖啡杯之类的小玩意儿全都聚在这边,除此之外还有一张藤制的小桌子和两张圈儿椅,黎思泽此时正躺在其中一张椅子上闭目。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喂?睡了?”黎思安走过去,“妈要我们带着人兄妹俩下来玩,你可倒好,直接把人交给我了,自己却好不得意啊……”

         黎思泽隐约听见了耳熟的声音,迷糊着睁开眼睛向右边望了望,真是黎思安。

         “唔?吃饭了?那走吧。”收着腿站起来就要走,一副根本没听见黎思安之前带着几分不爽说的话一样,一派懒散。

         早就说了,黎思安拿自己的小弟没办法,特别是看着对方“无辜”的眼神时,黎思安的确觉着心里堵得慌,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心里想着,黎思泽这也才十岁,才上小学四年级啊,怎么就懒散成这样了?

         答案黎思安不知道。

         于是无奈地笑了,跟着也走了出去。

         一楼是接待客人的大厅,二楼虽然也有客厅,但总归是比较私人的地盘,不过这些大老远从G市过来的可不就是亲人么,于是一大家子人全都聚在了二楼。

         黎思安跟在黎思泽后面,俩人沉默着爬楼梯,安静的气氛有几分怪异。

         快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前面的黎思泽突然开口说:“林耀堂哥的母亲……很奇怪。”声音有些小,但是黎思安还是听见了。

         黎思安抬头看到从二楼客厅洒到了楼梯口的灯光,没有说什么,快着几步走了上去,踏进客厅之前揉了一下低着脑袋的黎思泽,同样放低声音回了一句,“我知道。”

         “小弟进来吃饭啦~”走进客厅,大声地喊着黎思泽。

         宽敞的客厅吵吵闹闹地,林耀和林琳两个人在沙发上争夺电视遥控器的归属权,加上小婴儿时不时地啼哭声,还真的有几分大家庭的感觉。

         ——黎思泽踏进客厅,在看见周洁的眼神时,这种感觉顿时消失了。

         这个时候洛阳书跟林耀的父亲林志伟刚从书房走出来,陈雅和林耀的母亲周洁正在忙活着往外面的餐桌上端菜,黎思泽一进去就可以看见众人,包括周洁在他进去的那一瞬间眼中闪过的一丝鄙视和隐晦的阴霾。

         只是一瞬间,便恢复了平常。

         “小泽也上来了啊,准备吃饭了哦~”陈雅往桌上放下了一盘水煮虾,顺便把一些小盘子装着的酱汁也一一摆好,抬头就看见了插着手走进来的黎思泽,“去洗洗手!”

         黎思泽晃着脑袋点了点头,径直往洗手间走去,漫不经心地往客厅那边瞄了眼,看见黎思安正在沙发上被两位老人拉着手聊天,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拉开洗手间的门,黎思泽带上门,把一片热闹隔绝在了洗手间外。

         这一边,林耀和林琳还在争着遥控器,林耀吵着要看每天都播出的机器人动画片,而林琳却想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俩人一个谈不来就在沙发上开始打起了仗。黎思安实在看不过去两个老人被挤到了一边,这才开口说了几句。

         “思安也才十二岁吧,可比你林耀堂哥懂事多了,你妈妈可真有福气有你这么个好女儿……”林耀的奶奶林氏看见黎思安的动作,这样说了几句,旁边林国祥也虚睁着眼睛点了点头,但黎思安看得出来,老人的大部分注意力还是在怀里抱着的洛恒的身上。

         “什么嘛!明明我也很懂事啊,奶奶干嘛只夸黎思安啊?!”听见林氏说话的林琳不满地嘟囔了两句,脸上闷闷不乐,显然不喜欢被别人比下去的感觉。

         一旁的林氏听见孙女的嘟囔之后却没有说什么,眯着眼睛逗弄着林国祥怀里的小洛恒,不发一语。

         但是被刚刚在“抢夺电视遥控器大战”中胜出的林耀听见之后,林耀原本目不转睛盯着电视的双眼移到了自家妹妹身上,“本来安安妹妹就比你听话啊,”看了一眼黎思安,又说:“奶奶说的一点儿没错!我也喜欢安安妹妹!”

         和洛阳书一起从走出来的林志伟刚好就听见了自己儿子说的话,冷硬的脸上露出了几分阿谀,朝着林耀的方向说着:“哦?你这小子‘野心’不小嘛!”

         原本正在一旁独自生闷气的林琳到林耀憋红的脸,也闷声笑了出来,小脸上由阴转晴,不可谓不快。

         黎思泽洗完手出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片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的景象。

         晚餐十分丰富,当季的海鲜和新鲜的蔬菜、热炒和凉菜一样不少,全都出自陈雅和周洁的双手,饭后的水果拼盘和多口味的冰激凌更是让几个小孩直呼万岁!

         一顿饭吃完,大家都酒足饭饱,时间不早了,林家一家子就决定明早再回G市。三楼全都是客房,洛阳书也很开心自己的亲人这么开心,陈雅稍微收拾了一下并不脏乱的三楼客房,林家一大家子就这样住下了。

         其中,林琳和黎思安睡了一张床,林耀和黎思泽当然就是一张床了。

         黎思安洗澡之后先上了床,没有谁,盘腿坐在床上听着浴室传过来的水声,还在想着到底是在哪里见过林琳这个小女孩。

         东想西想地,忽然又想到了自己死亡前发生的事,脑海中顿时混沌一片,一团乱麻。

         “喂!”林琳弯着身子突然出现在黎思安眼前,像吓她一跳,却发现黎思安正在发呆。

         也没理自己的恶作剧不成功,林琳坐到了镜子面前开始梳自己的头发,“想什么呢?又发呆!”

         黎思安动着腿换了个姿势,“没什么……”

         “啊!”——黎思安和林琳同时发出声音。

         又互相露出了疑问的表情。

         “你先说吧。”黎思泽率先出口。

         “嗯,”林琳转过身子继续梳头发,望着镜子里的黎思安,“把冷气定时吧,不然我晚上会冷醒的!”

         黎思安拿起柜头的遥控器看了一眼,“已经定时了,”想了想,又说:“应该是我妈帮我们定的,我晚上也经常醒。”

         “是么。”林琳不置可否地晃着头,放下手里的木梳,转过身向黎思安那边走去,“你刚想说什么来着?”

         黎思安笑着让了点位置给林琳,看着对方像她一样盘着腿坐下之后才说:“唔,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赵锦儿的女生?”

         听到黎思安的问题,林琳皱着眉头沉默了一阵,像是在回想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林琳摇头,看着黎思安问:“怎么了?她谁啊?”有些好奇。

         原来不认识。黎思安眨着眼睛笑了笑,“没什么,听林耀说你是他们篮球队的拉拉队长,那个女生也刚好是,她知道我认识你后,说想让我介绍你和她认识,私下可以当朋友的嘛。”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

         但林琳还以为是真的,脸上的表情有几分不屑,没接话,显然对这个什么她听都没听过,却想和她做朋友的赵锦儿完全不感兴趣了。

         黎思安看见对方不接话也就想着结束这个话题,拍了拍枕头,准备睡觉,伸手按床头灯的开关。

         “不对啊,她怎么知道你认识我?”侧着身子躺着的林琳突然又发问。

         黎思安伸出去按开关的手指顿了一下,接着天花板上的海豚等整个暗了下来,一片黑暗中,林琳听见了旁边传过来的声音,“哦,我说漏了。”

         林琳听到答案也没多想,“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一旁睁着眼睛的黎思安微微笑了笑,唇角的弧度漂亮而尖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