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第018章:惩罚
    “疯了,完了……”

     杨昔喃喃低语,但看神态,冷静自持的俞乔哪里有疯,疯的是杨昔他自己才对。

     曾穹等人对视,还是一头雾水,他捅了捅杨昔,

     “到底怎么回事啊……”这又是疯,又是完的……

     俞乔冷静而无谓的反应,让杨昔更受刺激,他像是认输了一般,瘫坐了下来,上仰的目光越过小山包看向了四野,空茫无边,但他知道,大地正在因为很多人的奔足,而轻轻颤动。

     他们所在的地方,地势偏低,背靠一个雨水积成的小湖泊,就在昨夜他们安睡的时候,不知俞乔用了什么方法,让所有曾经各处流窜,疲于奔命的流民正从四面八方,各个方向,往这湖泊而来。

     他们个体弱小,人人可欺,但汇聚在一起,却是一股可怕而不能忽略的力量。或者说,俞乔和谢昀能让他们发挥出难以预计的能量来。

     或许,这一次多方博弈胜利的关键,就在这些,他们曾经当做丧家之犬的赵国流民身上。

     而更远的地方,已经有万人乃至数万人军队往这篙草原疾驰而来,即将上演的,不再是百来人,千来人的冲突,而是上万人,军队与军队,国与国之间的冲突。

     赵国境内的五国混战,也许就这么演变成蔓延各国边境的混战。

     赵国国君只要不傻,就不会放过这次的机会,许是继续苟延残喘,许是就这么龙跃浅滩,一飞冲天。天下大合之势,是被拖延,还是被推进,谁也无法说清。

     而导致目前这一局面的人,就是眼前这个人,年岁不过十二的少年。

     若说是因缘际会,恰好因为俞乔而如此,他还不至于这么震动,而俞乔却该死告诉他,她知道!一切都是有意而为!

     司马流豫忌惮俞乔……他太该忌惮了!

     但这还不是让杨昔这般失态的真正原因!

     家国,天下大势对现在的杨昔来说,还有些远,他可以侃侃而谈,甚至为自己追随的人献策献力,但却始终都难有楚皇、司马流豫他们那个位置的人的感受深刻。

     让他失态的只能是关切到他自身利益的,让他能感觉到“痛”的那些!

     因为俞乔一开始就不只是想杀几个人泄愤,她要的就是这些罪魁祸首,身败名裂,遗臭万年!如此才会让他们怕,让这些“贵人”们记住教训!

     俞乔自认为不是什么仁善之人,更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她也有自己的底线,不能殃及无辜,就是她的底线。

     赵国军队被他国打得再惨,她顶多心里腹诽,绝不会想去做些什么,但一旦杀戮的屠刀放到无辜百姓身上,她看到了,知道了,就不可能无动于衷。

     至于谢时和杨昔强加于她身上的罪名,谢昀很为她生气,但其实她自己并不怎么在意,脱离了俞氏,她俞乔就只是俞乔。

     “家奴”也好,“贼人”也罢,她不觉能对她有什么干扰。她不在意,不是不生气,而是觉得没必要。

     “怎么可能……”杨昔这三言两语,过分简单的分析,并不影响他们领会其中的要义,但如此才更觉不可思议,“她是怎么做到的?”

     “她怎么能这么做!”

     “我们就这样成为弃子了?”

     一连串的疑问一句句蹦出,他们的失态没比杨昔好到哪儿去,若不是残存着点理智,他们很想这么冲上去和俞乔拼命。

     在此之前,他们无不是各族各府的天之骄子,只要不走歪,未来一片坦途。

     但俞乔毁了这一切!她不会放任何人“出局”,也包括他们。

     她在等流民们会聚于此,却不是要靠他们打破篙草原上谢昀亲军的封锁,人少不是关键,关键是俞乔不想让这些人损失太多。

     要打开缺口,靠的还是杨昔他们!因为他们而引来的各国军队,俞乔只要带着他们在一定时限内,和谢时周旋即可,然后看准时机,煽风点火。

     封锁打破是必然,是“狩猎”的落幕,却是“惩罚”的序幕。这片篙草原上,所有活下来的流民都不会忘记,他们曾经举起的屠刀。经由他们的口,天下人都会知道这件事!

     一个冷血无情,视生命如儿戏,为天下人所诟病的天之骄子,算什么天之骄子。眼下,他们虽然还活着,但还有更残酷,更可怕的境况等着他们。

     他们四人无不是傻的,怎么会不明白这背后的利害关系。只能说,俞乔对他们是真的绝。

     这不是一趟“镀金”的历练,而是一个难以挣脱的泥沼,一旦陷入,再难挣脱。

     “这不是一开始就该想到的后果吗?”谢昀冷笑,他可不觉得他们有哪里可怜,有哪里无辜了。这时候来怪阿乔做得太绝,不过是他们懦弱无能没有担当的表现罢了。

     “我……我可没有杀赵国流民……”池胥人独自坐一边儿,又郁闷又茫然。

     谢昀的话,他无法反驳,却依旧不甘面对那样的将来,被雪藏,被当弃子,或者成为他人的垫脚石,这对于一直享受家族里最好资源的他们来说,太过可怕,太过接受无能。

     一开始他就没想来这里参加什么“狩猎”,但杨昔等好些人都来了,他是听从家族长辈的指示,特意过来交好这些人的。有他这样想法的其实不在少数。

     “但你也没有阻止不是吗?”谢昀怎会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且不管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他们一直以来的行为,都在助纣为虐,他们比谢时好些,但也只是好一些。

     有的时候,沉默和跟风的人比始作俑者还要可恶,还要可怕。

     始作俑者是一颗火种,那么这些沉默和跟风的人,就是将火种变成燎原大火的风。大错已经酿成,就该有承担的准备。

     “而且……我们怎么就该死,就该被这么对待了呢?”说这话的是秦述,他一开始看得挺……爽的,他乔哥和俞叔各两句话,就让这四个身份贵重的“贵人”失态至此,但听着听着,他就想起了这几日的遭遇。

     若不是俞乔和谢昀及时赶到,他就被杀了,被杨昔杀了。

     这两日夜里,只要他闭上眼睛,脑海中就自动浮现,杨昔举起长剑的模样,淡漠的表情,好像他要杀的不是一个能说能跑能思考的活人,而是一棵没有了存活价值的枯树。

     “难道……就因为我们赵国破了?那到时候魏国破了,晋国破了呢?”

     天下大合,乃大势所趋。若是因为国破,这些平民百姓就该死,那么到时候真正一统山河,这片土地上,还能剩多少人?说完这话,秦述自己就先抖了抖。

     以前的秦述绝对说不出这番话来,但跟着俞乔谢昀之后,他平面局限的世界里,被打开了一扇大门,特别是看到俞乔和谢昀,在这些“贵人”面前,怡然不惧,甚至还能算计驱使他们,这秦述很受震动。

     上等人,下等人其实都是人,都只有一条命,在生死面前,也没比他们高贵到哪里!

     他的疑问发自肺腑,平实却令人深思。

     “完了,真的完了……”

     池胥人苦笑道,秦述此时所问的,就会是日后赵国旧民对天下人所问。今时赵国旧民该死,那日后是不是所有国破的人都该死?那还流浪什么,投奔什么?于国共存亡,会成为更多人的选择。

     这种选择的对与错,尚未可知,但他们之前的作为的确犯了众怒,难以饶恕的众怒!

     在杨昔没有直言说出来的时候,他们真的不知道吗?都是知道的,只是他们不在意,他们习惯高高在上,习惯主宰他人的生死。

     若不是真看着俞乔要将他们逼到那种境地,此前说出,谁能相信一个少年,一个瘸腿汉子……就能颠覆了所有?

     而且更让人沮丧的是,他们这边还有一个猪队友谢时,此时此刻,他不会想到要如何亡羊补牢,他只会着急上火,然后调遣主力大军,来寻他们,错失……最好的灭口时间!

     实在是他们都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太高了,看不起流民,看不起俞乔,所以他们才会输得这么惨。

     “我还想知道……这满篙草原的臭果是怎么回事?”

     败局已定,杨昔在接连的惊怒当中,渐渐恢复了面上的镇定。他心中很清楚留给他们这般悠闲说话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个问题,就让老妇来回答你吧。”

     一个声音突然从他们身后传来,顺着俞乔视线的方向看去,一老妇牵着一孩童,他们慢慢走来,老妇对于俞乔笑了笑,“小哥儿久等了。”

     “您来了,”俞乔站起身点头回礼。

     “黑哥哥……”交换喝过俞乔一碗鱼汤的小孩儿阿狸也礼貌地问好,他圆圆的脑袋微偏,看向俞乔身侧的谢昀和秦述,眨了眨眼睛,“黑叔叔,还有,花哥哥……”

     “嗯?”秦述莫名,谢昀和俞乔一样黑脸,被叫黑叔叔挺正常的,但他怎么就是花哥哥了?他一低头就看到自己还没解下的花花绿绿的披风……

     然后,秦述就纠结了,他在想到底是花哥哥好听点,还是绿哥哥好听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