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第013章:救赎
        一轮绚日顶于青天,驻扎地之外,已经临时清出了一个草场。

         “带上来!”

         李悦一挥手,三个大帐里关押的几近千人的流民,或挤或推,一步一步,走出大帐,拖拽着脚步,无力地等待最后的宣判。

         无论大人小孩,无一人喧哗,乌乌泱泱一群,却沉默得让人发闷。

         “荆王仁慈,怜你们国破,无家可归,赠二十两白银,收你们为役……”

         李悦的话到这里稍稍停顿,见无人敢露出不该露的表情来,他满意地勾勾嘴角。

         绵州荆州这一带是荆王的封地,这些人一旦走近绵州地界,就是荆王治下的臣民,他说花钱买了,就是花钱买了,所有心有异议的人,都该看看他们头顶的掣刀!

         这场战争,楚皇、魏皇吃下大头,谢时如此作为,勉强也算分点“汤”喝,算不得什么!

         李悦继续往下说,“但你们当中有人胆大包天!居然偷盗了我们王爷的宝物,那可是前朝太/祖遗物,紫玉龙纹玉佩,价值连城,足够买你们赵国几个黎城!”

         黎城事变,无人不知,几个黎城……这龙纹玉佩的价值,对他们这些十两银子可以花销一年的平民百姓而言,犹如传说,难以想象!

         “贼人俞乔,罪该万死!包庇他的你们一样该死!”李悦一直管着军中人事,最是能说会道,他们这般三言两语就成功激起了根植于人性中遭厄时对他人的迁怒、怨怪。

         杀他们、迫害他们明明就是眼前的这些人,可是他们还是被挑起了对俞乔的“恨”,他们会忍不住想,如果那俞乔没偷走传说中的宝物,没得罪荆六王,他们眼下的处境是不是会好些?是不是就可以逃开这些罹难……

         没有如果,所以他们恨谢时,却更恨俞乔!

         草场边缘,站着一位黑衣男子,他看着李悦说话,眸中是一片不为所动的冰冷。

         那谢时果然让人将这番话说出来了。俞乔……她即便日后依旧到了楚京,顶着“贼人”的名声,她便也毁了。楚国容不得她,赵国旧民也恨着她……普天之下,不会有她立身之处了。

         他出京那日,栖凰郡主的贴身丫鬟将一个荷包交予了他,这一计就是她给的。

         已经这般天罗地网了,齐凰儿还是觉得俞乔会逃过,但即便逃过了,她也要毁了俞乔!最毒妇人心……年仅十岁的栖凰郡主,已经这般可怕了。

         李悦的话还在继续。

         “只是……我们王爷仁慈,不忍杀生,愿给你们一个救赎的机会!”

         如同预料,李悦话落,在他们眼中,看到了求生的晶亮,能活,谁也不会想死!

         “从现在开始到三天后的午时,所有活下来的人,不仅能拿回自己的卖身契,还能获得一百两白银的奖赏,如若能帮我们王爷抓到藏在流民中的贼人‘俞乔’,赏银千两,永久享荆王府卿客待遇!”

         财帛已经足够动人心了,而那卿客之名,对他们这些流民来说,更是一个难得的一飞冲天的机会,一个彻底摆脱过去,辉煌腾达的开始!

         无论哪一样都无法不让人心动!

         活着!找到俞乔!改变命运!

         李悦再一挥手!

         “一个时辰,你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咚!咚!咚!”三声擂鼓,响彻开去。合围的军队,裂开一个口。

         先是试探,但一个走出合围圈儿,原本克制的人们就也没了顾忌,蜂拥离去。

         离草场不算太远的医帐内,俞乔在给老军医打下手。

         老军医原是绵州城里的老大夫,三年前谢时封王来到北境,成立亲军的时候,他才被征召进来,外面的话很快就传了进来,他没说什么,可眉头却一直皱着。

         荆王亲军弄出来的勾当,谁还不知道的呢,亏得这李悦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理直气壮,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俞乔半点反应也无,谢昀眼中却有控制不住的杀气,那些人如此对俞乔……其心可诛!

         “小路子以后就跟着老夫,”老军医拍了拍俞乔的肩膀,对于她少说话多做事的品格很是喜欢,虽然有些奇怪俞乔的年纪要比昨夜以为小很多,但秉着这爱才之心,就也没多问。

         “多谢大人,”俞乔稍稍停顿,就对老军医恭敬道。

         “老夫年轻的时候,也去药王谷学过几年,还能教你些时候,”

         老军医呵呵笑着,说起了药王谷的经历,只要是医者,就鲜少不对那里有向往,但如今赵国将亡,药王谷也不知能不能保存下来。

         俞乔低头敛目,继续手头上的事情,没有过多应和老军医的话,她注定是要辜负他这番心意的。

         一个时辰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悄然而逝,就在那些“贵人”们骑上马时,俞乔也放下了手中摆弄的药材。

         “大人,我送他去一趟恭房,”俞乔平静地指向了谢昀。

         “去吧,”老军医正是午困,抬抬眼睛,挥挥手就让去了,从早间到现在,俞乔已经送了不少人来回恭房了,这种事情,俞乔肯干,是没人愿意和她抢的。

         谢昀看着俞乔走近,嘴角突然勾起,凑在俞乔耳边低语,

         “亏得你是小子,要不然……可被你占了便宜,大便宜……”

         俞乔闻言,再淡定也忍不住斜了他一眼,占便宜……谢昀居然还敢和她提占便宜?

         一口气提起,又悄然放下,面上就已经恢复了平静,俞乔扫了谢昀下身的部位,淡笑道,“需要帮忙……吗?”到底没说出口来……

         谢昀僵住,莫名觉得下面冷飕飕的,“不用了……”他确定他感觉到了杀气。

         俞乔背起谢昀往外走去,两个人并没引起什么主意。

         很快,俞乔就牵来了一匹马,扶着谢昀上去,转而牵着马,悄然跟在一队散兵后,离了驻扎地。

         “你们是谁?”还没出驻扎地的巡逻范围,俞乔和谢昀就被两人拦住了。

         谢昀没看问话的那两人,他对俞乔伸出了手。

         借着他手的力气,俞乔一跃坐到了谢昀的身前,这才看向了那两人,淡淡道,

         “杀你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