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8章 胜负重要,还是爱情重要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你应该要遵守承诺放了欣然。”

         S市某栋楼的天台上,商子彧对着站在天台边缘、傲视脚下车水马龙的男人道。

         “我当然会遵守承诺放了祝欣然,但我怎么知道事后你会不会又向应彦廷澄清事实?”男人撇了撇嘴道。

         “你还有什么条件?”商子彧咬牙切齿。

         “如果你再去帮我办件事,祝欣然我会完好无缺地送到你的家中。”男人转过身,嘴角勾着一抹笑道。

         “说。髹”

         “以你的名义被乔蓦约出来……你知道的,若是我约她,她肯定不愿意来见我。”傅思澈讪然道。

         “你想做什么?”商子彧冷下脸。

         “你觉得我可能对我心爱的女人做什么?”傅思澈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你放心,我只是想见见她,跟她聊聊天。”

         “就算我能帮你约小蓦出来,也难保应彦廷不知道。”

         “这你不需要管,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待事情完成后,我自然会把祝欣然完好地还给你。”

         商子彧阴冷地瞪着傅思澈。

         傅思澈又是一笑,“别用这样的目光看我,就你,想要对付我,是异想天开!”

         “你觉得你能赢应彦廷?”商子彧眯起眼,以鄙夷的目光看着傅思澈。

         “难道你觉得我会输给他?”傅思澈嗤笑一声,“你们对应彦廷都有这份自信,我真好奇,当他有天一败涂地的时候,你们会作何感想?”

         商子彧冷冷地道,“嘴上说话,谁都会!”

         傅思澈维持着嘴角的笑,“我现在终于明白小蓦以前为什么会对你情深不悔了,商先生的这份临危不乱,的确令人佩服。”

         商子彧傲冷转身离去。“我会替你约小蓦出来,但如果小蓦有受到分毫的伤害,我保证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要了你的命。”

         傅思澈仍旧是笑。

         在商子彧离开之后,站在一旁的奇正走到傅思澈身边,“老板,您觉得这样做真的能够破坏应总和乔小姐之间的感情吗?“

         傅思澈凝视着商子彧已经消失的背影,喃喃道,“我发觉小蓦以前看人的眼光不错,现在看人的眼光怎么会这样糟糕了呢?”

         奇正顺着傅思澈的目光朝前方看了一眼。

         傅思澈这才心情颇好地回答奇正,“以应彦廷的智商,这点小伎俩自然是骗不到应彦廷的,不过,以应彦廷自负的性格,他一定会选择把这出戏演下去,而我要做的事就是,让应彦廷知道我这样做是别有目的的,然后声东击西……”

         奇正没有明白傅思澈的话,疑惑地问,“那老板要去见乔小姐,就是为了让应总知道您的‘目的’吗?”

         傅思澈嘴角噙着一抹笑,“说得这样直白就不好玩了……不过,我当然也是想要见小蓦了。”

         ................................................................................

         “怎么会这样?”

         乔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担忧地看着同样坐在沙发上却目光呆滞的乔蓦。

         坐在乔蓦身边的乔杉示意乔母不要再说话,让乔蓦静一静,乔母这才止住了口。

         乔杉轻抚着乔蓦的脊背,轻声道,“小蓦,告诉姐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是的,在半个小时前,应彦廷已经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应彦廷面容冷峻,很明显跟乔蓦之间发生了争执。

         “是不是应雅如跟你说了什么,让你和君彦之间有了争执?”这一刻乔杉十分懊恼自己之前没有一直守在乔蓦身边,让应雅如说了那么多谩骂乔蓦的话。

         她的心很难受,现在什么都不想回答。“妈,姐,我想静静。”

         看到她的心情这样的不好,乔杉也停止了问话,“好吧,你在这里坐一会儿。”说完,乔杉示意乔母一起离开。

         乔母摇头,依然担忧地看着她。

         乔杉小声对乔母道,“小蓦向来是个理智的人,你放心吧,她不会胡思乱想的……我这就去问君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自己的姐姐已经把声音放得很小了,却还是被她听见了。“姐,不要去问应彦廷……我和他之间的事,我们自己会解决。”

         乔杉怔一下,“小蓦……”

         她呆滞的眸光渐渐聚焦,平和地望着自己的母亲和姐姐,“你们去替我安抚爸爸吧,我恐怕……恐怕和君彦的婚礼不能举行了。”

         乔杉和乔母听见同时瞪圆了双眸,“怎么会?”乔杉惊讶。

         她连下眼帘,没有回复姐姐,下一秒起身,缓缓地朝二楼自己的房间走去。

         .......................................................................................................................................

         关上房门,她把单薄的脊背靠在门板上。

         眼泪像是破堤的洪水,汹涌地从眼角滑出。

         应彦廷能不生气吗?

         她已经背叛过他一次,再遭遇一次背叛,他怎么可能原谅她?

         只是,他怎么会知道,她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不能把实情告诉他……

         她怎么会和傅思澈在一起呢?她由始至终,爱的人只有他。

         她也是直到遇到他以后才知道,她曾经跟商子彧的那份感情至多只能称之为喜欢,不能称之为爱……

         因为爱一个人,是永远都难以忘却的。

         所以,就算怀孕独自在里昂的时候,就算跟他“撕破脸”独自在上诺曼底的时候,她也没能把他忘记……

         她真的很恨老天,为什么不让她忘记他……

         如果她忘记了他,就不会给他希望,如果她没有给他希望,就不会让他今天再次失望……

         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第一时间以为是他打来的,她立即挥去颊上的泪水,把手机从沙发上拿了起来。

         下一秒,显示在屏幕上的号码令她失落。

         是商子彧打来的。

         她此刻的心情根本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但商子彧,她正好想要找他问清楚。

         深吸了口气,敛下喉咙间的哽咽,她开口,“告诉我,为什么要把那些照片传给应彦廷?还有,你是如何得到这些照片的?”

         这是第一次,她和商子彧之间没有任何的寒暄,如像仇敌一样说话。

         商子彧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微沙,“我会解释跟你听,但我需要跟你见一面。”

         “在哪里?”

         “我们以前经常去的咖啡厅。”

         ……

         一个小时后。

         远远地看着屹立在落地窗前的那抹年轻俊隽的身影,她怔在原地。

         是傅思澈。

         这一刻她大概明白了,商子彧是受到傅思澈的指使,这才来破坏她和应彦廷。看来她是误会了商子彧,商子彧必然也是受到傅思澈的要挟才这样做。

         “你居然这样的卑鄙!!”乔蓦冷瞪着那抹身影,冷冷出声。

         傅思澈看着落地窗上映射的她,声音柔和,“相信我,论及卑鄙,你爱的那个人远超于我。”

         不想跟傅思澈多说一句话,她转身就准备走,无奈被傅思澈叫住,“为了守护你姐姐的爱情,你真的甘心情愿放弃跟应彦廷之间的感情。”

         她背对着傅思澈,冷冷地道,“我姐姐以前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你。”

         若不是得知姐姐当年受伤的真实原因,她或许永远都猜不到,原来姐姐当年真正喜欢的人是傅思澈。

         那时候傅思澈游戏人间,玩转在姐姐和众多女人之间,只有姐姐傻傻地以为傅思澈是爱着她的。

         只是那个时候姐姐经常和应彦廷在一起,其实那时候姐姐是遭遇傅思澈的利用,想要让姐姐潜伏在应彦廷身边……

         可惜的是应彦廷对姐姐没有感觉,但因为应御臣喜欢姐姐,应彦廷对姐姐一直都很尊重,却不想被应御臣误会姐姐喜欢应彦廷。

         “我承认,在遇到你以前,我对任何女人的态度都是如此……但对你,乔蓦,不一样。”傅思澈转过身,以幽深诚挚的目光深凝她,“只要你相信,我可以为了你,从此只要你一个人。”

         她无视傅思澈对她说的话,“你很成功,你让我和应彦廷不能在一起……但我想告诉你,我就算独孤终生,我也不会考虑你。”

         “为什么?难道我就让你这样讨厌?”傅思澈冷冷翘起嘴角,“你真的觉得应彦廷比我优秀?”

         “至少在他心底,我是最重要的,而在你的心底,胜负才是最重要的。”

         傅思澈不屑地哼了一声,“你当真以为应彦廷和我不是同类的人?&quot;

         “你永远比不上他。”

         傅思澈笑了笑,“好啊,那我就向你证明,在他心底,到底是胜负重要,还是爱情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