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6章 分开
        “逃避,不是你的风格。”

         从书房出来,应彦廷早已经跟在乔蓦的身后,站在厅里许久。

         听到应彦廷的声音,乔蓦身体微微颤了一下。

         她准备继续往他住所没有隔起来的卧房走去,但终究还是停下了步伐。

         应彦廷索性走到了乔蓦的身边。

         “你如果心里没鬼,又何必逃得这么快?髹”

         “我只是不想再跟你说话。”乔蓦冷漠地道。

         “恐怕不能如你所愿,我虽然答应放你离开,但你这样的态度,会使我改变我的想法。”

         乔蓦回头望着他,“你不要忘记我们已经签了协议!”

         应彦廷低笑,“你很清楚,协议保障的是我的权利,而不是你的……我如果反悔,这协议不过只是废纸。”

         “你难道……真的要我更厌恶你?”乔蓦没有表情,淡淡地问他。

         “我岂会是这样想。”应彦廷收起笑脸,眸光专注,“我只是希望在临别之前,我们能够好好说次话。”

         乔蓦别开眼,逃避应彦廷深邃的黑眸。

         “我保证,等我离开之后,我会彻底忘掉你这个人。”乔蓦的声音里带着隐隐的愤怒。

         “你忘得掉吗?我反而能够保证,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

         “你一直都是这样自负的吗?”

         “我不自负,我只是没有把握的事,我不会说出口。”应彦廷低柔地道。

         “大概你是正确的,要忘记一个自己厌恶的人,有时候也很难。”

         “何必没句话把‘厌恶’二字放在嘴边?”应彦廷送了乔蓦四个字,带着温柔的笑意,坚定地吐出,“你这是‘欲盖弥彰’。”

         乔蓦与应彦廷屏息相对,他眼中的坚持顽固如石。

         乔蓦像是疲乏了跟他的对峙,声音软了下来,无可奈何地问,“好,你说临别前不过是想跟我好好说次话……你想跟我说什么?”

         应彦廷深深凝望着乔蓦,“临别前,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应彦廷岿然不动地看着她,似乎想要看穿她此刻所有的隐藏。

         乔蓦别开眼不去看应彦廷的眉眼。

         他的目光太专注,有她会产生误会的东西,她曾经为此着迷过,现在已经彻底清醒过来。

         “你最好学会以诚待人,因为如果你以后依然这样跟人相处的话,那些所有你没有用过真心对待的朋友,终将都会离你而去。”

         “你是在关心我?”应彦廷英俊的脸庞,乍然露出隐隐的笑。

         乔蓦骤然转过头看了应彦廷一眼,“我只是说不来诅咒的话。”乔蓦的眸光闪烁,然后,她转身欲走。

         应彦廷突然拉住了乔蓦的手。

         再一次的,乔蓦无法离开。

         而乔蓦努力挣扎,却还是挣扎不开他,乔蓦于是回头冷冷地瞪着他,却看到应彦廷眼底始终坚持的眼神。

         僵持不下,应彦廷突然使力,乔蓦跌进了他的怀里。

         “你……”

         乔蓦挣脱不开应彦廷,但随即,一个湿湿热热的吻,就重重地落在了乔蓦的唇瓣上。

         这一刻,时间似乎静止了。

         乔蓦所有的动弹和反抗都无济于事,她整个人都被他牢牢控制着。

         “放开我……”乔蓦挣扎,低声哭泣。

         但应彦廷的双臂如同铁铸,牢牢地锁着她,似乎要把她整个身心也锁在自己的身边。

         他狂迟的舌早已经窜入她的口中,饥渴的吸吮,霸道地索取她的软化……

         乔蓦用力拍打着应彦廷的脊背。

         她根本没有想到,看他孤寂坐在书房里,她不过是好意……却不想遭了贼。

         “不要!”

         终于,乔蓦趁着喘息的空档,推开了应彦廷,狼狈后退。

         “你还想要羞辱我吗?”

         乔蓦脸色苍白地指控他,莫名的,眼泪滑落下来。

         避免被应彦廷看到她委屈的样子,转身,她跑出了房间。

         应彦廷面无表情,但深沉的双眸,浮现的是浓重的阴影。

         ..................................................................

         乔蓦穿过偌大的应宅大厅里,来到了东边应御臣的住所。

         敲门的时候,乔蓦挥掉了颊上所有的泪水。

         应御臣出来开门,惊讶于乔蓦在这个时候出现。

         不想被应御臣知道自己刚刚的狼狈,乔蓦努力稳住呼吸,平稳地道,“姐夫,我想现在就离开。”

         应御臣有些惊讶,“怎么……”应御臣以为乔蓦昨天就已经决定今早离开。

         “我只是突然觉得留在这里夜长梦多。”

         应御臣皱起眉,“但是你……”他打量着乔蓦此刻身着睡衣的样子,而且她什么都没有带。

         “我想现在就走。”乔蓦的情绪有略微的失控。

         应御臣终于发现乔蓦的眼角有哭过的痕迹。

         看到应彦廷住所的房门是开着的,应御臣大约猜到了可能发生的事,他随即抚慰乔蓦,“你不用担心,有我在,没有可以欺负你的……你先进来,我换身衣服,马上就带你走。”

         “好。”

         应御臣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并拿了一件西装外套罩在乔蓦的身上,便带着乔蓦离开了住所。

         然而,乔蓦已经预感到应彦廷不会就这样算了。

         果然,在住所外的大厅,乔蓦见到目光冷厉的应彦廷。

         他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冷肃,并冷冷地瞪着应御臣罩在她双肩的西装上。

         应御臣毫不畏惧地带着乔蓦,直接在应彦廷的面前走过。

         应彦廷并没有阻止,仅仅只是目光愈发的阴沉。

         就在应御臣和乔蓦越过应彦廷,已经快走到直通地下室的电梯口时,四名保镖将应御臣和乔蓦给拦住了。

         乔蓦愕然呆住,没有办法再挪动脚步。

         应御臣的脸色陷入凝重,“应彦廷,你不要欺人太甚!”应御臣这话一出,立即不知从哪来有冒出来了多名保镖,与应彦廷的保镖对峙。

         可惜的是,应彦廷的保镖三两下就将应御臣的保镖给打倒在地。

         乔蓦感觉到了恐惧……

         应彦廷此刻的阴森是她从未见过的,那令人不寒而栗的目光此刻正直直地瞪着她。

         乔蓦想要移开步伐逃跑,但周围的路已全部被他的保镖封住。

         最可怕的是,应彦廷看起来这样的危险,脸上却无任何的神情,他朝她大步走了过来。

         “你真的觉得,如果我不放手,应御臣能够保你?”应彦廷冷冷地盯着她。

         乔蓦没有动,也没有看应彦廷,更没有开口说话。

         她内心的恐惧让她的身子瑟瑟发抖。

         应御臣挡在了乔蓦的身前,咬牙道,“应彦廷,难道你你认为你可以从我身边将小蓦带走。”更多属于应御臣的保镖在此刻涌进了大厅,但应彦廷的保镖以一敌三,让偌大的应宅大厅顿时混乱了起来。

         应彦廷根本不理会应御臣,对现场的混乱也视若无睹,只对乔蓦说话,“等天亮,我会亲自派人送你离开,但在此之前,你只能跟我呆在一起。”

         他是疯了吗?

         他肯定是失去理性了,不然不会这样的发疯……

         一旁的保镖还在扭打,赶来的佣人们看到眼前的混乱,全都战战兢兢……

         偌大的应宅,似乎因为她,而开始鸡犬不宁。

         乔蓦终于明白,这就是应彦廷的目的。

         让她为他们两兄弟的相残负罪,让她为搅得应家不宁负罪。

         看到连应雅如和应妍都从北边的住所里冲了出来……

         乔蓦对着应彦廷,脸色苍白地道,“好……我跟你回房间。”她会离开他的,顺利的离开他,除非,天亮的之后他想要看到的是一尸两命。

         之前以死威胁他的念头,她并没有真正设想过实施,但此刻,她有了真正去实施的念头。假若他真的不愿意放过她。

         “小蓦……”应御臣猛地回过头,严肃地凝望着乔蓦。

         乔蓦平静地从应御臣身后走了出来,径直朝应彦廷的住所走去。

         “小蓦!”

         应御臣跨出一步,却被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应雅如和应妍拉住。

         “发生了什么事,君御……”

         “大哥,怎么了?”

         应御臣终究没有追上前。

         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够阻止应彦廷,而从他刚才带着乔蓦出来,应彦廷那样妒忌冷谙的目光,他似乎有所明白。

         ...........................................................................

         住所内,应彦廷和乔蓦分别坐在厅里的沙发上。

         “你究竟还想要得到什么?你直接跟我说吧!”乔蓦语气十分的冷静。

         这是她刚才深思熟虑的结果。

         他不放她离开,除非她对于他来说并未物尽其用。

         与其被动着任应彦廷宰割,不如自己主动出击。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我可能只是想多挽留你一会儿。”应彦廷极深晦的目光看着她,却很明显的,眼底溢出淡淡的笑。“很不错,你越来越聪明了,比我认识你的时候,更加的聪慧坚强。”应彦廷的语调变得温柔无比。

         乔蓦的胸口一阵的窒息。

         他果然,只是想要羞辱她,只是想要掌控她。

         “你说吧!”乔蓦武装起自己心头存在的一丝不该有的脆弱,冷淡回应,“我跟你进来,不是因为我懦弱,更不是因为我信不过姐夫会帮我离开,我只是突然想清楚,我根本就不需要担心自己无法离开,因为,你已经跟我签了协议,若是你有心反悔,你根本就不会跟我签那份协议……所以,我只需要再耐心一些,听你说完最后的话。”

         应彦廷看着乔蓦沉默了许久。

         然后,他回答,“那你最好保持着冷静,如果是像刚才那样,这最后的话,我怕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跟你说了。”

         心头被羞辱的感觉腾起。

         她就知道,他不过就是想要看她的笑意,看她是否还对他心生留恋!

         他的冷血,她直到现在,才真正看清楚。

         “我会的,你放心吧,我会耐心且冷静地听你说完!”她当然会这样做,天知道她现在听到他的声音是有多么的厌恶。

         应彦廷阴郁的黑眸深处,有一股浓烈的感情,可惜,此刻的乔蓦看不见,应彦廷也不会让乔蓦看见。

         “我希望你离开的时候,不要带走一件并不属于你的东西。”

         乔蓦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你放心,你之前给我的那些珠宝或者我花你钱买来的东西,我原封不动都放在S市你的别墅里。”

         “很好。”

         “还有什么,你怕我带走的?”乔蓦反问应彦廷。她到今天算是真正了解了这个人,他远远比她所想象的还要小人。”

         “我不希望以后听到任何人提起有关你我之间的闲话。”

         “如果你是担心我以后到处宣扬你我之间的关系,你放心,我对任何人都一个字都不会提。”乔蓦冷然地回答他,“反倒是你,我希望你永远都别让人知道孩子的生母是谁。”

         应彦廷沉静地看着乔蓦,“我当然会这样做……还有一点你可放心,同样都是我的孩子,我不会亏待他。”

         所以,他现在是证实了林初晨怀孕的消息吗?

         幸好林初晨跟她说的话,她没有信,也幸好,她从不天真。

         “谢谢你对我说这样的话。”乔蓦笑得冷涩,“不过你让我放心是多余的,因为对于我来说,这个孩子根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更何况,他的骨子里流的是你的骨血,所以,我会关心他,但我不会爱他,就算你日后对他不好,那也是你的事。”

         应彦廷的脸色不再如刚才那样的平静,阴翳地看着她。

         乔蓦一脸的沉定和坦然。

         蓦地,应彦廷笑了一下。

         乔蓦看着对面应彦廷莫名的笑意,忍不住问,“你笑什么?”

         应彦廷摇了下头,只是嘴角依然噙着笑道,“没什么,只是我没有想过你恨我已经恨到如此的地步。”

         乔蓦沉默着。

         “我最后想问你一个问题。”应彦廷保持着脸上淡淡的笑意,深深凝视她,“你真的,一次都没有想过留在我身边?”

         沉默横亘在他们之间,那片刻的安静,让应彦廷的心跳如停止了一样。

         乔蓦没有犹豫的,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道,“没有,一次都没有,从来都没有。”

         她撒谎了。

         有一次,她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在别墅的落地窗前,他从背后抱住她……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时候,她莫名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被他包围着,是那样的安心。

         那一刻她在想,要是他们是正常的情侣关系就好了……

         应彦廷沉默地看着她,脸上依然的面无表情。

         过了很久,应彦廷的目光才从她平静的脸庞上撤离。

         “天亮我会派盛华送你离开。”应彦廷承诺,语调平静。“从此以后,你可以过上远离我的生活,从此以后,你可以开启你新的人生,我想未来的你一定会过得十分灿烂。”

         她没有正视应彦廷的目光中,看不见应彦廷此刻苍凉的眼神。

         乔蓦莫名的感觉到胸口一阵痉挛……

         明明对他已经无感,却还是感到了心痛。

         是因为自己的内心深处对他还存在一丝眷恋吗?

         不。

         她不能再对他有一丝的反应,否则重伤的,最后只会是自己。

         “谢谢你的祝福,我肯定会过得很好的。”乔蓦冷淡的语调波澜不兴。一切回到原点,未来她会有一份她想要的工作,会有一个爱她的人出现在她身边,她会跟那个人组建成一个幸福美好的家庭……未来是那样的值得期待。

         “希望如此。”很久之后,应彦廷跟她说,“时间还早,你可以再去睡一会儿……天亮之后,你想去哪里,都不会再有人阻拦你。”

         听到应彦廷说的话,乔蓦猛地抬起头,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他说的是真的吗?

         他就这样放过她了,再没有其他的目的?难道就是怕她带着他送的东西和到外面乱嚼舌根?

         这一刻,应彦廷从沙发上起了身。

         乔蓦看着他准备去书房的冷傲背影。

         应彦廷蓦地停下步伐,背对着乔蓦,缓缓道,“乔蓦,遇上我,真是你的不幸……希望未来,你能快乐地度过这一生。”

         应彦廷最后的话,很是温柔。

         乔蓦恍惚之间,胸口已泛着汹涌的酸楚……

         但被她压制了下来,并坚毅地从胸臆中驱除。

         “谢谢。”

         最后这两个字,她的声音里没有夹杂任何的感情。

         不久之前,她还在心底亲口祝福过他,只因为自己的心太柔软,明知道他对自己没有感情,却还是希望他能够过得好。

         但到头来,她换来的是他恶意玩弄她的身体、恣意戏弄她感情的事实。

         所以,此时此刻,就算再难受,她也不会再傻得去相信他,哪怕在心底,她也不会再给他一句祝福。

         ...................................................................

         离去,比乔蓦想象中还要顺利。

         乔蓦一大早醒来后,应彦廷已经不在住所里。

         她一打开门,看到的就是盛华。

         不过,盛华只是帮她把她简单的行李拿到了车上,而送她去机场的人,是应御臣。

         根据盛华所说,应彦廷是交代他送她去机场,但既然应御臣坚持要亲自送乔蓦去机场,盛华只好不违背应御臣。

         上车之前,乔蓦又吐了。

         这一次因为来不及,她直接就冲到应宅路边的垃圾桶里,对着垃圾桶干呕,过了很久,乔蓦反胃的感觉才被压制住。

         应御臣见倚在垃圾桶上的乔蓦气色很是不好,关心道,“你脸色这样不好,不如先去趟医院吧!”

         乔蓦捂着胸口轻抚了很久,待胸口反胃的感觉不再传来,她接过矿泉水漱过口,后淡淡地道,“我没事,去机场吧!我不想再多呆在这里一刻。”这里就连空气都让她感觉到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