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他承认,他恍惚了
        早餐之后,应彦廷有事先走了。

         乔蓦一个人还继续坐在餐厅里,让侍者给她上了一杯咖啡,

         咖啡的里所含的咖啡因刚好带走了她昨晚一夜无眠的疲累。

         她喝着咖啡,静静地看着窗外面的绿地上正在打高尔夫的几对欢声笑语的男女。

         忽地,一道声音打断了乔蓦的思绪。

         “怎么,某人又把你一个人丢下来了?魍”

         来人是唐雅人,没有经过乔蓦的同意,他就在乔蓦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乔蓦扭头看向唐雅人,若是从前,这个时候她肯定会率先跟唐雅人优雅一笑,但此刻,她的脸上表情。

         唐雅人似乎对于这样的乔蓦有些陌生,忙关心地问,“怎么了?跟某人吵架了?”

         乔蓦凝注着唐雅人关心的脸庞,倏地道,“唐先生,你对我的印象如何?”

         唐雅人似乎没有料到乔蓦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才回答,“呃,乔小姐你是个漂亮大方的女孩。”

         “我说的是性格方面。”乔蓦又问。

         唐雅人皱了一下眉,对于这样言辞正色的乔蓦,他产生了莫大的疑惑,蓦地,他把自己靠向沙发背,打量的目光看着乔蓦,“乔小姐你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

         “没什么,我就是想知道。”说完,乔蓦执起咖啡喝了一口,那神情淡漠得好像跟唐雅人并不相熟。

         唐雅人并没有见过这样的乔蓦,不禁对今天的乔蓦疑惑更深了,他眯着眼,看着乔蓦说,“我几次见到的乔小姐,都是温婉大方,但又不拘泥的女孩,以我的猜想,乔小姐个是活泼开朗的女孩。”

         “活泼开朗?”乔蓦愣了愣,随即把咖啡放回了桌面上,兀自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乔小姐,你怎么了?我看你今天的气色不是很好。”唐雅人见乔蓦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又关心道。

         乔蓦倏地从思绪中回过神,跟唐雅人摇了下头,“没什么……”

         “但你的气色……”

         乔蓦回答,“我只是昨晚没有睡好。”然后抬起眼眸望着唐雅人又说,“唐先生你是来找君彦的吧?”

         “君彦?”唐雅人愣了愣,因为乔蓦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应彦廷,在唐雅人跟乔蓦见面的几次短暂的印象中,乔蓦都是直呼应彦廷姓名的。

         “是啊,林小姐告诉我应彦廷在家族里的名字叫君彦,我也觉得这样叫他顺口一些,所以就这样叫他了。”乔蓦平实的语气回答。

         唐雅人点了下头,“是的,应的家人都是这样叫他,只是……”

         乔蓦对于唐雅人的疑惑反问,“怎么了,我不能这样叫他吗?”

         “当然不是。”唐雅人立即摇头,忙不迭道,“你当然可以这样称呼应……我只是,只是有些不习惯你这样称呼他。”

         这一刻,乔蓦把头重新扭向了窗户玻璃,把目光重新落在了草坪上那几对正恩爱打高尔的男女上,她似乎并不好奇唐雅人不习惯的原因。

         唐雅人愈发对今日的乔蓦感到奇怪

         乔蓦感觉到了唐雅人疑惑注视着她的目光,她随即头也没有回的对唐雅人道,“君彦他应该是是会所里的其他房间里跟朋友谈事情,你去找他吧!”

         唐雅人过了好几秒才从椅子上起身,跟乔蓦点了下头以作礼貌,随即离开了餐厅。

         ……

         在唐亚人离开餐厅之后,乔蓦起身站在了餐厅这巨大的落地窗前,久久失神。

         餐厅的侍者见乔蓦的咖啡凉了,随即走到乔蓦的身后,恭敬地问乔蓦是否需要换一杯咖啡。

         乔蓦拒绝了,不过让侍者给她换了一杯红酒。

         乔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喝着红酒想事情,但今天,她却把整整一杯的红酒,都在思虑事情中,慢慢地灌进了喉咙里。

         .............................................................................

         唐雅人来到了会所的306房间。

         这是顾颐寒在会所订下的。

         唐雅人进房间的时候应彦廷和顾颐寒已经在谈事情,他们坐在沙发上,手中分别执着一杯红酒。

         唐雅人走过去的时候,顾颐寒刚好跟应彦廷谈完,跟唐雅人打了声招呼,顾颐寒便离开了。

         唐雅人接过盛华递来的红酒后,在顾颐寒刚刚坐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顾颐寒收购‘起鑫’的事如何了?”他问对面的的应彦廷。

         应彦廷淡声回答,“收购的事,不需要你操心,我让你去安排的事如何了?”

         唐雅人轻摇着手中的红酒杯靠向沙发,正色回答,“我已经让医院把乔杉的情况通知了乔氏夫妇……所以,乔氏夫妇已经决定把乔杉和天天一起带离中国。”

         应彦廷点了下头,“既然这边已经没有什么事,你这两天就回S市吧……虽然我可以肯定应御臣他会主动出现在我面前,但我们如果能在国内先追查到他的消息,自然是更好。”说到这里,应彦廷执起红酒喝了一口。

         “好的,我想御现在肯定也还在中国,回去调查他的行踪自然是更方便。”唐雅人道。

         “另外,商子彧这个人你回国之后也要多派些人盯着他,他看来比我想象中要聪明。”应彦廷又说。

         唐雅人愣了一下,疑惑地问,“难道商子彧有做出了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事?”

         应彦廷抬起淡漠的抬眸看向唐雅人,“商子彧来到法国已经两天,而你派去盯着他的人,却并不知道这件事。”

         唐雅人错愕得把手里的红酒放了下来,“你说什么,商子彧他来了法国?”

         应彦廷的神情淡然,“如果不是盛华在晚上的时候注意到中午有人打电话到会所打探乔蓦,我大概也会忽略了商子彧这个人。”

         唐雅人震惊,“可是不可能啊,我的人明明二十四小时都盯着商子彧,可以肯定他一直都在商氏集团做事,并没有出国啊!”

         应彦廷盯着唐雅人疑惑的双眸,“看来你也应该检讨一下自己的能力。”

         唐雅人,“……”倏地,认真又道,“那商子彧现在人呢?他会避开我们的监视,说明他已经知道有人在监控他,那么,他的手里肯定掌握了一些什么……他不会已经跟乔蓦见到面了吧?”

         应彦廷低下头去看着自己手里执着的红酒杯,淡淡道,“商子彧比我想象得还要聪明……他显然知道,来会所直接找我,比直接找乔蓦更有效,而且,还可以免去乔蓦的麻烦和担忧,替乔蓦解决所有的问题。”

         唐雅人追问,“那他现在人呢?”

         应彦廷闲适把眼皮一抬,“他现在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见不到乔蓦,我也不屑见他。”

         唐雅人闻之松了口气,不过他好像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忽地瞪圆眼看着应彦廷,“你刚才说盛秘书是晚上的时候才得知商子彧来了法国的事,那下午七点钟你和乔蓦在游泳池那里……”

         自从唐雅人知道乔蓦是乔振远夫妇的女儿后,唐雅人就清楚了应彦廷和乔蓦在一起并不是纯粹的男女之间。

         但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唐雅人从会所的一位朋友那里听说应彦廷和乔蓦在会所的泳池边进行了很浪漫的一吻。

         当时泳池周边还有很多的人看见,都说应彦廷是主动吻乔蓦的。

         应彦廷没有表情,似乎没有打算回答唐雅人的这个问题。

         唐雅人却不死心,跟着又说,“显然那个时候你肯定还不知道商子彧他已经来了会所,那么,那个吻就不是做戏给商子彧看的,那……”

         应彦廷后靠着沙发,幽暗的黑眸没有丝毫波澜,看着唐雅人,倏地开启薄唇,“我承认,我恍惚了。”

         “恍惚?”唐雅人似乎对于应彦廷所用的这个词语不甚理解,忙问,“你的意思是……”

         其实唐雅人已经大约猜出了应彦廷这话的意思,但他还是不敢肯定,想要听应彦廷说得更清楚些。

         但显然应彦廷没有跟唐雅人解释的打算,他径直起了身。

         唐雅人继而只能呆呆地望着应彦廷离去的身影。

         而应彦廷直到走到房间的门口,才驻留下步伐,背对着唐雅人道,“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唐雅人愣了愣,等他反应过来想要追问更多的时候,应彦廷已经兀自离开了房间。

         ................................................................................................................................................

         莫非,应总你这是要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

         就算相似,你认为我就能够代替我姐,给你心灵上的慰藉吗?还有,你占着我的身体,即便你是把我当做我姐的替身,你认为你这样就对得起我姐吗?

         我们结婚,你愿意吗?

         我知道她一直都生活在国外,可是……你们现在订婚了,她……她不打算留在这里陪你吗?

         你明明深爱着林初晨,却跟我说什么如果你最终未能跟林初晨步入婚姻的殿堂,你希望我陪在你身边……一个人是不可能在爱着一个人的时候迷恋另一个人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话不过是骗人的谎话?

         你刚才跟我说你亲吻我只是在演戏,我想知道,你是演戏给谁看……或者说,你刚才并没有在演戏给任何人看,你不过只是……不想承认你已经被我吸引?

         ……

         立在落地窗前静静的思考,乔蓦的脑海里掠过的依然还是她曾经对应彦廷说过的这些话。

         她直到现在才恍然大悟,她原来问过应彦廷这么多问题……

         而且她也是刚刚才从唐雅人的口中知道,原来她这些日子呆在应彦廷的身边是活泼的。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性格活泼的人,从小到大,她在别人眼中甚至都不是一个爱说话的女孩。

         但她居然在应彦廷的面前这样的“活泼开朗”,却不自知。

         昨日若非子彧的出现,让应彦廷事后将亲吻她这背后的实情告诉她,她可能还没有发现应彦廷当时只是在跟她演戏……

         而她,却为此经历了几个小时的心烦意乱,心头犹如小鹿乱撞。

         她竟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动心的感觉,早已在不知不觉中,遗失了最初的自己。

         “乔小姐,应总说他中午有事,就不陪你用餐了。”

         直到餐厅的侍者开口跟乔蓦转达应彦廷的话,乔蓦这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这落地窗前站了一个早上。

         敛去脑海中的思绪,乔蓦跟侍者点了下头。

         侍者殷勤地问,“那乔小姐您中午想吃点什么呢?我们这里有来自中国S地的厨师,如果你现在S系的中国菜系的话,我可以让他为您做。”

         乔蓦跟侍者摇了下头,“我不饿……你不用安排了,我待会儿想出去透透气。”

         侍者恭敬低下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