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7章 来应大总裁你才是真正的‘以色事人’的人
        面对乔蓦震惊的反应,应彦廷依然平静,“你不需要担心,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

         乔蓦已迅捷地扳着车子的门把,试图下车。

         然而,车子早已经被中控锁住,车门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乔蓦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即使打不开门,依然在使力地开着车门。

         谁也没有想到,应彦廷竟在此刻伸手将乔蓦拥向了自己髹。

         一瞬之间,乔蓦再也无法动弹。

         应彦廷将乔蓦牢牢地锁在自己的臂弯里,略微沉肃的目光瞪着乔蓦,“你疯了吗?你难道不知道自己什么现在状态?”

         乔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应彦廷紧紧地拥着,她极力抗拒,但依然挣脱不开应彦廷的手臂,连双手想要捶打应彦廷,也被应彦廷的另一只大手禁锢蠹。

         最终,乔蓦动弹不得地被应彦廷锁在身边。

         乔蓦因为一番挣扎已经虚脱无力,“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应彦廷曜黑严厉的眼眸,在此刻透出一丝怜惜,“如果你肯乖一些,我就放开你。”

         “好,我学乖。”她不会不记得他的力气有多大,那一次她的手腕几乎都被他捏碎了,她没有必要跟他以死相拼。

         “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只是在敷衍我。”应彦廷黑眸眯成一条线,深沉地注视她。

         乔蓦的确打算下一秒就砸窗对外大声呼叫,但她没有想到,她的心思在应彦廷面前就是一张白纸。

         “我保证。”乔蓦再次正色地道。

         “或许我还是这样锁着你更为保险。”应彦廷语调阑珊地道。

         看到应彦廷眼底的睿智,乔蓦终于眸色暗了下来,打消了全身都在叫嚣的逃跑因子,她愤恨地垂下颈子,“我根本就下不了车,你还想怎样?”

         知道乔蓦不会再挣扎了,应彦廷嘴角勾了一下,这才将乔蓦慢慢地松了开来。

         乔蓦果然没有再动弹,但也没有再抬头看他,只是把头又转向了窗户。

         应彦廷则把目光转向前方的挡风玻璃,倏尔,他正色地问,“你不打算把这件事跟我说,是因为你心里已经对这个孩子有了决定是吗?”

         乔蓦双颊气得鼓鼓的,一句都都不想跟应彦廷再说,但面对应彦廷提到的孩子问题,她没有办法保持缄默。

         “这件事不需要你操心,我自己会处理。”

         “拿掉孩子?”

         “不需要你管!”

         应彦廷面对乔蓦的淡漠,却只是转过脸,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不疾不徐地道,“作为孩子的父亲,我认为你应该问问我的意见。”

         “拿到我的意见不是统一的吗?”乔蓦愤而握紧拳。

         应彦廷显然是担心再激怒乔蓦,他平和地把目光重新又转向了前方,缓声道,“我想我的看法跟你有些出入。”

         乔蓦没有理解应彦廷的意思。

         然而这个时候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乔蓦这才反应过来,车子此刻正停在一家私人诊所的大门前。

         司机下车替应彦廷打开了车门。

         应彦廷扣着西装扣子下了车,而后站在车子的车门前,深邃的黑眸注视着坐在车上无动于衷的乔蓦,“我陪你进去做检查。”

         乔蓦垂着颈子,“我不需要做检查。”

         应彦廷微微蹙起眉,“这是为你的身体着想。”

         “不要说得那样的冠冕堂皇,如果你真的是为我的身体着想,就不会这样的戏弄我。”

         医院这个沉重的地方,让乔蓦的心也跟着沉重,虽然清楚现在的医学很发达,她根本就不需要担心流产手术后会留下后遗症,但她就是没有办法抬眼去看这诊所,以致此刻明明是以愤恨的语气跟应彦廷说话,发出后却是那样的柔弱。

         应彦廷眉心愈加蹙紧,“戏弄?”

         乔蓦气得抬起头,狠瞪他,“难道不是吗?你说过你……你根本不会让我怀孕的。”天知道她现在感觉有多难堪。

         应彦廷沉稳正色地回答乔蓦,“我也十分意外。”

         乔蓦却冷笑回应,“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是我太愚蠢,遭遇你的利用和欺骗之后,竟还相信你说的话。”

         他根本是把她当做可以恣意亵玩的玩物,这才会完全不顾她的身体。

         应彦廷平静地道,“不管你是否相信,这的确是事实。”

         乔蓦再度把脸撇向了一旁。

         只要想到她愚蠢得被应彦廷戏弄了这样久,如今却还有了他的孩子,她就恨不得杀了自己。

         狼狈和难堪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再正眼看着他。

         应彦廷看到了乔蓦清致脸庞上的委屈和痛苦,他轻轻叹了一声,缓和道,“下来吧……我说过,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等检查完你的身体后,我们再谈。”

         不知道为什么,乔蓦的眼睛在此刻感觉到一阵的涩痛。

         她感觉下一秒她的眼睛里就会凝聚泪液。

         把眼睛撑得极大,她怔怔地看着车窗,“有关孩子的事你想谈什么现在就谈……至于孩子,不劳烦你,我自己会处理,如果你不放心的话,等手术之后,我再把手术单给你。”

         为什么她现在一点勇气都没有?

         依照她以往的倔强,她根本不会坐在这车里,连下车的勇气都没有。

         她并没有打算留下这个孩子……

         她只是现在还没有准备好。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应彦廷打开了乔蓦这边的车门,径直把乔蓦从车上打横抱了下来。

         身子一下子腾空,乔蓦吓了一跳,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在应彦廷的怀里,而双手也已经本能地圈住应彦廷的脖颈。

         .......................................................................................

         这里是私人诊所,但不是平常那种不入流的小诊所,这里拥有S市最好的医学设备和最好的医生。

         因此,进出着诊所的人并没有太多。

         应彦廷就这样抱着乔蓦朝诊所走去。

         乔蓦没有想到应彦廷会突然进车子抱她,更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抱过,她顿时整张脸都恼红了,“放下我……放下我啊……”她挣扎,叫嚣着。

         应彦廷步伐停了下来,面对乔蓦的剧烈挣扎,他将乔蓦的肚子牢牢地护在自己的怀里,沉静的目光注视着乔蓦。

         乔蓦对上应彦廷那幽深的黑眸,在阳光之下,他俊逸的脸庞更显得完美立体。

         “像刚才一样,如果你肯乖乖跟我进去,我就放你下来。”应彦廷道。

         “我还没有准备好……”乔蓦羞恼之余,难堪地道。

         应彦廷回答乔蓦,“只是做个检查,不需要做什么准备……回家之后,有关孩子的事我们再做商量。”

         乔蓦愣了愣,“你是说……”

         应彦廷把乔蓦轻轻放了下来,柔声道,“我对这个孩子没有你所想的那般冷情。”

         乔蓦听闻,垂下了眼帘。

         应彦廷直直地看着她,“现在你愿意先做检查了吗?”

         乔蓦并不是信了应彦廷说的话,但她此刻的确没有勇气去做流产手术,不过,如果这只是应彦廷又一次对她使用的障眼法,乔蓦并不会在犹豫。

         思自此,乔蓦迈开了犹疑的步子,慢慢地走向了这诊所。

         应彦廷跟在了乔蓦的身后。

         ……

         医生办公室里,一位年轻的男医生在看到应彦廷和乔蓦的到来后,热情地迎了上来。

         乔蓦这才知道,这里原来是应彦廷朋友的诊所。

         年轻医生显然是这里的老板,他立即叫她的秘书取消了接下去的所有看诊,只服务应彦廷。

         乔蓦一直低着头,根本就没有去看应彦廷的朋友一眼。

         而应彦廷的朋友却已经知道应彦廷的来意,笑着说,“应大总裁,看来这位就是你‘金屋藏娇’的那位了。”

         应彦廷却没有理会自己的朋友,目光落在乔蓦低垂的脸庞上,“他叫杰森,他会安排女护士给你做检查……我在外面等你。”

         乔蓦并没有回应应彦廷。

         杰森笑着对乔蓦道,“是的,乔小姐,只需要大概五分钟的时间。”

         乔蓦跟杰森点下头,随即径直走向了医生办公室的内室。

         护士已经跟着乔蓦进了内室。

         杰森在看到乔蓦走进内室后,轻轻笑了起来,挪揄地看着应彦廷,“看来应大总裁你过去不是禁欲,是没有看中……难怪你对初晨一直都不心动,原来你才是真正‘以色事人’的人,乔小姐本人的美丽果真比雅人跟我形容得还要过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