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0章 黑色的脚链
        一个月后。

         呆呆猛然间睁开了眼睛。

         而小藿就在她身旁打坐。

         呆呆张开嘴想要要说话,但发现喉咙太干渴了,说不出来话。

         呆呆感觉自己要先喝点水,便试图坐起来。

         而此时郝悠藿似乎感觉到异样,刚睁开双眼便看到呆呆挣扎着要坐起来。

         郝悠藿急忙跑了过去,扶起呆呆。

         呆呆微弱的说道:“水……”

         郝悠藿领悟,倒了一杯茶给呆呆。

         呆呆喝了一杯还想喝。

         就这样呆呆一杯一杯的喝,郝悠藿一杯一杯的倒,足足喝了一茶壶的水才感觉口渴得到了缓解。

         呆呆咳了两声,沙哑的说道:“小藿,这是在月白派吗?”

         郝悠藿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你可算醒了,你都快睡了一个月了,给你喂了好多丹药也不好,担心了我们了!”

         呆呆只抓住一个关键词“我们”。

         不解的看向小藿说道:“你们都指谁啊?”

         郝悠藿看向呆呆一幅你傻了的表情说道:“白玉啊!她帮助我们爬到了三千三百三十三阶,你忘了?”

         呆呆这才想起来帮助她们的好心人,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

         然后又问道:“我都睡了一个月了啊,这个月发生什么大事没有?”

         郝悠藿思考了一下,说道:“倒是没什么大事,只是讲解了一下月白派的规矩,派发了点丹药,不过三天后就是灵根测试了,关系到我们是否能成为亲传弟子的关键战役!”

         “哦”呆呆很想知道自己是什么灵根,不过她真的不对自己的天赋抱什么大的希望。

         郝悠藿刚想再说点什么,就听见有人破门而入。

         郝悠藿皱眉,不耐烦的说道:“说了好多次了,进女孩子的屋要敲门!”

         白玉没理郝悠藿,他进他女人的屋,敲什么门,反而是她,每次进屋都不敲门。

         不过他和那个傻呆的关系他没兴趣告诉她罢了。

         呆呆就这样看着那个叫白玉的人走进了屋里。

         这是多大的“猿粪”,那日被她踢下悬崖的人不仅没死,还跑到了她的身边!

         呆呆急忙拿出储物戒的镜子,结果发现自己早先化的妆全都没了,这就是她最原始的样貌。

         “天啊!”

         郝悠藿看到呆呆拿出镜子也想起来,原来呆呆这么漂亮,不解的问道:“你这么漂亮,怎么还给自己化妆化的这么丑?”

         呆呆听到小藿的声音,气的心肝脾胃肺都疼了,她以前有那么丑吗?很清秀好不好!

         郝悠藿看到呆呆扭曲的表情,尴尬着解释道:“呵呵,那个,不是很丑,只是现在太漂亮了!”

         呆呆:……

         白玉走到屋子内的桌子旁,把自己准备的饭菜都拿了出来,看向那个傻女人说道:“阿呆,既然醒了,就吃点饭吧!”

         呆呆看着那琳琅满目的吃食,很是意动,但又看了几眼白玉,什么食欲都没了!

         呆呆试探性的问道:“那个,白玉,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白玉听到呆呆的问话,火冒三丈,她竟然不认识他了!

         她们曾经那样缠绵过,他当时能感觉到她是愿意的、是享受的,可转眼就把自己忘了?!

         她怎么能这样?她怎么能!

         呆呆看着白玉越开越沉的脸色,呆呆就感觉自己像踩在刀片上。

         明明就是他强迫的自己,她把他踢下悬崖不应该吗?

         气氛越来僵硬,郝悠藿虽然不喜欢白玉,但也没到讨厌的地步。

         她笑呵呵的试图缓解气氛:“哈哈,大家有话坐下来好好说嘛!”

         白玉很是烦躁的喊道:“闭嘴!”

         呆呆被吓的缩了缩脖子,郝悠藿识相的闭嘴。

         白玉看着呆呆那点小胆,冷着的脸总算缓和点。

         呆呆越想越不对,她也没有对不起他,她为什么要害怕他呀!

         越想呆呆的胆子越大,看了眼“白玉”说道:“是你不对在先,我把你踢下悬崖也算有情可原是吧?”

         白玉听着呆呆的故作大胆的话,所有的气都散了,她哪里是忘了,分明是怕他追究掉下悬崖的事。

         白玉心想:这真是,聪明人和普通人的思维都没在一个区域里,只怪自己太聪明了,那就原谅那个傻呆吧!

         白玉的表情依旧严峻,但嘴角还是抑制不住的翘起,说道:“既然你这样想,那我们那次就算两清了,行吧?”

         呆呆重重的点头。

         白玉看着她的没出息样,接着说道:“那这次我帮你们通关,算是你欠我的了”。这绝对是陈述句而不是争取呆呆的意见。

         呆呆一想,很有道理,刚想点头,但一想:他们明明就是仇人啊?怎么还自己欠他的?

         白玉看着呆呆没有接受诱拐,接着说道:“难道不对吗?”

         呆呆难以置信地说道:“难道……我们不应该是仇人吗?”

         白玉这是找女人来了,又不是报仇,想了一会儿说道:“难道你希望多个敌人而不是朋友?”鬼才稀罕做那劳什子朋友。

         呆呆一想,很有道理,点点头说道:“放心吧,你以后有难我不会不管你的!”

         白玉真想撬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拿什么做的,怎么就这样不开窍。

         呆呆忽略他冷下来的脸,转移话题的问道:“那次你拽下了我的脚链,现在该把我的脚链还给我了吧?”

         白玉从胸口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脚链,问道:“这个?”

         呆呆急忙下床去拿,结果身体根本就没恢复好,幸亏郝悠藿眼疾手快,呆呆才没摔倒地上。

         白玉看呆呆那着急的模样,酸酸的说道:“就一个破铁链,你急什么?”

         呆呆一听有人这样玷污她的脚链,很愤怒的说道:“你懂什么,那是我爹爹留给我的唯一一件东西!”

         白玉一听是呆呆的爹留给他女人的,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冒犯了岳父,说道:“好了好了,是我不对,还给你!”

         说着就给呆呆戴在了脚上。

         呆呆看着白玉给自己戴上脚链心情才好点,接着又想起了什么,问道:“这个耳坠是你给我戴上的吧?”

         ------题外话------

         为了不影响大家阅读,在卓珏没有承认自己真名时,卓珏一律一白玉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