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3章
        第十三章

         言昭华换了衣裳就起来了,站在窗口看了看青雀居东南角的火光,青竹和染香轮流去外面看情况,过了一会儿回来告诉言昭华,火势已经歇了,不过整个绣房几乎都已经毁掉了。

         言修和谢氏联袂而来,见了言昭华,谢氏就急忙走过来,牵着言昭华的手,亲切的问:“没事就好,吓坏了吧。”

         言昭华摇了摇头,看着故作心疼的谢氏,半晌才摇了摇头,总管张平早已带着人在院子里灭火,言修在屋里坐不住,也跟着出去看了,就听见张平在院子里对言修禀报情况,着火的时候,应该是府里全都熄灭了灯笼的时候,并不知道起火原因是什么。

         言修让张平调查,走了进来,对言昭华说道:

         “人没事就好,我已经让张平去查了,绣房里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吗?”

         言昭华看了一眼谢氏,低头说道:“给外祖母准备的寿礼。我给外祖母绣了几副围屏,如今全都烧了吧。”

         “寿礼啊?”言修遗憾的说道:“那是可惜了,不过也没办法,你外祖母寿辰眼看就要到了,你就是再绣也来不及了,要不就准备些其他东西吧。”

         言昭华的脸上满是落寞,没有回答,谢氏这是便站了出来说道:“唉,也不怪大小姐心疼,毕竟是绣了好几个月的东西,也罢,后天去定国公府,我替你准备些厚礼便是了,想来只要是华姐儿送的东西,老夫人定然都是喜欢的。”

         谢氏一副慈母腔调,听得言昭华暗自牙痒,面上却是不露,垂眸说道:

         “是,如此便多谢太太。”

         谢氏刚牵上言昭华的手,言修便说道:“好了,一家人无须客气了,时候不早了,你要是觉得这院儿不安全,就搬到主院去住些时日,明日让太太给你做你最爱吃的金丝卷压惊。”

         “是啊,还是跟我们回主院去吧,你一个人住这里我和你父亲都不放心。”见言昭华不说话,谢氏又接着说道:“要是不愿住主院,就去跟宁姐儿住一起也成,全看你的。”

         言昭华垂下一双剪瞳,娇娇弱弱的摇了摇头,说道:“不了,这么晚不想折腾换地方了,我让染香和青竹守在床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时候不早了,太太和父亲也早些回去歇着吧。”

         言修听她这么说便没有勉强,点头说道:“也好。有事儿让丫鬟们传话。”

         说完这话之后,言修便带着谢氏离开了青雀居,张平等一些救火的人也陆续离开了,只留了两个婆子在绣房外守着,生怕火苗再窜出来,关上房门后,染香和青竹跟着言昭华去了内室,两人铺好了床铺,又给言昭华拿了一个汤婆子过来放在被褥里,染香说道:

         “今儿这火太奇怪了,只可惜那几幅绣品给烧了。”

         青竹接着说道:“哪里就是几幅绣品的事情,整个绣房都没了,幸好小姐绣花的地方和寝院不在一处,要不然今儿这火还指不定烧哪儿来呢,背后之人实在是太恶毒了。”

         言昭华坐上了床,未曾言语,看着缎面被褥上的花纹,突然对青竹问道:

         “上回我让你裁的被褥小方块弄好了吗?”

         说的小方块,自然是从前言昭华觉得有问题的被褥上的布料,红渠走了之后,青竹就帮她把床铺褥子都换了个新,旧的那些却也没扔,就藏在柜子里。

         青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言昭华说的是什么,只觉得小姐的思维跳的太快,赶忙点头,说道:“弄好了,已经用匣子装上了。”

         言昭华这才点点头,将肩上披的外衣扯下来,染香伺候着她躺下来,不放心的又问一句:“小姐,那绣房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张管事去查的话,最后肯定也查不出个什么来,咱们就什么都不做?”

         言昭华呼出一口气,闭上双眼,说了一句:“烧已经烧了,查出来又能怎么样呢?”

         染香还想问,青竹却把她拉到一边,说道:“你就别问了,小姐自有主张的。”说完对染香使了个眼色,染香便明白青竹的暗示,虽然她养病好多天,不过回来之后青竹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和她说了说,她和青竹就都明白了,她们的大小姐病了一场,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再不像从前那般软弱糊涂,只要小姐清醒的,她们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毕竟小姐一出手,就搞掉了青雀居中大部分的暗桩子,虽说还有一小部分,但青竹和她分析过,想来也是小姐故意留着的。

         两人将言昭华的帐子从雏雀勾上放下,掖在褥子下之后,两人才从箱笼里取了被褥,铺好后,青竹吹熄了烛火,两人才在屏风外的矮榻上双双睡下。

         **********

         被一场火势吵醒了,言修暂时也没了睡意,干脆去书房看公文去了。寝室内只点了一根蜡烛,光线有些昏暗模糊,谢氏坐在梳妆台前,没让人掌灯,就着这昏暗的光梳着头发,不一会儿,王氏就从外头走了进来,身上带着寒气,谢氏也顾不上了,站起来对王氏问道:

         “如何?”

         王氏对谢氏点头,说道:“事成了,彩霞已经把东西提前拿了出来,奴婢让绣娘在连夜改线了,相信在老夫人寿辰前定能赶制成的。”

         谢氏这才放心呼出一口气,转而又轻声怒道:“唉,原不用费这些周折,只怪宁姐儿不稳重,早早就对老夫人许了诺言,说要亲手给她绣围屏,若是不兑现,定然有损形象,这才只能出此下策。”

         原来言昭宁早前看见言昭华绣的东西之后,就动了心思,笃定要让言昭华把东西让给她的,当日在定国公府之时,一时口快就对老夫人和在场做客的夫人们说了出来,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按照从前言昭华对谢氏的恭顺程度,只要谢氏对言昭华开口了,别说是几幅绣品,就是她的身家性命,估计言昭华都能豁出去给她,可谁知道,那丫头病了一场,居然整个人就清醒过来了,再不肯听从于她不说,还处处争锋相对,让谢氏如何咽的下这口气?这才买通了彩霞,事先把绣品偷出来,然后再火烧青雀居绣房,让言昭华认为东西已经烧掉了,等到老夫人寿宴之日,只要她带着宁姐儿早些去定国公府献礼,不等言昭华到场,就把贺礼送出去,言昭华哪里知道宁姐儿送的什么?

         王氏脑子还算清楚,听谢氏说了之后,就犹豫道:“太太,说句奴婢不该说的话,其实太太又何必非要大小姐亲手绣的那几幅呢,外面铺子里不是有现成的买,再不成也能让府里的绣娘绣呀,如今抢了大小姐的绣品,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解气是解气的,可奴婢就怕留下后患呀。”

         谢氏冷哼一声:“老夫人身边不乏精于刺绣之人,市面上卖的绣品若是被分辨出来,岂不是更加难堪?再说了,若不毁了言昭华的绣品,还让她拿着去讨好老夫人不成?老夫人原就对言昭华心存期待,说到底在老夫人心里,言昭华才是她宝贝女儿生下来的嫡外孙女,宁姐儿固然受宠,可到底隔了一层,没那么亲近,我难道还要眼看着老夫人喜欢言昭华不成?”

         谢氏的话说的再分明不过了,王氏纵然心里还是有些担忧,但也知道自家太太不容易,定国公夫人只是太太的嫡母,素来并不亲近,这些年若不是太太有意阻隔大小姐和那头亲近,哪里还有二小姐什么事儿,所以太太是绝对不会眼看着大小姐在那头露脸的,这才想起用这样的法子,既让大小姐知道东西毁了,又能报了上回大小姐折损她们那么多人的仇。

         王氏虽然心胸狭窄,但多少还有点脑子,仍旧不放心道:

         “如今侯爷已经对奴婢当家的下令,让他调查,最后若是不调查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只怕当家的也不好跟侯爷交代,这件事儿还请太太答复我一声,先前来的时候,当家的就托我问太太的意思呢。是拖着,还是……”

         后面的话王氏没有说出来,不过谢氏听明白了,披着衣裳在烧着地龙的房间里踱了两步,犹豫片刻后说道:

         “别拖着了,他在侯爷面前不能失了能耐,就找个替死鬼吧。”做好决定之后,谢氏便转过身来,目露凶光的看着王氏说道。

         王氏想了想:“太太的意思是,将所有事情推到彩霞身上?”

         “推之前,先处置了再说,别给她有站出来撕咬的机会就是了。”谢氏这话的意思就是杀人灭口了,王氏哪里会听不懂,敛眸点头:

         “是,奴婢知道怎么做了。”

         随后,王氏又留下和谢氏商谈了一番后日去定国公府拜寿的事宜,一直到言修回房之前,王氏才暗搓搓的退了出去。

         言修回来后对谢氏问道:“这么晚了,我怎么瞧见王妈妈刚走?”一边脱衣裳,一边对谢氏问道。

         谢氏从容回答:“是我把她喊来的,侯爷去书房处理公文,我一个人也睡不着,干脆喊了王妈妈过来商量后日去拜寿之事。上回我在国公府里,三夫人就跟我说好了,让我提前一日过去帮忙,宁姐儿和月姐儿她们也似乎约好了,明日便随我一同去好了,晚上就歇在国公府,也好不耽搁正日诸事。”

         言修张开手让谢氏替他除了外衫,点点头,说道:

         “也成,让华姐儿也一起去吧,她和月姐儿,柔姐儿都好些时候没见了,往常你回去请安也不见带她去,堂姐妹间的关系都生疏了,这回让宁姐儿好好的带带她,到底是嫡长女。”

         言修的话让谢氏心里一慌,不过很快镇定下来,轻声说道:“是,那明日我便去问大小姐,若她得空,便随我们一同去好了。”

         得了谢氏这句话,言修才爬上了里床,背对着谢氏躺了下来,谢氏看着言修的背影,目光淬着冷,将外衣除下,走到烛台边上吹熄了灯火,借着夜光睡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