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拥抱
    程卿卿一看到白延霆就感觉别扭,主要是因为这家伙不管什么情况下都老盯着她看,就比如现在吧,他一在那里坐下她就感受到了他异常灼热的目光,热得像是要在她身上灼出几个洞来,她实在是极不自在的。

     好在张阿姨很快就来叫吃饭了,众人便移坐到饭厅中,饭桌是一张八人座的长方形桌子,程妈妈坐在正上方,程卿卿带着小景,白延霆带着小雅分别坐在两侧,今天的饭桌上做了鱼,小景好像挺喜欢吃鱼的,程卿卿便一边吃饭一边帮他挑鱼翅,坐在对面的小雅看到了,也自夹了一大块鱼,然后捧着她的小瓷碗哒哒哒跑到她身前伸出肉嘟嘟的小手将碗向她递过去。

     程卿卿见状大概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小雅想要妈妈帮你理鱼翅么?”

     小雅睁着又大又亮的眼睛点点头,程卿卿便抱着她在身边坐下,帮她将鱼翅一根根的理了,小雅很开心,抱着她的小瓷碗,将鱼肉和着饭大口大口的扒在嘴中,腮帮子被塞得鼓鼓的,简直可爱得不行,程卿卿便忍不住在她鼓鼓的小脸蛋上戳了戳。

     帮了女儿,程卿卿也不愿意冷落了儿子,便又给他夹了鱼肉帮他理鱼翅,没想到小家伙却向她道:“妹妹既然那么爱吃的,妈妈就把弄好的鱼肉给她吧,她平时都不怎么吃饭的,她今天这么想吃,就让她多吃一点。”一边这样说着,他一边将碗中挑好刺的鱼肉夹到小雅的碗里。

     程卿卿没想到他年纪这么小就这么懂事,而且还这么疼爱妹妹,一时间只觉得无比欣慰。

     被哥哥疼爱的妹妹也抱着碗从椅子上艰难的挪下来凑到哥哥身边,夹了一大块鱼肉向哥哥递过去,软糯糯的声音道:“哥哥吃。”

     哥哥便笑嘻嘻的将鱼肉一口吃下,重重的点头:“好吃。”

     看到哥哥笑得那么开心,妹妹也甜甜的笑起来,复又扭着小身板挪到程卿卿身边坐下,大口大口的扒饭。

     程卿卿看到兄妹两个这么亲密友爱的画面只觉得一颗心都要酥了,有那么一刻,她多想将两个孩子紧紧抱起来,狠狠的亲他们的脸蛋,下使劲的疼爱他们。

     她向对面的白延霆看了一眼,他吃个饭也没闲着,夹菜的时候看她,咀嚼的时候也看她,她突然将目光扫过去,他却又急忙若无其事的挪开,程卿卿觉得好笑,可是心头却充满了感激。

     是因为有他,两个孩子才这么可爱,母亲是个精神病,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却富有爱心的爸爸,恐怕兄妹两个的心理多少都会留下阴影,哪里就能这么有爱呢?

     不管程卿卿是不是夏晴的前世,她现在都有点嫉妒她了,她怎么就这么幸运呢,有疼爱自己的妈妈,有不离不弃的老公,还有两个暖心的小宝贝,屋子里好暖,她的心里也好暖,前一世活了二十七年,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人生是可以这么温暖的,她每天如履薄冰,每天回到家都累得骨头发疼,偏偏冰冷的房间里连个安慰她的人都没有,就连死也死得凄凄惨惨。可是现在,她身边的人都这么爱她,她从不敢奢求的温暖和幸福都触手可及,她突然觉得鼻头发酸,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才将眼泪逼回去。

     吃过饭之后程妈妈便告辞了,白延霆自然是专门让人送她回去。两个孩子又凑在她身边,小景继续给她读没有读完的书,小雅则将小脑袋靠在她身上,时而看看她,时而听着哥哥读故事,而白延霆呢则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假兮兮的拿张报纸来看,只是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像是看报纸,却时不时的拿眼瞅她。

     程卿卿被他看得极不自在,真想冲过去将脸凑到他跟前让她好好看个够!因为被白延霆那灼热的目光这么盯着看,小景宝贝给她读了什么故事她都记不清了。

     就这么读了一会儿书,两个小家伙都累了,竟然靠在她身上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程卿卿确定他们都睡着了之后却有些手足无措,目光求助的看向白延霆。

     白延霆也放下报纸走过来,一手一个将他们轻松的捞起来抱着向楼上走去,看得出来白延霆这种事情没少做的,不然也不会抱得那么轻松自然了。他抱着孩子来到属于他们的房间,虽然两人各有一个房间,不过房间却是打通的,一来是方便白延霆照顾他们,二来,两个孩子是双生子,自然感情亲密,有时候害怕了还能有个伴。

     他小心翼翼的将孩子在床上放下,又走到卫生间去端了热水来给孩子擦脸擦手,他做得很熟练,显然已经做出经验了,程卿卿在一旁看着却不知道该干什么,白延霆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局促,便冲她道:“卫生间里粉色的那张是小雅的帕子,那个粉色的印有小熊的脸盆是她的盆子。”

     程卿卿点点头,便自走到卫生间,用盆子接了水,然后学着他的样子帮小雅将脸和手都擦干净。

     做完这些了,两人才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间。

     张阿姨已经收拾完东西去睡觉了,偌大的屋子显得非常安静,他高大的身体就在身边,那无法忽视的存在感逼得她不敢向他看。

     “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突然想到什么又道:“既然你现在出院了,明天去给你父亲上柱香吧,我陪你去。”

     程卿卿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此刻听得他这么说便冲他点点头。

     “那我回房了?”他见她没回答便要转身离去,程卿卿突然想到什么,急忙道:“那个……”

     白延霆停下脚步转头向她看过来,“怎么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并不是真正的程卿卿,但是每次看到这个男人她都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比如刚刚,她看到他认真细致的照顾两个孩子睡下,他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那双原本用来打天下的双手此刻却用来做这些琐事,这些原本应该由她来做的琐事,他全权为她代劳,而她呢,只能局促的在一边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她只觉得心里酸酸的难受,只觉得好似欠了他许多。

     两个孩子,一个精神病妻子,而他还是人人尊敬的白先生,他究竟是怎么把日子过得这么好,又是怎么教育出那两个懂事的孩子呢?

     她无法体会这种煎熬,但她知道若这件事换做是她,她一定会崩溃。

     而他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如果这真的是她的前世的话,老天让她回来是不是就是要让她弥补对他的亏欠呢?在经历过另一世里如履薄冰的人生之后她才更能体会这种温暖的重要,才能珍惜她所拥有的一切。

     在这一刻,她真的很想抱抱他,想替程卿卿述说自己的愧疚,想问问他这些年是否过得辛苦。

     或许只是抱着他什么都不说,只是给他一个拥抱,一个他期盼已久的拥抱,一个能让他觉得做这一切都值得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