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章
        巳时时分,天气骤变,天上乌云聚集,紧接着电闪雷鸣,雷声轰隆轰隆地由远及近,少时便下起雨来。

         苏家,玉兰昔日的闺房内,老大夫面不改色地把着脉。

         “兰姑情绪波动,动了胎气,我开个方子,老嫂子熬了给兰姑补补就好!”王大夫收了手道。

         “什么!”苏母和钱昱惊愣了片刻。

         苏母闻言先是一惊,随后满脸笑意道:“有劳王大夫了!”随后坐在炕边,拉着女儿的手道:“怎地连有身子都不晓得呢,幸亏没大碍!”

         苏玉兰勾了勾嘴角,笑的有些勉强。

         钱昱碍于苏母在场,拘谨地站在炕边,她心里后怕的紧,她竟不知道玉兰有了身子,幸亏是没出岔子,不然她的悔一辈子。

         “钱东家,这才两个月,日后可得注意了才是!”王大夫写了方子交给钱昱道。

         “多谢王大夫,这是诊费,您拿好。”钱昱赶紧将方子接了过来,从袖子取了一锭银子递了过去。

         “用不了这般多,到底是庐陵的首富啊,老嫂子,兰姑有福气啊!”王大夫笑言道。

         苏母此款笑容满面,瞧了眼钱昱道:“还是他爹会选,选了个好女婿!”

         钱昱闻言看向玉兰,只见玉兰淡淡地瞧了她一眼后便转过了头,看着窗外。

         此刻钱昱心中五味杂陈。

         “玉兰,好好休息,娘先送送王大夫!”苏母说着便起身,拿了两把伞送王大夫出了屋。

         此刻屋内只剩玉兰钱昱二人,钱昱连忙坐在炕边,去拉苏玉兰的手道:“可觉得好点了?”

         苏玉兰望着窗外淅淅沥沥地雨,面无表情地将手抽了出来。

         “吱~”屋内被人从外面推开,苏喜梅笑嘻嘻地跑了进来,“阿姐,娘说你又有喜了?”

         “恩。”苏玉兰瞧着妹妹笑了笑,随又看只玉梅一人过来,便问道:“小包子呢?”

         “玩累了,刚照看睡下了!阿姐放心啦~”苏玉梅说着便拉了凳子坐下捏了捏肩膀。

         苏玉兰伸手将玉梅的发丝别过耳后道:“你外甥是惯爱疯闹的,人虽然小,可淘着呢,陪着玩了大半天累坏了吧?”

         “还好啦,包子还算好哄,很认真跟她说不能碰的,倒也不去碰,比隔壁王荷的儿子好哄多了。”苏玉梅说着去看钱昱,只见自家姐夫神色很不对,小心翼翼地瞧着自家姐姐,而自家姐姐却看也不看姐夫。

         “姐夫,我阿姐有喜,你怎么不开心呢?”

         钱昱闻言一惊,看着苏玉兰道:“怎么会不开心,我心里不知有多欢喜呢!”

         苏玉兰低头摆弄着手腕处的玉镯子,好似没听见一般。

         苏玉梅瞧着二人的反应,站起来,弯腰趴在自家姐姐耳朵边道:“阿姐,是不是姐夫欺负你了?”

         “小孩子家家的,乱猜什么呢!”苏玉兰扯出一丝笑。

         “如若不是姐夫欺负你了,阿姐你怎可能这般神情!”苏玉梅不信,她已然大了,岂是小时候那般好糊弄的。

         钱昱听玉梅这般就说了出来,面上有几分尴尬。

         “玉梅,阿姐身子不舒服而已,毕竟腹中还有你小外甥闹腾着,不干你姐夫的事,!”苏玉兰拉着玉梅的手解释道。

         苏玉梅疑惑地看了眼二人,总觉得和以往哪里不一样了。

         钱昱知晓,玉兰不想让娘家人跟着操心,便仗着这一点,厚着脸皮去拉玉兰的手,她想很久了,可玉兰总是不让她碰。

         苏玉兰诧异地瞧了眼钱昱,手刚抽出一点便又被钱昱握了回去,碍于玉梅在场倒也由着钱昱握着。

         钱昱嘴角微微扬起,低着头瞧着玉兰的手,暗地在玉兰手里划着。

         苏玉兰不着痕迹地瞧了眼钱昱,她心里正乱着,最不想看见的便是钱昱,偏这人还往自己眼前凑。

         “玉梅,我有些饿了,你去拿点吃的给阿姐好不好?”苏玉兰笑着对自家妹妹道。

         苏玉梅一听这话连忙应声出了屋。

         钱昱抬起玉兰的手,凑到嘴边亲了亲,只刚亲两下,玉兰便把手抽了回去。

         苏玉兰虽面无表情地瞧着窗外,可内心却十分不平静,钱昱刚刚亲了她的手,亲的她芳心更乱了。

         “玉兰!”钱昱凑上前,将玉兰抱进怀里,“别气了,我的身份你还不知道吗?我怎么可能负你,没有的事自己在心里瞎想,还不听我解释,一个人生着闷气,险些伤着我们的孩子......”

         “什么?”苏玉兰本来听着前面的话还没反应,一听最后一句话,泪便止不住了,她左手紧紧握着钱昱的衣服,双眸含恨地瞧着钱昱,“我险些伤着孩子?是谁在外面招蜂引蝶?是谁和人打情骂俏?我一个人生闷气,那也的有人来气吧?我倒不曾先说你什么,你倒先来怪我!”

         钱昱从未看过这般的玉兰,连忙搂紧,一边替玉兰擦着眼泪一边道:“是我说错话了,你莫恼,我给你陪个不是!”

         苏玉兰流着泪目不转睛地瞧着钱昱,良久松开手道;“今晚回家!”她本想着钱昱若肯知错她便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可刚才钱昱那几句话让她心里越发地恼了。在娘家她有所顾忌,那就回家,关起门来,她倒要问个清楚!

         “你不是要住两宵吗?”钱昱搂着苏玉兰疑惑道。

         苏玉兰拍掉钱昱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背过身擦了擦眼泪。

         “吱~”门被推开了,阿芳端着饭走了进来。

         “玉兰,喜梅那丫头说你饿了,刚好炒好了两个菜,你快吃点吧,毕竟有了身子,哪能饿着呢!”

         “谢谢嫂子!”苏玉兰略微低着头,声音有些闷。

         “哭了?”阿芳走近,瞧了瞧不自在的钱昱,又瞧了瞧玉兰,心下有了计较,便道:“姑爷,我家玉兰不贤惠?”

         “嫂子怎么这般问?玉兰自然是贤惠的!”钱昱面上已有几分尴尬。

         “哼,我再问你,玉兰腹中是不是你的骨肉?”阿芳插着腰怒视钱昱。

         “是,是的呀!”钱昱面已通红,尴尬地瞧了眼玉兰,盼着玉兰与她解围。

         “王大夫也说了玉兰动了胎气,你不精心照顾,反而欺负她,你说你们男人怎么成婚后都变成这个样子?”阿芳显然已经动怒。

         “这......”钱昱红着脸已然坐不住了。

         苏玉兰瞧着钱昱冷汗都冒出来,心下到底不忍,解围道:“嫂子,你误会了,她是惹我哭了,但,但她说的都是让我感动的话,我一高兴就忍不住了。”

         “什么?”阿芳闻言面上一红,瞧着玉兰嗔道:“你呀,高兴也能哭!”随后不好意思地看向钱昱道:“姑爷,方才对不住,我......”

         “嫂子,莫说了,她知道的,不用解释!”苏玉兰拉住阿芳道。

         “我错怪了姑爷,理该道歉的嘛。”阿芳拍了拍玉兰的手,“你先吃着垫垫,一会二叔一家子要过来给爹祝寿,我锅里还炖着鸡,就先去忙了。”

         “恩!”苏玉兰点了点头。

         “姑爷,大人不计小人过!”阿芳给钱昱赔礼后便连忙走了出去。

         阿芳出去后,钱昱连忙端了饭坐在炕边,挑了青菜低头吹了吹,便递到玉兰嘴边。

         苏玉兰瞧了眼钱昱,微微摇了摇头道:“给我,我自己吃!”

         钱昱闻言叹了口气,将饭放在旁边的凳子上。转身便往玉兰身上凑了过去,吻住那微张的小嘴,她怎么就哄不好玉兰呢!

         苏玉兰愣了一会回过神来便去推钱昱,推攘不动便狠狠地咬了钱昱一口,钱昱吃痛稍稍分离,喘着气将额头抵着玉兰的额头,嘴上的痛缓了缓,便又吻了上去。

         “唔~”苏玉兰挣扎着。

         “吱!”门又开了。

         二人如惊弓之鸟般分开。

         苏母端着安胎药站在门口,缓了好一会方才进屋,将安胎药放在桌子上道:“玉兰把药喝了昂,还有毕竟有了身子,你们俩个顾惜着孩子一点。”说罢便快速走出屋。

         “咳!”钱昱清了清嗓子,端起饭看向玉兰问道:“先吃点饭吧,空腹喝药不好。”说罢挑了一块肉递到玉兰嘴边。

         玉兰此次倒顺从地张开了嘴,她的确饿了,也不想再与钱昱僵持下去。

         钱昱见玉兰吃了,心下欢喜,二人来来往往,小半碗进去了。

         当钱昱挑着菜再次递过去时,玉兰偏开了头道:“有些渴了。”

         “我来倒!”钱昱连忙起身去倒水。

         “那陶姑娘今儿个明目张胆地拦在半路,可是你对人家做了什么?”苏玉兰下了很大决心,才去碰自己最不愿面对的问题。

         “天地良心,我可没去招惹她。”钱昱倒了水递给玉兰,难得玉兰现在肯和她谈论这件事了,她便直说吧,省的又要胡思乱想。

         “陶清她是说她,咳咳,她喜欢我,可我已经拒绝她了。”钱昱试着将玉兰搂进怀里,“玉兰,我心里念的想的真的只有你,凭外面的女子再好看,在我心里也不及你的。陶清那里,我与她说清楚,今后生意上少与陶家往来,可好?”

         “她跟你说,她喜欢你?”苏玉兰侧头瞧着钱昱,“什么时候的事情呀?”

         “出海回来路上。”钱昱老老实实地回着。

         苏玉兰闻言沉默很久,钱昱回来一直粘着她,连在娘家都折腾她到半夜,不像心里装着陶清的样子。

         “你既与她说清楚了,今日还来拦你做甚?”

         钱昱闻言也恼起陶清,叹道:“我也想不明白,她三番四次地怎地就不死心呢。”

         “三番四次?她寻过你很多次了?”苏玉兰面上有些恼,“你怎地与她说的呀?女孩儿向来脸薄,她哪能三番四次去寻别人家的丈夫?哪能这样子嘛!”

         “怎地又哭了?”钱昱抬手去抹玉兰的眼泪,“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讨了你做媳妇的,你该晓得你在我心中有多重要,你只管把心放肚子里,我钱昱绝不会负你。”

         作者有话要说:谢壕~

         Jc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01:04:12

         五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07:15:34

         哄媳妇难吗?